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Look, A Butterfly (黑帮AU) 1

这是点梗文, 我觉得短篇写不完那么多内容, 所以没及时发.但我现在很可能不会继续更下去? 因为我不怎么擅长黑帮的AU...抱歉啦! 哭泣!  @荷包包 

Look, A Butterfly

1

Steve Rogers在10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Howard Stark, 同时最后一次见到他的父母.

那是一个炎炎夏日, 他的母亲沉默地躺在床上, 已然没了生气.

Howard和他的父亲在病房外激烈的讨论着什么.

“Joseph Rogers, 解释那里面的孩子.” Howard声音冰冷.

“我很抱歉, Godfather.” 他父亲颤抖着, 但依旧带着与生俱来的尊严和勇气说, “但我和Sarah—我们都希望Steve能有一个正常的童年, 能活的像一个普通人, 度过平安的一生, 而不是像我们, 背负了那么多. 我们选择了隐瞒Steve的存在…您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但请放过我的儿子.”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 Howard口气烦躁的说, “这就是你报答我的方式?”

“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够了.” Howard阻止了他, “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 你知道该做什么. 我可以不伤害你的儿子.”

接着, 他的父亲走进了病房, 蹲在他面前: “Steve, 和Godfather打个招呼.”

“你好.” Steve胆怯的出声.

“爸爸要离开了.” Joseph平静的说, “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你会和Godfather一起住很久. 要听话, 好吗?”

Steve瞥了一眼Howard, 点点头. 他刚刚失去了母亲, 而现在他又要失去他的父亲. 作为一个普通的10岁男孩, 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迷茫, 麻木, 和恐惧. 恐惧面前这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冷漠男人, 恐惧他说话的声音, 恐惧他冰冷的棕色眼睛. 他唯一能保护自己的方式就是听话, 尽管他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Howard严厉的盯着他, 一言不发.

最后,Steve和Howard一起离开了病房, 坐上了一辆加长林肯.

他从此再也没见过他的父母—他深爱的两个人.

“你有了十年的美好童年, Rogers.” Howard对他说, “现在要面对你的宿命了.”

他从未想过他的宿命如此可怕. 每天体能和知识上的魔鬼训练, 每天忍耐着全身的疼痛和鞭痕, 每天被提醒他的唯一用处就是保护未来的教父.

他不甘心. 凭什么他要屈居人下? 凭什么他要用自己的命来服务于他人? 凭什么他要被迫和父亲分开? 凭什么这个世界这么不公平?

宿命. 他们告诉他, 因为宿命.

他发誓有一天他会离开这个地方, 打破他的宿命, 得到自己创造的人生.

直到他第一次见到Tony Stark.

 

他一开始并不知道那个可爱的男孩是谁. 

他在训练室里吃力的做着引体向上, 几乎要把牙咬出血来.

“你看起来好瘦小哦.” 一个男孩的声音响起, Steve叹息着吊在横杆上, 转头看向地面.

男孩有着棕色的卷发, 一双闪亮的棕色大眼睛, 正担忧的看着他. 自从他来到Stark庄园, 就没有任何人用这种担忧的神色看着他. 人们的目光总是失望的, 厌恶的, 排斥的, 怀疑的. 

“你不也很瘦小吗?” Steve反问.

“但是我聪明, 所以不需要肌肉.” 男孩骄傲的仰起脸, “我可是4岁就造出了第一块电路板呢!”

“这么厉害?” Steve惊讶的松开手落到地上.

“当然. 我今年9岁, 但已经快学完初中的课程了!” 男孩得意的晃来晃去.

“我也在初中, 而我已经14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也许可以帮帮我辅导功课?” Steve充满希望的想这个男孩也许能成为他唯一的朋友.

“如果你需要的话.” 男孩热情的点点头, “但我觉得你的主要任务还是长高!”

“我会有发育期的.” Steve不满的叉腰, “然后我就会长成你的四倍.”

“切.” 男孩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似乎被逗笑了, “吹牛. 我会长的比你高大的, 看着吧.”

“我叫Steve.” Steve笑着主动自我介绍.

“Tony.” 男孩说, 忽略了Steve伸出的手, 直接抱了上去.

Steve深吸一口气. 他已经很久没有得到一个拥抱了. 男孩的身体柔软温暖, 就像在太阳下晒了一天的被子.

Tony很快松开了他: “我可以天天找你来玩! 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他满脸兴奋的说.

Steve跨下了脸: “恐怕不行. 我每天都有训练, 没什么私人时间.”

“那就自己创造私人时间啊!” Tony一脸理所当然, “来吧, 跟我去个地方!” 他拉着Steve的手就朝外面跑.

“等等, Tony!” Steve还没反应过来, 就已经被Tony拉到了后花园里了, “这里是禁止入内的!”

“今天没人看守, 放心吧!” Tony狡黠的眨眨眼睛, 冲进了万花丛里.

后花园是个很美的地方, 但却几乎没有人涉足. Steve一直希望能有机会把这里画下来, 但所有人都警告他, 他们没有时间欣赏美景. 每一个人经过这里, 都对良辰美景无动于衷. 而现在, 他呆呆的看着Tony肆无忌惮地冲了进去, 蔑视一切规则.

他不由自主的跟随.

“是不是很美? 真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们都不进来.” Tony说着坐在草地上.

“是的…” Steve坐在Tony旁边, 第一次在母亲死后感受到了久违的放松与快乐. 

“Look, a butterfly!”Tony突然说, 眼神向往的看着不远处在花丛里翩翩起舞的棕色蝴蝶. 他伸展双臂, 好像自己也想要飞起的样子.

“你知道吗, 等我长大了, 我也要飞走—离开这个地方, 创造我自己的生活.” Tony微笑着凝视着渐渐消失在视野里的蝴蝶.

Steve瞪大了眼睛, 无法想象自己埋藏最深的秘密从另一张嘴里说了出来. 他看着Tony, 仿佛他真的在自己面前长出了翅膀, 破蛹而出, 然后翩然离去.

多年后, 当有人问他是什么时候爱上的Tony, 他想到了这一刻.

他们拥有相同的抱负, 相同的不甘, 相同的梦想和目标. 如果这不是灵魂伴侣的标准, 他真的不知道什么是了.

“我也是.” Steve低声说.

Tony转过头惊喜的看着他: “那我们就可以一起啦!”

只可惜当年孩子气的话语和承诺, 最终也被遗忘.

Tony接着不停的说他的未来宏图—他要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 或者发明家. Tony会突然开始长篇大论一些他听不懂的科学术语, 但没关系,Steve很满足. 如果他能一直和Tony是朋友的话, 他想他可以忍受这里的生活.

“你呢, Steve?” 在回去的路上Tony问Steve,“你以后想做什么?”

“我不知道, 也许是画家.” Steve想了想说.

“那很酷—” 还没等Tony说完, 一个高个男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Sir, 你又跑去哪儿了?” 男人语气中带着无奈.

“我认识了新朋友, Steve! Steve, 这是Jarvis, 我的管家.” Tony介绍道.

Steve愣住了. 他当然知道大名鼎鼎的Edwin Jarvis, Stark家族的管家兼军师. 并且他知道Jarvis只会叫一个人“Sir”…

他是Tony Stark.

那一刻Steve突然想大笑, 又想要大哭, 如此讽刺的场景真的没有更好的反应. 

Tony Stark, 那个唯一理解他对自由的渴望的人, 却是那个束缚着他的人. 而更可笑的是, 他在那一刻居然觉得, 如果是Tony的话, 他会愿意留下.

Jarvis看了一眼Steve: “Mr. Rogers, 恐怕Godfather不会高兴你没有训练却在和Sir无所事事的.”

“我很抱歉.” Steve低下头, 转身离开.

“等等!” Tony不解的大叫, 但被Jarvis阻止了: “Mr. Rogers有他的任务, 你有你的, Sir.”

各司其职, 各有宿命.

 

Tony被关在了书房里, 作为打扰Steve训练后偷偷跑到后花园的惩罚. 

从小Tony就是一个叛逆期严重的孩子. 他不服管教, 不守规矩, 不肯屈服.

他从Howard那里得不到父爱, 他就从Jarvis那里得到;Howard禁止他有朋友, 他就编出一个程序来和他聊天; 无论多少次Howard让他停止搞那些科技的东西, 他就偷偷去读更多的书和资料.

他反对父亲的观点和教育, 他坚信服从和循规蹈矩只能使人灭亡而非繁荣. 他相信最强大的力量来自于自然和创造, 因此他要成为一个学者, 而非杀手.

他坚信无论Howard想做什么, 都无法改变Tony. Tony不会成为教父, 他不会服从一个错误的指令.

他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不久后.

Steve被介绍为Tony未来的保镖, 而Tony不言自明, 他是未来的教父.

“你知道.” Tony在别人都看不见的地方说, “只要我以后有机会, 我一定会让你走的.” 他兴高采烈的宣布, “然后你就可以成为一名画家了!”

“可是你呢?” Steve皱着眉头问.

“我总有办法的.” Tony自信地说.

“好吧.” Steve狐疑的点头, “但你要知道, 如果你没有达成你的目标, 我也不会走的.”

“Aww, 你对我真好.” Tony笑眯眯的抱住Steve.

“Tony, 你在做什么?” Howard严厉的怒吼.

Steve急忙推开了Tony: “对不起, Godfather, 是我的错…”

“才不是Steve的错. 我连对我的朋友表达喜爱都不行吗?” Tony大声问.

“他不是你的朋友, 是你的手下.” Howard冷冰冰地说.

“我才不管你怎么想, 他就是我的朋友.” Tony翻了个白眼, 飞快的拽走了Steve.

Howard看着他们的背影, 叹了口气: “Tony太像Maria了, 是不是?” 他对Jarvis说.

“很明显. Mrs. Stark也最厌恶循规蹈矩.”

“并且厌恶我的事业.” Howard还记得Maria千方百计的阻挠他杀死Joseph Rogers的情景. 她成功了, 当然, 但她还是离开了他, 离开了Tony,无法承受身上肮脏的重担. 

“我爸说你是我的保镖, 但我觉得我保护你更合理.” Tony在把Steve拽到了一个游戏室后说.

“等着看吧.” Steve没好气的回道.

“你在学校是不是经常受人欺负?” Tony想到后追问.

Steve固执的不说话, Tony已经机敏的觉察出了答案: “嗯…如果你打不过他们, 也不能屈服, 不然会给他们成就感他们会继续欺负你, 这叫positive reinforcement.”

“我看起来像会屈服的人吗?” Steve笑了.

“不…你会发育的.” Tony坚定的说.

Steve大笑起来: “谢谢安慰.”

“任何事, 朋友.” Tony坐在台球桌上, “我爸爸总说, 要拿比别人更粗的棒子才能保护自己.”

“我妈妈不喜欢暴力.” Steve想到很久以前, 母亲阻止父亲教他格斗的样子.

“跟我说说你的父母?” Tony好奇地问.

“我妈妈病死了, 爸爸…离开了.”Steve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发生了什么.

“我很抱歉. 我妈妈也离开了.” Tony耸耸肩, “父母都总有一天会离开的.” 这当然不代表他会接受. 他知道母亲为什么离开, 他希望等他也离开后, 他能找到母亲, “不聊这些沉重的东西了…”

从那天开始, 他们便经常见到对方. Steve很快发现Tony虽然表面开朗, 但并没有一个正常的童年. 比如他从未吃过冰淇淋, 没去过游乐场, 以为唯一的娱乐就是在实验室里做实验.

“可是, 万一冻坏我的舌头怎么办?” 当Steve在冰淇淋店打工后买了一个献宝似的给Tony时,Tony一脸的戒备.

“不会的, Tony, 这不是干冰.” Steve无奈的说.

Tony接过, 然后大张开嘴, 一口吞了下去.

“等等, 冰淇淋不是这么吃的!” 可惜警告晚了, Tony眼泪汪汪的咽下去, 大声嚎了起来.

因此当Steve记住了这次教训, 买了一些甜甜圈给Tony的时候, Tony狐疑的问: “我该怎么吃?”

“就直接吃就好了, Tony…”

Tony咬了一口, 瞪圆了眼睛: “这么脆, 这么软!”

“很高兴你喜欢.” Steve笑着眯起眼.

他们的闲暇时间并不是特别多, 因此大部分时候Steve只能口头讲述他童年的那些经历. 他告诉Tony游乐场最刺激的项目, 如何放风筝, 给他讲母亲的睡前故事. Tony总是为这些小事惊叹不已, 羡慕的听着他的故事.

“等我未来离开了, 我一定要去一遍你说的所有地方.” Tony渴望的说.

“会有那么一天的, 说不定我能和你一起.” Steve点点头.

“你当然和我一起!” Tony不容置疑的说.

 

他们的生活随着他们的长大, 变得不再那么惬意了.

Steve的训练变得更加严格, 每天结束后他不得不自己处理伤口, 很少有时间或者精力去找Tony. 而Tony也自然有自己的功课要做, 还要忙里偷闲的学习电子工程的内容.

但Steve真正意识到他们必须要长大的时候, 是他第一次用枪指着人的时候.

“你要学会果断, 丢弃你的情感. 面对敌人, 他对你而言便不再是人, 而是无用或者损坏的机器, 等待处理.”

“用你的理智思考. 你代表着更庞大的责任.”

渐渐地, 他逐渐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 他是一个阴影. 快速无声的完成任务是他的必备品质. 对于这个家族而言, 他是最重要的一环, 一个将所有变量考虑到的电脑和信息网. 对于教父而言, 他是他的盾牌和武器. 他唯一需要做的是完成他的意愿, 用生命保护他.

他无视了那些恳求的双眼, 扣下了扳机. 那个时候他发现, 自由是多么奢侈. 哪怕有一天他有能力离开, 他也不再是原来的Steve Rogers了. 那个10岁的天真的男孩早已面目全非. 

他不敢再去找Tony. 他已经见了血, 不配得到自由.

这一切都是Howard乐意见到的. 在背后他推波助澜, 在一个午后终结了两个人的美梦.

“又在读那些杂志?” Howard推开书房的门, 不满的瞪着Tony. Tony的手里拿着一本Science

“我已经完成功课了.” 那些关于经济体系, 管理结构的功课.

“也许是应该让你看看第二阶段了.” Howard若有所思, “实际体验.”

Tony不安的跟着Howard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屋子, 逐渐听到了人的惨叫声.

“Rogers也进行到了第二阶段. 你应该看看他做的有多么出色.” Howard说着打开了门.

Tony惊呼着捂住了口鼻, 凝视着屋内的一片狼藉. 此时, Steve手里拿着一把染了血的小刀, 目光冰冷而呆滞的望着那个坐在椅子上, 浑身是血的人. Steve的白色衬衫上也染上了血, 不知道的还会以为那是漂亮的装饰. 

Steve抬起头, 蓝色的冰海对上Tony的眼睛, Tony猛地抖了一下, 惊慌的躲开.

“折磨是一种艺术.” Howard说道, “并不有效, 但是一种传递信息的方法. Rogers很显然在这方面是天生的好手.” 

Steve嘴唇颤抖了一下, 将目光转回已经动不了的男人. 他无法面对Tony的目光, 他害怕里面的失望和憎恨.

“你也要学习, Tony. 就让Rogers给你示范一下.” Howard简单地说, 转身离开.

Steve尽可能的忽略Tony的存在. 他继续将刀尖按在最让人疼痛的地方, 此时男人已经无法发声. 他的任务是尽可能的让这个男人得到最大的痛苦, 然后将尸体扔到他们的对手面前以示警告. 

他持续这么做着, 在神经分布最多的手指和嘴唇那里痛快的折磨着, 成功的逼出了男人的哀嚎.

直到最后, 男人咽了气之后他依旧用刀制造更多的伤口—挖出的眼球, 砍到一半的手指和脚趾…Tony按住了他的刀.

“他死了.” Tony轻声说.

“无所谓.” Steve干巴巴地回答, “重点不是他的生死, 是他的尸体状态—”

“别说了.” Tony哽咽着打断道. 他握住Steve的手, 拿走了他的刀, 扔在了地上, 浑身发抖.

“你走吧, 演示结束了.” Steve转过身背向Tony. 他已经成为Tony最厌恶的那类人, 他没有资格再出现在他面前. 

然而Tony从身后抱住了他: “Steve…这不是你的错, 你是被逼迫的, 我知道!”

“别自欺欺人了, Tony. 你以为我们真的逃得过我们的命运吗?” Steve大声说, 这么久以来他已经发现, 曾经的梦想只是天方夜谭, “你会成为未来的教父, 我会辅佐你, 没什么会改变.” 是的, 他依旧想要反抗, 但自从他被迫对他人拿起武器的那一刻, 他便失去了反抗的资格. 他被迫留在这里, 创造罪恶, 然后一点一点的赎罪.

“除非你真的相信!” Tony总是那么固执, 毕竟他还没有亲手做过这些事, 没有亲手犯下错误.

“我要走了.” Steve睁开那个让他贪恋的怀抱, 离开了房间. 

从那之后,Tony便经常见到这种小小的展示. 大部分是Steve,有的时候是别人, 但每一次都很糟糕. Tony被迫睁大了眼睛. 他看清了自己的命运, 但又无法想象这个命运. 或许Steve是对的, 他们都躲不过宿命. 

更糟糕的是, Steve身上的伤越来越多了. 每一次Tony见到他, 都能看见大大小小的伤口或者骨折的石膏. Tony一直坚信无论Steve怎么做, 怎么说, 他都还是那个给他讲石中剑的故事的大哥哥, 都是那个和Tony曾经有相同的梦想的朋友. 哪怕他们的梦想破灭, Tony希望至少他们之间的关系能好起来. 但Steve在尽可能的逃避他, 他们的关系日渐冰冷, Tony不知道怎么办.

与此同时,Tony学会了伪装自己. 假装眼前的一切不再让他惊慌失措, 假装他不再在乎任何事物, 因为他不能脆弱.

尽管一切都似乎在呈下坡趋势, Tony内心小小的希望之蝶依旧没有消失. 


评论(9)
热度(81)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