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Time Collapses (AU) 1, 2

这是一个电影的AU, 本阿弗莱克演的, 看过的不要剧透哦.

上次试发删了, 这次发第一和第二章. 

AU狂魔就是我.

下划线是过去, 普通字体是现在.

Time Collapses

1

“Cap, 下午的会议不要忘了我们有了新的任务.” Natasha提醒道.

我知道了.”Steve点点头打算用剩下的时间回家放松一下

他没有料到电梯坏了只好走楼梯下去. 13层的楼梯被封住了但难不倒他他用盾牌砸出一条道打算之后让Fury从自己的工资里扣维修费反正他也没处花那些钱然而他没料到在转角处他会撞到一个疯狂奔跑的机器人而那个机器人的机械手臂直接撞击到了他的重点部位

他非常不美国队长的弯下了腰.

“Dummy!” 他听到一个人大喊, “别想逃跑我抓住你了!”

Steve谨慎的后退几步远离被撞得有点晕的机器人抬起头看向它的主人

他在内心诅咒了一声尤其诅咒自己捂着裆部的姿势实在是太滑稽可笑了他尽量直起身子显得自己高大一点.

对方有着他见过最有魅力的脸能将任何人融化的焦糖色的大眼睛和一头可爱的要命的棕色卷发.

他一时间有点不会说话了见鬼哪怕第一次见到Peggy他都没有这么丢脸过.

对方将一条链子固定在机器人身上那双美丽的眸子转向他眼角带着笑意可能在嘲笑他的窘态: “抱歉,Dummy没有伤到你吧不会再发生了你是Captain America!” 他看起来有些惊慌了.

没关系.”Steve赶紧摆手, “不碍事…” 问他的名字问他的号码别这么怂鼓起勇气来, Rogers!

“Captain, 你怎么会到我们这层来?” 对方打断了Steve的思绪.

电梯坏了我就走了下来.”Steve回答仍然在思索问对方信息的好时机.

电梯从来没有坏过.” 对方皱起眉头拿出一个透明的蓝色玻璃一样的东西, “Jarvis,电梯怎么回事?”

短路问题已经有技工修复好.” 一个英音说道.

好了,Captain, 你可以用电梯下去了. 13层往下的楼梯不好找.” 对方给了他一个甜美的笑容, “回去,Dummy!” 他责备的望着机器人牵着Dummy离开

Steve不得不承认他因为对方的笑容有点恍惚: “等等!”

对方回过头疑惑的看着他: “我还能帮助你什么吗,Captain?”

我是SteveRogers, 叫我Steve.”先自我介绍很好很顺利, “我能问你的名字吗?”

他惊讶的眨了眨眼最终露出了一个调皮的笑容: “抱歉,Captain—Steve, 你的权限不够知道我的名字.” 他推开一扇门消失在了走廊里

Steve苦恼的叹了口气

,Natasha, 问件事.” 如果有谁能知道那个人是谁那绝对是Natasha,“你知不知道一个棕发棕眼的男人在这里工作很年轻的样子…”
你居然看上了男人?”Natasha意外的抬眼.

“ ‘看上是一个过分的词了, Natasha.” Steve红着脸说.

“Whatever.” Natasha玩味的勾起嘴角, “给我所缩小一下范围他在哪一层工作?”

“13.”

Natasha变了脸色准确的说是刷的一下变白了他还没见Natasha这么不冷静过: “怎么了?”
你怎么会到13?” 她质问.

…”

我不想知道.”Natasha做了个打住的手势, “听着Steve,13层是禁止我们入内的那一层相当于SHIELD的证人保护计划里面的所有人都有极其敏感的身份知道他们的信息只会惹来麻烦所以现在无论你见到了谁忘掉他.”

什么可是—”

忘掉.”

—”

.” Natasha一字一顿的说眼神冰冷.

好吧.”Steve但他的大脑却在给他相反的指令如果没法从Natasha这里获得帮助他会自己想办法.

 

Steve Rogers醒来, 头痛欲裂. 他很久都没有头这么疼了. 揉着太阳穴, 他从床上坐起来, 然后发现自己不在自己的小公寓里, 而是SHIELD的病房里.

该死, 发生了什么? 他为什么不记得他是怎么受的伤? 他检查了自己的身体, 除了头疼并没有别的伤. 他的头疼的就像宿醉了一样. 

他僵在了床上, 努力思索. 但越是回忆, 他的头就越疼.

“Shit.” 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Natasha告诉他他下午有一个会议, 然后电梯坏了…然后呢? 他肯定用了楼梯, 但是然后呢? 他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他确定这一点.

病房门被打开了.

“Natasha? 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Steve眯着眼问.

“告诉我, 你最后记得的日期.” Natasha问.

“2010年, 2月底…” 

Natasha点了点头: “Cap, 那是一年前了.”

什么? 这他妈是个玩笑吗? 但他知道Natasha从来不爱玩笑. 上帝, 他又睡了一年? Steve确信他现在根本不敢再睡觉了. 他有了睡觉恐惧症.

“你没有睡一年, Cap. 你只是忘记了. 在任务的时候你撞到了头部.” Natasha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深呼吸,Steve, 你只是忘记了…这他妈有什么区别? 

“你还好吗?” 见Steve这么久没有反应, Natasha担心地问道.

“我…还好. 有过一次经验了.” Steve苦笑了一下, 至少这次他只忘记了1年, 而不是70年, “所以, 这一年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吗?”

Natasha耸耸肩: “很不幸, Steve, 并没有. 你拒绝了我介绍给你的所有女人, 顺便一说.”

“我很高兴.” Steve嘟囔, 毕竟他可不敢想象他忽然不记得的女朋友会有什么想法. 情感这种事可以很快就变得难看起来.

他立刻便离开了神盾病房, 回到了自己的家. 

“Steve, 你回来了?” 他的邻居, 一个老太太笑眯眯的对他挥手.

“最近出差了几天.” Steve微笑, “您还好吗?”

“好极了. 对了, 几天前有人寄给你一个包裹, 我看你不在家就帮你存着了.”

10分钟后, Steve好奇的坐在自己的公寓里, 打量着这个包裹. 

这个包裹是一个白色的纸袋, 上面写着“20件物品, Steve Rogers收”. 

他打开纸袋, 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都倒了出来. 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普通东西, 比如一副眼镜, 一盒香烟之类的. 他还看到了一个银色的金属戒指. 他仔细地端详着戒指, 发现里面刻着一行小字: Steve loves Tony forever. 

操. 

操操操. 

Natasha要么是对他撒了谎, 要么是他牛逼到对Natasha隐瞒了自己的恋情—他在这一年里显然爱上了一个人, 爱到准备求婚的地步. 他需要找到这个Tony, 立刻马上. 

Tony, Tony, Tony. 他在摩托车上一遍遍的念着这个名字. 他想不起来这个人的脸, 但他有种模糊的, 温暖的感觉. 很难说是从何而来, 但他能找到三个形容词来描述他: Beautiful, kind, but sad. 仅仅是这个名字就让他的心脏剧烈的紧缩起来. 

有可能吗? 他问自己. 来到21世纪5年了, 他从来没有真的感到过归属, 或者有兴趣展开任何恋情. 而现在, 他仅仅靠一年时间就决定求婚…他了解自己, 如果他打算求婚, 这证明他是百分之百认真的. 他真的找到了那个让他安稳下来的人? 这听起来美好的不现实, 一觉醒来就美梦成真什么的.

他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 他是个混蛋, 居然忘记了他人生里最重要的一年. 不过他会找到Tony, 要求他的原谅, 然后他非常确定, 他会立刻再次感受到爱他的感觉. 

 

2

Steve独自一人走进电梯按下13这个数字

身份扫描.Unauthorized(无权限).” 电梯里的一个声音说.

Steve张大了嘴巴他不敢相信他现在才注意到这是那个Jarvis的声音

“Jarvis?” Steve不确定的问.

“Captain Rogers, 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我需要去13.”

您没有权限.”

显然去那个楼层是需要权限的.Natasha是对的, 13层是禁止的.

“Jarvis, 你知道我已经去过了我只是想再去一次找到那个男人我不会伤害任何人我只是想认识他交个朋友或者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Steve满怀希望的问.

Jarvis沉默了半晌接着电梯开始下降.

,Jarvis? 我这是要去哪儿?”

停止称呼我的名字,Captain Rogers, 13层以外这个名字是禁止的.” 

好的, J—所以你要把我送到哪儿?”

电梯叮的一声停下, 1. “祝您有个愉快的一天.” Jarvis.

该死尽管知道这不会简单Steve还是觉得挫败

他徒步爬上了13不费吹灰之力昨天他破开的路还在可惜

“Captain Rogers, 这里是禁止入内的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几个守卫说.

又一次该死.

Steve没有轻易的放弃他每天都会坚持的按13层的按钮直到终于, Jarvis: “Captain Rogers, Sir要求您的目的.”

我说了我只是想认识一下交个朋友…”
“Sir
能够分清搭讪和交朋友的区别并且我也能.”Jarvis说道,Steve莫名的觉得Jarvis在调侃自己.

好吧也许但他就一点机会都不给?”

Jarvis再次沉默了. Steve只能在电梯停下来的时候走了出去.

除了这次那个男人就站在外面.

Steve注意到电梯停在了13该死, Jarvis就不能提醒自己一下

那个人穿着黑色背心头发比上次乱了不少上面还有油渍但这一切都让他变得更可爱了

“Captain Rogers, 恭喜你终于烦到我了.” 那人对他露出一个绝对不是友好的微笑.

叫我Steve.”Steve咳了一声.

“Tony.” 他居然回答了Steve的问题.

所以你是干什么的?”Steve热切的继续问.

权限不够.”Tony还是用老一套拒绝他的问题, “你瞧,Captain.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也许你只是闲的没事做13层是禁止入内的我还有重要的工作要做没有时间陪你玩这个游戏.”

事实上, 13层的所有人都是被隔离开的, Sir觉得有些孤独.”Jarvis.

Tony呛住了: “Jarvis! 你想被捐到社区大学吗?”

只是实话实说,Sir.”

Steve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他很久没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了.

收起你得意的嘴脸.”Tony翻了个白眼, “好吧跟我来.”

TonySteve领到一个坚固的门前输入了密码: 0529. 可能是他的生日非常有可能, Steve推测着

大门打开,Steve震惊的望着这里他当然见过现代社会的实验室他经常去SHIELD的科研部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整个房间都被蓝色的光照耀着而光源不是来自于照明灯而是在空中漂浮着的大大小小的屏幕和模型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要触摸一个半空中的球体他知道自己是碰不到的但他可以操控它.

好玩吗?”Tony忽然问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夹杂着一丝戏弄.

我已经90多岁了体谅一下?”Steve尴尬的说

我这里可不经常有访客可以供我娱乐.”Tony眨眨眼走到最大的一个屏幕面前.

所以你是工程师?” 他看着那些机械模型问内心充满了对Tony的骄傲和赞美.

可以这么说.”

这个时候一个机器人缓慢的向Steve移了过来,Steve认出是Dummy:“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你做的?”

当然了不过Dummy是个悲剧.”Tony拿起一个马克杯说嫌弃却带着爱意的瞥了一眼正在像一只哈巴狗一样蹭着Steve裤子的Dummy.

你是个天才.”Steve断言完全被惊艳到了.

我知道.”Tony哼哼着转身看着他, “所以你的好奇心被满足了吗?”

为什么SHIELD要把你隔离起来你的智慧能够帮助我们很多.”Steve皱着眉问. 13层的人都有敏感的身份但他想象不出来Tony会处于危险之中他看起来只有20多岁如果Tony能和他一起工作他的心脏又快速的跳动起来他真的别无所求了.

Tony的眼神有些躲闪: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我以为你能猜出来毕竟你认识我爸.”

Steve的血管冻结了他紧紧地盯着Tony, 大脑中飞速的闪过他70年前认识的所有人但是… “你父亲是?” 70年前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儿子他想象不到.

“Howard Stark.” Tony咳了一声.

Steve愣了愣是的现在仔细的观察的确能看出TonyHoward的脸型上的相似不过Steve的记忆清晰地告诉他, Tony Stark17岁的时候就死了他在档案中见过.

“Tony Stark已经…” Steve不敢相信. SHIELD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他?

死了那是大众的想法我的一个叔叔想要杀了我差点就成功了,SHIELD救了我为了我的安全隐藏了我的存在. 13层的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Tony轻描淡写地说Steve能看出他眼中的伤痛被家人所背叛, Steve无法思考Tony到底还经历过什么他的心脏纠紧心疼的看着Tony.

我很抱歉.”Steve走向他希望能带来哪怕零星的一点安慰这都是发生在他解冻前的事了他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如果他一直活着他一定能保护Tony,“你那个叔叔是谁?” 他需要确保那个人不再有能力伤害Tony.

Tony浑身颤抖了一下他知道他应该一个字都不和Steve说的但一股冲动让他想要把肚子里的所有话都倒出来因为对方是美国队长而他不得不承认他信任他依赖他小的时候他信任美国队长会回来然后他真的回来了, 4年前他亲自解冻了他而现在他已经无法阻止那股信任他的习惯了他可以放松的说任何事因为Captain会帮自己保密的.

“Obadiah Stane.” Tony回答.

他是StarkIndustries的现任总裁!”Steve震惊了他以为对方已经被绳之以法了?

我没有证据是他但我确定.”Tony抬起头注意到Steve阴沉的目光意识到他似乎真的不应该说这么多, “…Captain? Steve?”
“Tony, 
我会调查这件事的相信我.”Steve坚定的说.Tony不能永远待在这儿,Steve希望把他带出去的是他.

, Steve, 你不应该知道这些的如果你说出去了他们会知道你来过这里到时候我就有麻烦了!” Tony急匆匆的拉住Steve, “这已经没有意义了, Steve, 我在这里过得很舒服…”

他应该受到制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Steve反驳, “听着,Tony, 你应该过得更舒服能自由的去任何地方施展你的才华而不是被囚禁在这里!”

你真的以为你独自一人能查清吗SHIELD都一直没有结果而且我再强调一遍你本来不应该知道这些的他们会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抹去你的记忆!”

静默

什么?”Steve觉得嗓子有点发干.

Tony猛地捂住嘴巴被自己的话吓坏了他就是有口无遮拦的毛病该死!

“Tony, 抹去我的记忆是什么意思?” Steve握住了Tony的双肩

没什么意思…”Tony结结巴巴的说.

回答我,Tony. 相信我.”Steve低沉沙哑的声音让Tony根本无法拒绝.

“SHIELD有一个仪器可以查看抹去或者创造任何时段的记忆.” Tony低着头说, “他们一般用在敌人身上但有的时候当有人知道了他们不该知道的东西他们会用在普通人或者特工身上.” 

你经历过吗?”Steve急切的问.

Tony露出一个让人心碎的苦笑: “Steve, 那个仪器就是我造的然后他们用那个仪器抹去了我制造它的记忆确保我无法泄露任何信息我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SHIELD比他想象的要糟糕10而他居然毫无觉察. Steve紧紧抱住Tony, “你不是一个工具相信我, Tony, 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人.”

Tony接受了这个拥抱抬起头: “答应我, Captain, 你不会把我今天说的任何事告诉任何人.”

Steve叹了一口气他只是一个人他无法帮助Tony. 但他不会放弃尝试.

.”


“Hi, 队长.” Clinton悠闲地打了个招呼.

“Clint. 你知道Natasha在哪儿吗?” Steve焦急地问.

“不, 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Clint好奇地问.

“你知道我在过去的一年里认识什么人叫Tony吗?” 

Clint仔细思索了一会儿: “不, 我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你从哪里听说的?”

Steve叹了口气. 好吧, 他根本不知道这个Tony在哪里, 如果Clint不知道的话那么Natasha很有可能也一无所知. 

他走进电梯, 打算下到1楼. 

“Captain Rogers.” 电梯里一个声音说, 把Steve吓了一跳.

“呃…” Steve知道这栋大楼有一个AI来看管所有电子设备, 但这是第一次这位AI主动和他说话.

“Captain Rogers, 我是Jarvis.”

“你好, 有什么事吗?” Steve觉得莫名其妙.

“您收到包裹了, 看来.”

Steve僵住了. “你知道些什么?”

“我看出您想找Sir.”

“Tony?”
“是的.”

“你能帮助我?” Steve激动地问.

“请尽可能的将Sir带出来, Captain. You are our only hope.”

“带出SHIELD? 他怎么了, 被囚禁了?Tony是什么身份?” Steve觉得自己的大脑要被这些问题撑得爆炸了. 看在上帝的份上! “Jarvis, 解释!”

“恐怕没那么简单. Agent Barton以及Agent Romanoff已经将你的情况报告给Director Fury.”
“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有什么情况?”
“请做好战斗准备.” 电梯停在了13层, 门打开了, 外面站着一排的探员举着枪对准了他.

What the fuck? Steve自动拿起盾牌做出防御姿势, 大脑一片混乱. 这一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Tony到底是谁?

到底做了什么? 

“Captain Rogers, 如果你配合, 我们可以避免伤亡.” Fury站在他面前说道.

“配合什么? What the fuck is going on?” 即便有极强的控制力和道德标准, 此时Steve也控制不住的骂了出来.

“关于The Machine, Captain. 关于...Tony Stark.”

好吧, 更多的没有解释的问题, 就好像这里的所有人都以为他根本没失忆, 都以为他什么都知道一样. 哪怕从冰里出来发现自己睡过了70年之后都没有现在这样让他困惑迷茫, 前者至少还有人愿意给他解释一切.

他不知道该相信谁, 所以他决定跟随自己的直觉. 

“当然, 我愿意配合.” Steve说道, 然后猛地扔出了盾牌. 

他快速的放低身体, 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几个人, 越过那些特工, 开始疯狂的沿着走廊狂奔, 身后是密集的扫射, 在脚边炸开了花. 

“Jarvis, 现在你是我的唯一的希望了. 我该去哪里找Tony!” Steve边跑边吼.

他前面的墙上投出了一个巨大的向左箭头.

“谢了!” Steve按照Jarvis的指示来到了一扇坚固的门面前.

“让我进去, Jarvis!”

“抱歉, Captain, 这违抗了我的初始指令.”

“什么? 你不能把我引到这里等死, Jarvis!” Steve震惊了.

这个时候门打开了, 一个棕发棕眼的矮个子男人把他拽进了门, 然后猛地关上门.

“这不能撑太久, 我给Jarvis的程序里加了一个小病毒, 时间有限只能拦住他们10分钟.” 男人眯着眼睛, 威胁的看着Steve, 仿佛他才是那个超级士兵.

“Tony.” Steve甚至都没有问就能确定这个. 这个男人带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被包裹在醇厚温暖的海洋里, 他浓密的睫毛仿佛挠痒着他的心脏. 他完全可以感受到他自己有多爱这个男人, 即使是现在, 当他对Tony一无所知的时候, 他知道他可以相信他.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Tony皱起眉, “不管了, 你在这干什么, 你为什么来救我, Captain Rogers?”

“我对这一切都一知半解, 突然神盾的人就把我当成了威胁. 所以你是Tony Stark? 你知道关于什么The Machine的事吗? 以及为什么你需要营救?”

“我没必要告诉你任何事情, Captain, 谁知道你是不是间谍?”

“Sir, 我强烈建议您信任Captain. 是我引导他来救您的.” Jarvis说.

“我们没时间了.” Steve指了指手腕上并不存在的表.

Tony翻了个白眼: “Fine. 事实上, 我也一无所知. 我最后的记忆在3年前, 当我同意加入SHIELD的一个秘密project的时候. 3年后, 忽然我就发现我成为了全球前10的通缉犯. SHIELD本来想瞒着我然后囚禁我, 但被我发现了. 我现在需要逃跑, 越快越好.”

“我失去了1年的记忆…我怀疑这根本不是意外了.” 碎片太多,Steve根本无法找到相连的点.

“这当然不是意外. SHIELD有一个可以抹去特定记忆的仪器. 我实际上是自愿失去这3年记忆的, 当我加入他们的项目的时候.” Tony说道, “不过你似乎不是自愿的?”

“当然不是. 我现在混乱的要疯了.” Steve焦躁的检查四周的墙壁, 寻找着弱点, “我还收到了一个包裹, 就是那个包裹把我引向你的.”

“包裹?” 

Steve展示了包裹里的东西. 

Tony拿起了那副墨镜, 打火机和一根烟: “我们有救了.”

Steve张大了嘴巴.

Tony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 “无论谁寄给你的包裹, 他是个神, 我爱他.”

“嘿, 别这么肯定.” Steve嘀咕, 他承认他有些嫉妒了.

“现在我们躲起来, 你戴上眼镜, 待会我一发令就把我背出去, 明白?” 

“为什么?” Steve已经不想去尝试思考了.

Tony拽着Steve躲在了一个实验桌后面, 然后用打火机点燃了香烟.

“你现在想满足烟瘾?” Steve咬牙切齿的问, 他居然会喜欢上这么不可理喻的人? 还是说他没发现?

Tony白了Steve一眼, 朝上喷出一口烟气.

门被打开了. 

“Captain, Mr. Stark,我劝你们现在投降.” Fury的声音传来.

Tony继续喷云吐雾, 眼角勾起一丝微笑. 而Steve已经彻底放弃了. 他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算了, 至少能和这个白痴一起进监狱. 

紧接着忽然, 警铃大作, 天花板上的火灾警报器尖锐的响了起来, 同时数到喷雾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 一时间没人能看得到任何事物.

除了Steve.他戴着的墨镜完美的能够透视烟雾, 不受任何影响. 他呆住了—这是巧合?

“Go!” Tony在他的耳边吐气提醒道.

“捉住他们!” Fury在大喊.

Steve回过神, 快速的跳起来, 背着早就跳到他背上的Tony, 小心地不碰到任何人, 冲出了房间.

他们来到走廊, Steve开始用盾牌使出全身的力气砸向玻璃. 哗啦一声, 他们有了一条通向自由的道路.

Fury听到了声响, 跑出实验室, 震惊的看着他们两个人.

Tony保持着趴在Steve背上的姿势, 回头对他做了一个鬼脸: “Bye!”

Steve跳出了窗, 以盾牌作为唯一的缓冲物. 而Tony抱紧了Steve的脖子.

碰! 他们坠入地面.

Tony严重怀疑自己可能会死. 正常人似乎是会死的吧? Captain当然不会, 但自己…但这是通向自由唯一的路, 他欣然拥抱死亡.

然后?Tony小心地睁开眼睛, 从Steve的身上滚了下去. 他还活着, 也许有点轻微脑震荡, 但谁在乎? 他居然活着!

他傻乎乎的对着Captain笑, 而Steve因为疼痛脸色有点扭曲, 但很快恢复了过来, 也笑了出来. 他看着Tony漂亮的笑颜, 心拧成了麻花. God, 他完全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爱上他了. 几乎是自然地, 他伸出手拦住了Tony的后背, 紧紧地拥抱了他.

Tony回抱了他, 大笑着. 他不知道为什么, 但此时此刻他丝毫不再害怕, 因为如果CaptainAmerica在他这一边, 那么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需要担忧. 他只感到安全和安心.

Steve率先站了起来, 扶起了Tony.

“我们要先离开这里.” Steve皱着眉看着周围.

“进地铁, 从那里甩掉他们.” Tony迅速的想到一个计划.

SHIELD的特工们对他们紧追不舍. 

两人快速的下到地铁, Steve猛然想起来他的包裹里有一张地铁卡. 

“我要再抱你一次.” Steve命令.

“听起来很辣.” Tony明白他在想什么, 没有争论的爬上Steve的后背, 像个小屁孩一样被Steve背入了地铁站台. 在踏上地铁, 成功甩开那些特工后, Tony跳了下去.

“把包裹给我, 我要好好研究一下.” Tony要求道. 他知道那些包裹里的所有东西都不是巧合, 他需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们现在去哪儿?” Steve看向地铁线路图.

“找一个旅馆.” Tony心不在焉的说, “我有足够的钱.” 他看着那个写着Stark International的卡片.

Steve瞥了一眼: “怎么了?”

“没有公司叫Stark International, Steve.” Tony皱着眉说道, “只有Stark Industries, 现任的CEO还不姓Stark.”

Stark. 这个姓氏再一次引起了无数个问题. “你是Tony Stark.” Steve仿佛现在才反应过来. 他是—天啊,Howard的儿子, SI的继承人, 但为什么会被关在SHIELD里?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Tony将卡片放回去, “为什么我没有继承SI? 因为全世界的恐怖分子, 黑手党, 罪犯和杀手都在尝试绑架我, 利用我或者杀了我. SHIELD是唯一一个安全的地方, 直到现在也不是了.”

“为什么?” Steve想不出来一个理由能让Tony有那么多敌人.

“因为我是个天才, 我可以造出你做梦都想不出来的机械.” Tony丝毫不谦虚, “SHIELD也在利用我, 只不过他们不会滥用我造的东西. 这一点已经在改变了, 我认识到Hydra已经渗透到了神盾.”

“Hydra.” 如果Steve憎恨过任何东西, 那就是Hydra. 他曾经牺牲了自己以为Hydra被彻底根除, 现在看来只是一个妄想.

“别那么吃惊. 我主要怀疑的是Brock Rumlow和Pierce.” Tony耸耸肩, “SHIELD骗了我. 他们说我完成那个3年的项目, 我就能离开, 自由, 拥有一个全新的身份. 结果我却看到我被安上了叛国罪.”

“那么严重? 那个项目…” Steve忽然有了一个猜想, “是不是The Machine? Fury提到的那个?”

“也许是, 但那个Machine是做什么的? 我完全不知道. 我忘记了.”Tony咬紧下唇, “如果我造出了比原子弹还要可怕的武器…”

“嘿, Tony.” Steve深吸一口气, 握住Tony的肩膀, “看着我. 我相信你, Tony. 我相信你, 如果你知道你要造出如此可怕的东西, 你是绝对不会那么做的. 你是个好人, 你想要保护所有人, 对吗?”

Tony抬起头: “你根本不认识我.”

“我认识你, 尽管我不记得了, 但我们肯定认识, 我可以感觉到.” Steve坚定的说, “而我确定你是个伟大的人. 我相信你, 而你也需要相信我. Deal?”

Tony露出一个微笑: “Well, 你的确是美国队长没错, 总是会鼓舞士气.” 他的心里暖洋洋的唱着歌—他得到了美国队长的肯定!

Tony继续查看包裹, 拿出了那个戒指, Steve一时间心跳停了一下.

但他没有发现上面的字, 只是放了回去: “我好奇这个戒指是干嘛的…” 他又拿出来一个手表, 突然说: “我们就从这里下.” 

“为什么在这里下站?” 

Tony拿出包裹里的手表. 手表已经坏了, 指针一直指着12点整. 然后Tony指了指外面的钟表, 同样显示现在是12点整.

他们入住了一个普通的旅馆, Tony一进屋就将所有物品摆放在了床上. 除了用过的墨镜, 打火机, 香烟, 地铁卡和手表, 剩下15件物品.

一个放大镜, 曲别针, 一个写着“Edison”的钥匙, 那个戒指, 一个字条上写着: If you only see where you can’t go, you will missthe riches below(如果你总是仰望你得不到的, 你就会错过下面更精彩的); 背面是17-44-4-26-37-40-22.

“这是一个密码? 代码?” Tony恼火的发现他没有任何电子产品.

接下来还有一张SHIELD的特殊门卡, 一个空气清新剂, 一个一小部分是弯的铁棒, 一美元硬币, 一管钢珠, 那个写着Stark International的卡片, 一个宝马的车钥匙, 一张拼字游戏, 一颗子弹.

“实话实说, 我现在是很想投降的.” Tony拿着那个子弹, “这颗子弹是唯一给我安全感的东西, 我觉得我们完蛋了.”

“这些东西都是什么意思?” Steve换下他的美国队长制服, 穿上了旅馆里的浴袍.

“Wow, 身材不错.” Tony有点被晃了眼, “我不知道. 我找不到规律. 你知道谁寄给你的吗?”

“我倒是希望.” Steve皱着眉.

“你之前有没有什么不是SHIELD的朋友? 说不定他们能告诉你一些事?” Tony问. 

Steve仔细思索了半晌, 拿起了电话.

很快对方接了电话: “Hello?”

Steve松了口气: “God, Sam, 你不知道再次听见你的声音有多好. 我遇到了一个麻烦, 我们能见个面吗?”

“当然, 哪里方便?”

Steve说了一个附近的百货商场的地址. 


评论(2)
热度(32)
  1. 粉条子ASLBlackagar 转载了此文字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