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The Adjustment Bureau (命运规划局AU) 上

我一周前就开始写这个了, 以为我能写完的, 但我现在卡在了结局, 怎么也写不下去了. 所以我本来想一发完, 不幸的是我今天只能发一半来庆祝我最喜欢的演员的生日了! 

这本来只是一篇中短篇而已. 这个梗在我的脑海里徘徊了至少一年, 但每一次提笔都不知道该怎么写, 这次也不是很满意, 但只能大家凑合了. 

我要说明一下设定. 看过电影的就忽略这段. 没看过命运规划局的人, 这很重要! 我大致要说明规划局成员能力的问题: 他们只有戴上帽子才能有能力(当然Chairman除外), 能力包括任意门(就是打开一扇门就能到另一个很远的地方), 调整人类大脑, 并且能读懂一点人心(只包括大致态度), 以及其他神奇能力就像魔法一样说不清楚. 他们的寿命比人类长很多, 并且情感要淡漠很多. 

好了, 进入正文

The Adjustment Bureau

1

Steve Rogers在很小的时候, 曾经觉得他有一个守护天使. 比如每当他即将被暴打一顿的时候, 总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转移那些人的注意力, 放弃了揍扁他的想法. 有的时候是Bucky出现, 有的时候是警察, 有的时候是一条脱了绳子的大狗. 每一次都是这样, Steve不相信这是巧合. 

这也让他很想把他的守护天使画下来. 于是他画出了一个人的轮廓, 加上天使的翅膀. 但至于具体长相, 他不觉得有什么重要的. 重要的是那个天使总是守护着他, 并且认为他是重要的.

有的时候他丢失的东西会在让人惊讶的地方重新出现, 有的时候是母亲交到了好运得到了一份新的更好的工作.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幸运的, 重要的. 

然而当母亲死去后, 他一瞬间长大了. 他不再相信这一切, 不再相信自己不需要努力就能得到帮助. 他只有自己, 一个普通的Brooklyn男孩, 没有比任何人更重要, 除非他自己奋斗出一条路来.

因此当二战打响, 年轻的人们纷纷入伍的时候, 他也尽最大可能的争取成为一名士兵, 想为美国开出一条血路.

成为美国队长对他而言就像一场美梦成真.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好. 这让他再次想到那个守护天使, 但很快便把这个想法丢到脑后. 世界上没有什么守护天使, 他的命运在他自己的手里.

但在那之后, 另一种感觉总是在他的脑后叫嚣, 想要得到他的注意. 不是被守护, 这次, 他感觉自己被监视.

 

“Steve, Erskine博士的死不是你的错, 你不需要自责.” Peggy安慰道.

“我知道. 但我以为我能做得更好, 能够抓住那个人, 然后抓住他背后的组织…我以为我能造成一些不同.” 他恼火的想着追捕那个人的过程. 简直就像概率之神在跟他作对一样, 行人和汽车总是恰好突然冲出来挡住他的路, 明明打开的锁偏偏突然在他跑过来的时候锁上了. 

然后他第一次感觉到了—那种被注视的感觉. 没有什么证据, 就只是直觉, 他忽然抬起头朝军营里看过去, 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他可能有些多疑了.

第二次, 是在他去救Bucky的时候. 他根本不知道Bucky具体在哪里, 但总是有些通道里有小动静让他立刻追上去, 最终发现关押Bucky的牢房. 他解开Bucky身上的束缚, 接着迅速回头. 他的身后只有关上的门—但他精确的记忆告诉他, 他在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关门. 那个时候他没有时间思考, 但他知道有什么不对劲.

第三次, 当Howard送了他一面盾牌. 

“你想漆成什么颜色的?” Howard随意地问.

“不知道, 我觉得无色就很好.” Steve耸耸肩. 

这个时候, 他面前那面墙上的国旗掉下来了一个角. 一个士兵立刻上前重新固定, 但国旗的颜色让他眨了眨眼: “要么, 红白蓝? 加个星星? 正好和我的服装也一样了.”

Howard立刻赞同的点点头.

Steve拿起盾牌试了试手. 轻便灵活, 就像他的手臂的延伸. 然后他听到一声轻笑. 来自于他的后面. 他转身, 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人.

“怎么了?” Howard问.

“没什么.” Steve有些想问问血清会不会让人产生幻觉了.

第四次发生在Bucky死后. 他一瓶一瓶的喝酒, 却完全不会醉. 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渴望醉酒后无法感知一切的麻木.

Peggy尝试安慰他, 他很感激. 她让他觉得至少他还有奋斗的目标, 需要守护的东西, 他还没有失去一切. 

那晚他睡在了外面, 然而在意识朦胧中, 他觉得有什么人坐在了他旁边的地上. 他不能确定, 因为那个人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 但不知为何他能感受到那个人散发的热度, 像个小太阳一样点燃他内心快要熄灭的希望. 然而那个感觉只是一瞬间, 瞬间过后, 他再次只是一个人了. 唯一的不同, 是Steve大概有50%确定他的确被监视着.

Peggy不是最后一个在他坠落前和他说话的人.

他掐灭和地面的通讯后, 转身面对空荡荡的机舱. 

“嘿, 你在那里吗?” 他哑着嗓子问. 没有任何动静, 只有地面上一个螺丝在随着飞机震动滚来滚去. 

Steve自嘲的笑了笑. 他大概是真的有精神疾病了. 但他依旧继续说: “我的守护天使, 帮我最后一次吧.”

然后他回身, 面对北冰洋.

他想, 他大概是一直相信他的天使的, 哪怕它给他指向的路通向死亡.

 

当SteveRogers醒来, 他意识到他的天使真的帮助了他, 并且像往常一样把一切都弄得该死的困难. 

70年后? 21世纪? 这是一个玩笑吗?

“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个捣蛋鬼?” Steve嘟囔着, 困惑的站在时代广场的中央, 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他没有得到回应, 哪怕一个提示. 在那一刻他才真正正正的恐慌起来. 他似乎把他以为自己唯一还拥有的人弄丢了. 又或许, 那个天使根本没有存在过. 他只是失去了臆想的能力.

他终于独自一人.

但生活总要继续. 他成为了SHIELD的探员, 努力地适应新的世纪, 新的事物和科技, 努力让自己变得和当代的人一样, 只是有一点老古板. 他再也没有那种被注视的感觉了, 而他忽然发现他有多么想念那个. 

直到那一天—上帝, 一切都乱成了狗屎.

在早上他接到Coulson的电话, 希望商量一下这次任务的计划. 他自己有些反对意见, 并且坚持他会说服他的. 然后情况便急转直下.

首先, 他在公交车上撒了咖啡, 弄得一身都是; 其次, 他发现SHIELD被入侵了; 最后, 他没有反抗敌方只是因为对方对他挥了挥手说: “Hi, 我是你的守护天使.” 也许还因为他耀眼的像个小太阳. 他的眼睛甜蜜得像巧克力. 

他美得惊人, 让自己庆幸从未画过他的脸.

 

2

“Tony Stark!” Pepper大声喊道, 将手里的笔记本狠狠砸到了正躺着睡觉的Tony的脸上.

“嗷! 我完美的鼻子!” Tony迅速抓起笔记本, 往后蹭去, 离Pepper越远越好.

“你居然在偷懒?” Pepper大叫.

“我没有! 好吧, 我有, 但是我这些天根本没有任何事需要做啊!” Tony用被子将自己裹紧, 瑟瑟发抖.

“是吗? 没有需要做的事? 看看你的笔记本!” 

Tony迷惑的打开, 然后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他们要调整—哦, 我忘啦.” Tony耸耸肩, 然后仿佛才理解他刚才看到的内容, 一蹦三尺高, 疯狂的开始穿衣服.

“Steve Rogers必须在8: 30, 也就是他和Carter相遇的时候准时将咖啡洒在他的衣服上, 不然你就死定了!” 望着Tony匆忙的动作, Pepper威胁道.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 Tony回应, 戴上他的蓝色圆顶礼帽, 打开了他的卧室门. 入眼的, 正是Rogers所住的公寓门外的花园. 

很好, 他现在只需要在花园里等Rogers经过, 然后在他和Carter擦肩而过的时候让他的咖啡洒出来. 小菜一碟. 于是他悠闲地坐在长椅上, 开始思索昨晚的研究进程. 

等他给他幻想中的机器设计好后, 他满意的抬起头, 恰好看到SharonCarter走进了公寓的楼层里. 嗯, 为什么觉得有点不对劲?

Tony倒吸一口气, 差点抽过去. 他转头, 看到Rogers走上了那辆公交车. 再一看表, 8: 31. 操操操操—他在内心为自己默哀了三秒钟, 拔腿向已经开动的公交车跑去.

原计划本来是让Sharon Carter, Steve Rogers命中注定的伴侣在花园里和Rogers相对而过的时候造成Carter打翻了Rogers咖啡的假象, 这样他们在手忙脚乱的道歉中就会“意外”的知道他们是邻居. 这本来是他们的初遇, 一段美好恋情的开始. 然后Rogers会回家换衣服, 错过几辆公交车, 迟到15分钟. 但是…

Tony欲哭无泪的大叫着追着公交车, 可惜公交车根本没有停. 

车上的Steve看见远远地狂奔的人影, 善意的提醒了一下司机: “师傅停一下? 后面好像有个人要上车.”

“这辆车每两分钟就有一辆, 他可以等下一班.” 司机说道. 

最终Tony在马路中央停了下来, 累成了狗. 他孤注一掷, 做了一个投掷的动作, 导致Rogers的咖啡莫名其妙的洒了出来, 淋了一身. 哼, 湿着衣服上班吧, 该死的Rogers.

明明出差错的是自己, 但Tony偏偏要Rogers也受点苦. 

报复归报复, 他可没有忘记要事. 

“嘟嘟嘟!” 一辆的士猛地在他身后停了下来, 上面的司机大吼着让他滚出马路中央. 

Tony竖了个中指, 迅速的退回人行道, 打开了笔记本. 他需要帮手…为最坏的做准备. 

Black Bolt和Medusa分别监管着最危险的Bruce Banner和Natasha Romanoff, 没法调遣. 好友Pepper和Rhodey绝对不能知道这件事不然他会被大卸八块, 那么剩下的只有…

Tony叹了一口气, 联系了Loki.

“干什么.” Loki口气不善的说.

“你好啊, Loki! 我需要你帮个忙, Code Red!”

“Code Red? 你犯什么事了, 我记得你监管的那个Steve Rogers不是最让人省心了吗?” Loki干巴巴的问.

“哈哈哈, 是啊. 但今天Bureau的人要调整Coulson的风险评估标准, 而我呢, 应该让Rogers迟到…”

“Shit.” Loki惊恐的深吸一口气. 连Loki都感到了恐慌, 可想而知事情严重到了什么地步, “你死定了. 等着被Chairman花样吊打吧.”

“帮帮我, Loki, 你是我唯一的依靠了!” Tony恳求. 他发誓他一定要赶紧把他的盔甲造出来, 以后再也不去求别人借肌肉!

“好吧, 看在我现在没什么事.”

“Yes! 叫上你哥, 我们还不确定Rogers的战斗力.”

Tony切断了联系, 长舒一口气, 转身走向一家服装店, 推开门后迅速关上, 自己已经到了SHIELD的基地. 他再次打开笔记本, Rogers已经到了. 他不得不接受最坏的结果了.

 

咖啡怎么就洒了, 他明明手稳得很好吗? Steve恼火的擦着上衣. 他就不应该图新鲜买杯咖啡, 真是该死. 

到站后,Steve阴沉着脸走进了SHIELD的基地, 一个以空壳公司为伪装的大楼.

“早上好, Sally.” Steve像往常一样跟前台的姑娘打招呼, 但对方却意外地没有理他. 有点奇怪, 但他也没在意. 他走入电梯, 一直到最高层后出来. Coulson的办公室门是半开着的. 这不正常, Coulson一向小心谨慎, 他知道怎么关门. 

“Coulson, 发生什么—了.” Steve睁大了眼睛, 看见一屋子穿着黑色厚重防护服的人, 其中两个正拿着什么仪器对着Coulson的大脑扫来扫去, 而Coulson就像被定住一样一动不动. 神盾被入侵了.

Steve一秒都没有耽搁, 上来便踢翻了离他最近的几个人. 然而剩下的人迅速的后退, 并没有打算和他作对的意思. 就在Steve打算打断那两个正在对Coulson动手动脚的家伙时, 另一个人打断了他.

“误会误会, 一切都是误会!” 一个穿着黑色的长风衣, 带着深蓝色圆顶帽的男人从会议室的大门冲了进来—Steve眼尖着呢, 他可看到男人背后的扫把了…等等, 会议室什么时候变成储物间了? 这是什么他还没有解锁的新的21世纪科技吗? 

“你又是谁? 你们对Coulson做了什么?”Steve警惕的问道, 紧紧地盯着那个人. 男人抬起头, 一缕棕色的卷发调皮的半挡住了他大的惊人的漂亮棕眼睛. 他薄薄的红唇勾出一个让人分心的笑容: “Hi, 我是你的守护天使.”

Steve瞪大了眼睛.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 他的双臂被什么人向后掰去—有人尝试制服他. 当然, 如果他想挣脱他是可以的, 但是更想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谁. 他从未跟任何人说过关于守护天使的事. 除了在那架坠毁的飞机上, 他甚至都没说过这个词. 

“Loki, Thor, 你们才来?” Tony松了口气, “好啦,Steve, 我们需要一个更安全的地方交谈. 别担心, 我们不是坏人.” 就好像安慰小孩一样, 他踮起脚尖揉了揉他的头发, 接着转身, 打开了会议室的门.

然而里面不是会议室, 而是一个地下车库. 

Steve不是什么科学家, 但是, 这绝对有违科学常理.

地下车库空荡荡的, 只有一把高椅子. Tony撑着坐了上去, 笑眯眯的看着Steve.

“Steve, 我可以让他们放开你, 让你自在点, 但是你要承诺你不会逃跑.” Tony柔和的说. 

“我更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Steve专注的看着Tony, “以及你真的是—真的存在?”

Tony和他身边的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接着说: “是的, 我存在. 你本来永远都不应该知道的. 不过我们不是什么天使, 我们只是一个组织的成员.”

“那刚才你在那个房间里做了什么?” Steve迷惑地问. 

“我们在降低Coulson对风险的评估, 同意你对下次任务的计划.” 

“降低风险评估?”

Tony叹了口气: “我简单地说一下吧…我们的工作就是确保该发生的发生, 不该发生的绝不发生. 我们的干涉小组有很多手段, 比如刚才的精细活—但别担心, 那完全不会改变他的性格, 那只是一个微小的调整—或者创造机会. 比如, 网络会短暂的有问题, 人们会莫名其妙的丢东西. 有的时候是人们自己的错, 但有的时候, 是我们.”

“所以你的确从我小时候就在监视我了…” Steve恍然大悟, “我今早的咖啡?” 不愧是四倍学习力, Steve立刻反应了过来.

“是我弄的, 不过晚了. 本来应该是你上公交之前洒, 这样你会换衣服, 等你来的时候, 我们已经走了.” Tony心虚的说.

“所以你们会…引导人们做出正确的选择?” Steve推理道. 别问他为什么这么淡定, 他的接受能力已经被21世纪磨练出来了.

“是的, 可以这么说.” Tony松了口气.

“那我如果拒绝呢?” Steve意味深长的问.

“那么我就不得不强迫你啦.” Tony眨了眨眼, 不明白Steve的用意—人类是完全看不出来哪些事情发生时因为纯粹的机遇, 哪些是他们的干预的, 因此没有人可以反抗他们, “啊, 以及, 今天我告诉你的一切, 你都不能告诉任何人. 任何人, 明白吗? 如果你提到了一句, 我们就不得不“重置”你.”

“重置?”

“我们会让你拥有完全不同的记忆和性格, 完全的改变你的身份, 你的朋友会认为你疯了.” Loki口气凉凉的说, 他最大的爱好就是重置人类, 毕竟他是干涉小组的组长. 可惜, 这样的机会非常少.

“没错. Thor, 把他的钱包拿过来, 谢谢.” Tony点头说.

“我的钱包? 为什么…” 

只见Tony接过钱包, 打开, 然后变魔术一样, 他修长的手指间出现了一张名片. 他把名片放到了钱包里, 然后递了回来: “答应我, 打上面的电话, 好吗?” Tony再次对他眨那双诱惑的双眼, Steve只能看到他的长长的上下睫毛互相打架. 他点了点头.

Tony再次笑了起来. 真奇怪, 一般Steve不会觉得有别致的小胡子的男人可爱的, 但他显然是特殊的.

“好了, 你可以回去了.” Tony挥了挥手, 地下车库的大门打开, 露出了Coulson的办公室.

“等等, 你叫什么名字?” Steve急切的问道, “我还能见到你吗?”

Tony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耸耸肩: “我是Tony.从现在起你最好再也不会见到我.”

下一秒Steve被Thor大力的推出了这里. 门在他身后关上. Steve愣了半秒钟, 立刻再次打开会议室的门. 然而里面就是会议室, 而不是什么车库. 他关上, 再打开, 还是会议室.

“Captain, 你还好吗?” Coulson关心的问.

“还好.” 一点也不好. Tony是什么意思, 他再也不想见到自己吗? 那到底能不能见到他?

“对了, Cap, 我重新考虑了一下, 也许你的战术也没有那么大风险…” Coulson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着, 而Steve的脑海已经完全不在那里了. 他不自觉的在脑海里描绘着Tony的脸, 露出一个微笑. 至少, 他现在知道他不是一无所有了. 他的守护天使也出现在70年后, 仿佛只是为了迎接他. 

但除了感慨人生, 他不得不说他的运气不错. 因为Tony的失职, 他现在知道了一件事是否在计划之内—那张名片. 上面只写着一个电话号码. 他似乎应该打这个电话, 这件事显然是应该发生的, 计划中的. 但是…现在他有了一个选择, 去按照计划执行或者拒绝. 他想到Tony所说的, 希望不再见到他. 如果他让Tony没有选择呢? 毕竟Steve可完全没有兴趣完全按照那个计划来, 尤其是在不知道那个计划是什么, 谁写的的情况下. 他放下了名片.

 

“Hi, Pepper…啊! 你干什么要踹我!” Tony捂着屁股远离Pepper.

“我知道你干的好事了, Tony!” Pepper叹了口气, 他就不能让自己省点心?

“是Loki说的? 绝对是他说的! 那个叛徒!”Tony咬着牙狠狠地说.

“那么大的事, 所有人都知道了.” Pepper哼了一声.

“可是我完全控制住了局势. Steve Rogers非常配合.” Tony辩论到.

“配合? 从来没有人配合过.” Pepper怀疑道.

“我是说真的. 他非常配合, 而且他根本没有反抗, 我甚至没必要让Loki和Thor来帮忙. 早知道…他甚至在临走前还友好的问我的名字呢.”

Pepper眯起眼睛. 正常人的反应不应该是“卧草, 这他妈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放我走”吗? 而对于Captain America, 难道不应该是大战一场吗? 结果却非常配合? 有什么不对劲.

“说实话, 把一切都告诉我, Tony.” Pepper严厉地说.

Tony翻了个白眼, 他就没有可以瞒住的她的. “OK, 是这样的. 自从他成为美国队长后, 他的五感就敏锐异常. 70年前他可能意识到我的存在, 以为我是他的守护天使, 所以我就将计就计承认我是了, 为了让他信任我, 当然.”

“守护天使?” Pepper憋住笑.

“他这么叫我的, 跟我有什么关系!” Tony脸红了. 他就算是再自大, 也不会管自己叫这么羞耻的称呼好吧?

“好吧. 那么, 他和Sharon Carter的相遇你也搞砸了吧?”

“这个嘛…我已经把电话留给他了, 希望他会打吧…” Tony心虚的说.

Pepper危险的眯起眼睛, 然后一脚把他踹出了房间: “在他们终于谈上恋爱之前, 你别想休息!”

这就是Tony Stark是怎么出现在Steve的公寓的, 在他真心一点都不想再面对他的时候. 他已经察觉出了Steve的想法—他拒绝打那个电话, 并且不喜欢任何人的引导. 这让Tony感到好笑, 毕竟他这么做好几年了.

“所以, 拒绝按你的计划来真的把你引出来了?” Steve笑眯眯的问, Tony这才发觉他掉入他的陷阱里了.

“听着, Steve, 我知道你坚持的相信人权啊, 自由啊什么的. 但事实上, 我们已经进我们最大的努力给人类free will了.” Tony焦急的开导Steve, “我们甚至尝试过完全的放手不管. 但你猜发生了什么? 是的, 黑三角贸易(贩卖黑人), 一战, 紧接着是二战. 而我们的监管情况下才有了文艺复兴, 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

Steve没有说话. 这只是一个牺牲少数拯救多数的问题, 一个死胡同, 永远都争论不出答案.

“所以, 打这个电话吧, Steve. 相信我, 你一定会感谢我的.” Tony递上名片, 诚恳的说. 

Steve有些松动了. 他缓慢的点了点头.

Tony立刻喜上眉梢, 以为马上就可以回去向Chairman交差了.

然而Steve狡猾的一笑: “但不是现在.” 说着把名片扔进一个盒子里.

Tony目瞪口呆: “为什么?”

Steve翻了个白眼: “我说了, 我不喜欢别人替我做决定. 等我觉得该打的时候我会打的.”

“可是…可是…” Tony痛心疾首的看着Steve, “你这样我没法—回去啊!”

“回哪里去?” Steve疑惑的问.

“回去交差!” Tony没好气的说, “你看着吧,Rogers, 你嘴上说你不喜欢被做决定, 但实际上你的每个决定都是在计划之内的, 你和别人没什么不同.”

“因此我打算现在反抗, 怎么样?” Steve不在意的耸肩.

“你反抗不过我的.” Tony指出, “我甚至能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 想一个数字, 7; 想一个颜色, 红色.”Tony得意洋洋的看着他.

Steve皱紧眉头, 因为他的确说对了. 但他立刻露出一个微笑: “那又怎样?” 

Tony一开始还不了解那个微笑是什么意思, 但当第二天早上他再次看向笔记本, 发现里面无数个疯狂闪烁的红点的时候, 他真的非常想要重置那个混蛋. 他还真的申请去了, 可惜Chairman明令禁止重置Steve Rogers. 妈的.

Steve打破了他每天的几乎所有习惯. 他不在公园里晨跑, 反而在纽约的大街上; 他一改往常的羞涩, 居然和咖啡馆的姑娘大谈特谈. 总之就是无限的涟漪效应, Tony流着泪忽然想要退休了.

Tony不得不冲进Rogers所待的咖啡馆, 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ROGERS, 我们要谈谈.” Tony一边磨牙一边说.

“抱歉.” Steve对那个女孩友好的笑了笑, 转向Tony, 一脸无辜的说, “有什么事吗, Tony?”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Tony抓狂的挥舞手臂, “你知道你破坏了多少计划吗? 你知道涟漪效应会产生什么灾难吗?”

“什么灾难?” Steve居然一本正经的问了.

“呃…” Tony哑口无言. 其实偶尔的改变习惯后果并不是很严重, 但Tony就是看着那些红点就不爽, 就后怕, 毕竟20年前一场疏忽的意外让他们Adjustment Bureau的所有人日夜不停地工作了一周, 让Tony差点吐血. 那时候他就发誓要做到零红色. 

Steve喝了一口咖啡…等等, 他不是一般喝牛奶吗? Tony一把抢过咖啡杯, 冲动的在Steve能抢回去之前一口灌了下去.

“Tony, 那是滚烫的!” Steve震惊的看着Tony.

晚了. 此刻Tony涨红了脸, 生理的泪水刷的就下来了, 大张着嘴, 像一条哈巴狗一样伸着舌头.

“烫…烫!” Tony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觉得他的舌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 并且就好像有千万根针扎在上面一样. 

Steve叹了口气: “等着.” 说着起身管服务生要了一杯冰, 回来就看到Tony微微弓着身子, 在拼命地呼入冷空气, 浑身都在发抖.

“含着, Tony.” Steve无奈的看着Tony.

Tony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吞了几块冰, 红着水润的大眼睛委屈的看着他. Tony Stark是多么敬业, 连自己的舌头都可以牺牲!

他当然不知道他那个样子有多诱惑, Steve把他头上的帽子往下遮了遮, 避免被人看见.

“你就这么想让我按照计划来? 连舌头都不要了?” Steve忍不住调笑他. 

“嗯嗯嗯嗯嗯嗯.” Tony似乎想说什么, 可惜只能哼哼.

“好吧, Tony, 我下午该做什么?” Steve决定妥协一下.

Tony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嗯嗯嗯嗯呃!”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 Tony, 我就默认为想干什么干什么了.” Steve正直的点点头.

Tony急了, 拍案而起, 指着Steve似乎想要指责他耍赖, 可惜依旧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好了, Tony, 回家保养一下你的舌头, 今天聊得很愉快.” Steve拍了拍Tony的肩膀, 咧嘴露出一个坏笑, 上前在他红润的嘴唇上印上一个亲吻, 留下Tony在水深火热中石化.

Tony再看了一眼笔记本, 里面的红色已经蔓延的让Tony产生密集恐惧症了. 完了, 这比20年前的情况还要糟糕—糟糕到了一个新级别.

 

3

“Tony Stark, 你做了什么?” 一整个下午几乎所有他认识的人都在对他怒吼. 

这么说吧, 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得到监管的, 只有那些有特殊才华或能力的, 高层的人才会得到严密监视. 而Steve Rogers则是最重要的人之一, 他身边的一点涟漪效应都能掀起一场可怕的海啸. 而这次已经完全超出控制了. 

Tony可怜巴巴的为自己辩解—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为什么Rogers就非要和他作对? 为什么他要吻他? 他们才见过两次! 这简直是史诗级别的灾难. 可惜他舌头还疼得要命, 依旧说不出话来.

就连最冷静的Black Bolt都是一副马上要把Tony骂个狗血喷头的样子, 而Tony真心希望他能手下留情, 千万别真的发挥他真正意义上的“嘴炮”. 

“涟漪效应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我们根本毫无办法. Stark, 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你知道我们不能和人类谈恋爱.” Medusa一边竭力安抚Black Bolt一边说.Medusa和Tony关系一向不好, 这次她不得不说有点幸灾乐祸.

Tony激烈的呜呜着. 他才没有打算和Rogers谈恋爱, 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怎么就没有人相信他? 他常用的勾引人的手段从来就没有用上过!

诡异的是,Chairman对此事居然保持了沉默. 身为Adjustment Bureau的boss,Tony以为他是第一个发飙的. 说起这个boss,没人知道他是谁. Chairman可以是人群中任何一个人, 他从来没有出现过. Tony当然尝试弄清楚过, 但都被惩罚的很惨. 

当天晚上,Chairman终于发话了:

全部现有计划作废, Adjustment Bureau全面停止监管.

“我们失业了!” Pepper震惊的说, “在这么短的时隔内!”

一般来说, 每一次Bureau全面停工之间至少会隔上几百年左右, 而这次和上次的二战才只有70年. 他们本以为如此惨烈的二战应该会让Chairman更严格的监管. 尽管这次情况严重, 但是Chairman完全可以再写出一份计划. 然而他没有. 虽然如此,Adjustment Bureau依旧需要监视人类的行动, 只不过不会干涉了.

现在, 人类正式的要再一次靠自己了.

而这全是Tony Stark的错.

 

其实Chairman最令人惊讶的指令, 单独给Tony一人的, 却是让他继续撮合Steve Rogers和Sharon Carter. 他们的恋情就是这么重要, 会影响未来人类的存亡, 因此Tony拿到的指令上全是叹号. 

倒霉到家了. Tony内心流着泪, 对着指令竖了个中指.

不过好在现在没有计划了, Tony可以想怎么干怎么干. 要说撮合一对情侣, Tony可是高手, 对他而言小菜一碟. 

看吧,Tony只需要打一个响指, 就让Steve和Sharon终于相遇了.

“你好, 你住在对门吗, 从来没见过你.” Steve好奇地问.

“可能是因为我是个值夜班的护士吧.” Sharon微笑, “我叫Sharon.”

“Steve. 你是要去楼下的洗衣房洗衣服吗?”

“是的, 我的洗衣机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坏了.” Sharon耸耸肩.

“那里未免太脏了, 不介意的话可以用我家的.” Steve就是这么一个好人.

“不麻烦了.” Sharon摇摇头.

真是好机会不用, 不过以后有的是办法. Tony默默地想.

Steve走进家门: “我知道你在这儿, Tony.”

好吧, 见鬼的四倍感官. 70年前Steve有太多事情需要担心没有在意那些奇怪的插曲, 现在他闲了下来, 加上知道了他的存在, Tony根本就没有潜伏的必要了.

Tony走到客厅: “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Rogers?”

“我去一艘游轮上执行了任务, 找到了一些文件. Natasha拿去分析了.” Steve说道.

Tony张大嘴巴: “你居然…告诉我?” 这种事是机密吧?

“我以为你都知道.” Steve皱眉.

Tony翻了个白眼. 技术上来说, Steve是对的.Tony想到了原计划, 可惜现在他没办法帮助Steve了, 希望他能捉住Winter Soldier吧. 

“不, 我不知道了. 从现在起我和你一样一无所知, 拜你所赐.” 想到Steve那个莫名其妙的吻, Tony的怒火燃烧了起来.

“拜我所赐?” 

“你为什么要—戏弄我? 或许你改变你的习惯没什么, 但是你—我不能说太多, 总之就是偏离太多了!” Tony忍不住吼出来.

Steve一脸的迷茫: “听着, Tony, 如果我是真的在戏弄你, 我不觉得这会改变什么.”

“但是一切都被改变了! 计划变得一团糟, 我们不得不放弃所有原计划. 而我们的Chairman又决定完全的放手监管. 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有多重要, 如果真的完全交给人类而人类无法承受的话, 我简直不敢想象以后会发生什么!” Tony越说越烦躁, 不停地踱步.

Steve坐了下来: “跟我说说原计划?”

“我不能. 我们不能再干涉人类了. 我本来是可以帮助你的, Steve! 结果你那个该死的吻毁了一切—”

“但是你现在在干涉我的生活.”

“那是因为有一件事必须发生—” Tony住了嘴, 意识到他的大嘴巴居然真的说了出来.

“什么事, Tony.” Steve眯起眼睛问.

Tony深吸一口气, 低下头. 连他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件事必须要发生. “Steve, 你是不会明白的. 说了也没用.” 

Steve快速的思索. 他忽然有了一个猜想. 

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 Tony打开了卧室门, 露出里面黄昏的街道, 然后消失在门后.

门外是Sharon:“抱歉, 我改主意了, 你的洗衣机还能借我吗?” 她微笑着问.

“可以.” Steve回答, 他想他也可以确定“那件事”是什么了. 这让他露出一个微笑.

从那天起他和这个邻居就熟络了起来. 他几乎可以在每一个地方看到她, 仿佛命运在不停地让他们凑在一起. 

但Steve知道不是什么命运, 而是Tony的手笔而已. 他们交换了电话号码, Steve毫不意外的发现Sharon的电话号码就是Tony给他的名片上的. 

Steve需要承认Tony是个懂行的人. 他和Sharon每次意外碰见的地点都诡异的浪漫, 比如雨中的咖啡馆, 当人们的呼吸可见的暧昧交织在一起的时候.

当Sharon提前离开后, 他看到Tony走了进来.

“Sharon怎么样?” Tony装作漫不经心的问.

“她是个好姑娘.” Steve也装出一副完全不明白为什么Tony会问的样子. 

“是吗?” Tony点点头, “所以, 你有没有想过在21世纪安顿下来?”

Steve轻笑: “本来没有, 现在有了.”

有戏.Tony直起身子: “看来Sharon魅力挺大的?”

“不, 你魅力挺大的.” Steve反驳.

Tony瞪着他, 气得牙痒痒: “停止这个玩笑, Steve!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 这很危险!”

“我也跟你说过了, Tony, 停止支配我的生活.”

“我把一个漂亮性格好的姑娘送到了你眼前, 普通人想要的福利还没有呢!” Tony一脸 “你这个不知感恩的家伙”.

“那不是我想要的, Tony.” Steve叹了一口气.

“那是, 你只还没意识到.” Tony指出.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

“因为Chairman从不出错.” Tony回答, 除了二战那次他决定再给人类一次机会. 

“所以呢? 他认为我和Sharon合得来, 就认为我一定会爱上她?” 

Tony彻底放弃了. 他这么累死累活, 勤勉的工作, 就是为了让Steve能交个女朋友, 能脱处. 这么一想, 他忽然觉得自己又伟大了几分, 但同时也委屈了几分. 就这么努力了, Steve还是不领情.

他只好使出杀手锏, 每次用来对付Pepper和Rhodey的美人计. 他第一次摘下了帽子, 任由卷曲的棕发可爱的支楞在头顶, 握住Steve的双手, 乞求的眨巴着他的棕色大眼, 睫毛像扇子一样上下翻动: “你就不能试试和她交往? 不行再分手? Pleeeeeease!” 

Steve的脸以超出预料的速度变红了. 他要为自己辩解—作为90岁的老年人, 这种“上床脸”还是太过了, 更不要说他本来就对Tony有点小心思. 加上这家咖啡厅里的气氛如此暧昧, Tony的手的温度似乎能驱走70年的严寒, 他能保持冷静就不错了.

“我是不会和我不爱的人约会的.” Steve挣扎着, 保守的说.

“现在是21世纪!”

“所以呢?” 

“所以如果你觉得没感觉, 对方不会记恨你一辈子的!” Tony激动地说, 甚至站了起来, 脸更加贴近Steve的.

Steve瞥了一眼Tony薄薄的嘴唇便迅速移开, 生怕自己把持不住: “好吧, 我会去约她. 但是条件是—”

“你什么条件都好, 我同意了!” Tony呼了一口气.

Steve勾起嘴角.

Tony热情的开始选择餐厅, 日期, 和装束. 

“你需要一身定制西装.” Tony决定, 硬是拉着Steve去服装店. 

“现在在下雨, Tony, 我没有带伞, 也没有钱.”Steve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急.

“搭住我的肩膀, 千万别松开.” Tony狡黠的眨眨眼, 重新戴上帽子, 打开了咖啡店的门. 然后他们来到了一个服装店, 从试衣间里出来的.

Tony招来店员, 给Steve量尺寸. 

店员拿出了各种颜色的样品, Steve随便挑了黑色, 但在试之前犹疑的问Tony: “我真的没有钱买这些, Tony.”

Tony翻了个白眼, 掏出了黑卡: “我有钱,Steve, 我可以包养十个你. 现在把自己挪进去试衣服吧, 老冰棍.”

“你的钱是哪里来的? 是美元吗?” Steve立刻严肃起来.

“你—白痴. 我在人类世界里有兼职, 成了吧?” 这种事都管?

“兼职能让你这么有钱? 什么兼职?” 

“哈哈哈哈.” Tony干笑, “反正不违法, 你能不能别钻牛角尖?” 实际上所有Bureau的都在人类社会有自由职业或part-time job, “好吧, 我是一个软件工程师, 你知道高科技现在很赚钱.” 

对21世纪一窍不通的Steve半信半疑的换衣服去了.

不得不说Steve有个好身材. Tony用手机照了几张照片, 炫耀般的发给了Pepper.

Tony无视了Steve的抗议, 一口气买下了5件. 无论Steve的条件是什么, 他觉得都是蛮值的.

TBC

评论(4)
热度(50)
  1. 狗家少爷(≧∇≦)ASLBlackagar 转载了此文字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