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Trick or Treat (HP AU) 25

很短小的一章...

Chapter 25

在第一次碰触灰扑扑的手套的时候, 他就明白了. 这就是唯一一个毁掉这些Infinity Stones的办法, 将它们与自己的心脏相连. 

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只要他死去, 这个手套就会完全消失. 绝对的力量将会化为灰烬, 绝对的毁灭也是如此. 

于是他这么做了. 而当那人以自己的心脏为威胁的时候, 他心里有一丝庆幸, 更有一丝悲伤. 悲伤于他不得不欺骗Steve让他信任自己, 悲伤于自己的命运止步于此了.

 

当当当. 有敲门声.

Steve握着Tony冰凉的手, 头低低的垂在Tony的腰侧, 仿佛在忏悔. 他没有听见任何声音, 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他想着各种可以阻止这一切的方法, 但他发现他对一切一无所知. 一无所知. Tony承诺过他会解释他离开的原因和那个预言, 然而他没有机会了. 理智告诉他他需要帮助, 但是现在他只想要和Tony单独待在一起. 十年前的记忆一如昨日, 他渴望他能回到在Hogwarts特快上第一次见到Tony的时候, 渴望得心脏都痛了. 那时当Tony受到了Peggy的冷落后愤恨的对自己挥了挥拳, 但棕色的大眼睛里却闪现的不是恶意, 而是委屈和落寞. 从那个时候Steve就希望能让他快乐起来. 而他失败了, 悲惨的, 彻底的失败了.

砰砰砰. 敲门声变重了. 

如果他知道Tony回来的结果会是这样的, 他宁愿永远都见不到他. 

“Hey, Steve.” 门被打开了, 进来的人悄悄走到他的身后他都没有发现. 是Bucky和Natasha.

Steve没有回应, 没有移动. 

很快更多的人来了. 他们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 但是默默地站在Steve身后, 直到一个人说: “该让Stark走了.”

不. Steve心中窜出一股无名火, 体内巨大的魔力失控的冲了出来, 让所有人都惊恐的后退了几步.

“让我们单独待着.” Steve沙哑地说道.

“Steve, 你需要冷静下来.” Peggy担心地说.

“我很冷静, 在你们出现之前.” 

“对不起, 让一让.” 一个紧张的女声出现, 她几步走到Steve旁边, “Mr.Rogers, 你需要听我接下来的话, 这涉及Tony.”

Steve转头, 眯起眼睛, 咬着牙: “你是谁? 滚出去.” 他今天有权利对所有人表现的像个混蛋.

那个黑发女人深吸一口气: “我是MayaHudson. 你可能不记得我了, 五年前我们见过.”

“所以呢?” Steve似乎有些印象, 但他停止了思考. 有什么意义呢?

“我知道Tony为什么离开, 以及关于预言的一切.” Maya缓慢的说.

那又怎样? 就算他知道真相了, 又能怎样? Tony已经死去了, 真相不能复活他. 但他依旧对其他人下逐客令, 只留下Hudson. 他想他只是想要得到解脱. 

“Spill.” Steve干巴巴地说.

Maya详细将Tony所告诉他的一一复述了一遍, 然后犹豫的问道: “他的死因是因为致命伤吗?”

“你是个Muggle, 你不会理解.” Steve抬起头, “现在你也可以出去了.” 

“你不好奇我是怎么进的你的房子吗?” 

他只是不在乎了而已.

Maya递上一个平板: “这里面记录着Tony的生理数据. 就在刚才他忽然没有了生命体征. 我根据Tony身上的追踪器找到这里的. 有一件事我认为你或许会想知道, 但具体怎么选择是你的事.”

“什么.”

“Tony生前有注射绝境病毒, 但从来没有激活过. 如果他没有致命伤, 简单来说我可以让他的心脏再次跳动起来, 但他只会是一个植物人. 你有24小时.” Maya扔下这枚重磅炸弹. 她拿出一张表格: “想好了请签上字.” 接着转身离开了这栋房子. 

Steve捏紧了拳. 

 

Howard Stark咳了几声, 清扫干净自己的工作室. 几分钟前, 他被告知他的儿子不幸为了拯救世界而死. 

典型的Tony做派. 他想. 逞英雄, 傻头傻脑, 他真迷惑为什么Tony不是一个鲁莽的Gryffindor. 

他疲惫的坐到椅子上, 捂住心口. 他还没有到60, 但为什么心口会这么疼? 就仿佛有人在那里钻了一个洞. 

忽然, 他旁边的壁炉扬起了满屋子的灰尘, 让他咳得更厉害了. 天杀的, 那帮人就不能提前给他一个通知吗?

“如果你是来告诉我我儿子死了, 谢谢, 但我已经知道了, 滚吧.”Howard恼火的大吼. 

走出来的人放下兜帽, 露出了一个僵硬的年轻人的脸. 尽管他有了一些变化, 但Howard依旧认出了他眼中的固执, “你是那个…Tony的朋友?” 他当然记得这个曾经承诺会保护Tony的家伙. 他失信了, 因此Howard不打算给他任何好脸色看.

Steve手里拿着盾牌, 好像知道Howard在想什么, 将盾牌放到了壁炉旁边.

“我需要问您一件事.” Steve声音沙哑的说.

“问我? 我什么都不知道, 年轻人.” Howard哼了哼.

“关于Tony的.” Steve拿出一张纸, 递给Howard.

Howard现在不想处理关于Tony的任何事. 但谁让他是那个小混蛋的父亲呢? 他叹了一口气, 快速的浏览了一下文件, 接着身体僵住了.

“我认为这个决定应该属于您.” Steve深吸一口气说.

Howard抬起头: “你只是害怕了, 年轻人.” 

Steve盯着地面, 浑身紧绷着.

“我问你, 你会选择什么?” Howard盯着Steve.

Steve抬起头: “我会让他活下来, 以后总会有办法的.”

“尽管你也知道这只是愚蠢的希望.” 

Steve浑身抖了一下, 仿佛那句话像魔咒一样擦过他. 他知道Howard是对的. 一了百了, 或者一直等到死. 这并不是为Tony的选择, 这是为自己的选择. 于是他点了点头, 做出了这个选择: “我希望您也能同意.”

Howard苦笑: “那么我也同意, 小子.”

Steve带着Howard回到了Tony此时躺着的地方, 也是Tony的私人住所.

Steve将Tony留给Howard, 单独去联系Maya. 

“所以过程是怎么样的?” Steve问.

“非常复杂. 我需要把这些仪器连到他的身上. 我需要一个专业的医疗团队, 但你不用担心这个.” Maya摆弄着复杂的仪器, “只要过一会儿把Tony推进来, 然后在外面等着就好了.”

Steve照做了. 他和Howard呆滞地在手术室外面等待, 等待着结果. 几个小时后, 医疗团队鱼贯而出, 两人立刻急切的冲了进去. Tony在呼吸.

Steve差一点感激的跪下. 或许Tony只是身体机能恢复了, 而他的灵魂永远不会回来, 但他意识到他根本不相信这个. 他如此的确定Tony会醒来, 会回到他的身边, 他甚至感觉Tony会在下一秒睁开眼睛. 他的内心充满了坚定的希望, 他已经可以预见到Tony睁眼的瞬间了. Steve站在Tony身边, 温柔的亲吻着他的指节. 

 

Tony没有醒来. 

而Steve, 他直接住在了Tony那里, 每天都会满怀希望的守在Tony旁边. 

每天, 他都会握着他的手, 深情的向他吐露着爱语和呼唤. 他会给Tony讲报纸上的新闻, 告诉他魔法界的人是如何悼念他的; 他会和Tony讲述着过去, 他们的过去和他这5年来的事情; 他会搂着Tony入睡, 在早上对他说该起床了, 晚上说做个好梦; 他的生活就好像Tony从未离开, 而他从未放弃.

Pepper以及其他Tony和Steve的朋友都陆陆续续看望过他们. 

Natasha不赞同他这么做, 她一向是最理性的那个: “这是没有结果的, Steve, 你要学会放弃.”

“我可以放弃很多, 但不是Tony. 你难道不会为Bucky这么做?” Steve轻描淡写的反驳, 顺着Tony的发丝.

Natasha复杂的看着他: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Tony会希望你朝前看.” 

Steve没有说什么. Tony任性的决定把世界的重担扛起来, 那么也让他任性一次, 把守护Tony的重担扛起来吧.

事已至此, Steve用这种方式确保了Tony的下半辈子只有他, 而他只有Tony. 

Steve依旧需要查阅各种资料来寻找唤醒Tony的办法. Loki和Jean努力调用着神秘事物司的资料来寻找方法, 其他人也一样. 但Steve知道, 迟早他会成为唯一一个仍然没有放弃的人. Tony的情况是前无古人的, 但Steve坚信他可以做到.


评论(6)
热度(47)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