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Trick or Treat 24下 (快完结了!)

24下

紧接着上文, 建议重新看一下上文


“没了? 我以为会有什么暗门!” Tony震惊地说.

“我们好不容易到这儿来为了什么啊?” Jean也失望的嘟囔.

“我们在四周和地面都找找吧, 也许有什么秘密.” Steve叹了口气. 

Tony不爽的踢了一下墙, 却因为重心不稳差点摔倒. 

他的脚没入了墙中.

Steve和Jean立刻拍打墙壁, 却没有得到相同的效果. 他们只能摸到冰凉的灰墙.

“难道只有我能进去? 为什么?” Tony犹豫地再次触碰墙壁, 手没入了墙中, 就像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一样.

“也许因为那个预言.” Jean皱着眉回答.

Tony现在只能接受这个解释了. “那我进去了.”

“等等.”Steve条件反射的阻止, 一脸的不明所以的震惊, “我们怎么知道那边有没有危险? 这太冒险了.”

Tony眨了眨眼. 他和Jean都沉默了一会儿. 他想起来他似乎没有告诉Steve关于预言最重要的一点—他的死亡. 但现在不是担心那些的时候, 他需要知道墙壁的那一边是什么.

“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Steve. 我相信墙后面没有危险.” Tony坚定的望着Steve.

Steve知道他没有能力动摇他—只要是他想要做的事, 他就一定会办到. 于是他只能点头: “一定要回来, Tony.”

“我总会回来的.” Tony微微笑了笑, 不再耽搁, 大步踏进了墙中. 这让他想到了很久以前, 他第一次穿过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时候. 他很害怕, 不确定, 在外面犹豫了很久. 他不知道里面等待他的是什么, 他不确定他想要离开麻瓜世界, 去一个他完全不了解的地方, 一个人. 他孤单的站在那里, 直到他看到一些人有说有笑的在父母的陪伴下冲了进去, 消失了. 

他告诉自己他也可以, 他可是Tony Stark. 无论会发生什么, 只有冲进去了才会知道不是吗? 不踏出那一步, 他永远看不到他的未来.

现在他的未来似乎已经一锤定音, 但他依旧踏出了那一步. 如果他不这么做, 所有人都看不到他们的未来.

Steve凝视着Tony再一次的消失. 他的Tony,他失而复得的人, 再一次不见了.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只有等待, 在绝望, 恐惧中等待着, 期望着能再次看到他自信的笑颜. 这不会是他最后一次见到Tony—他坚信这一点. 他知道Tony会出来, 他只是—他只是太痛苦了. 整整五年, 他已经走了这么远, 尝试着忘记Tony, 然后他在最后一刻失败了. 而现在, 如果Tony真的—他很确定他永远都不会忘记Tony. 当失去一样东西一次, 并冒着失去第二次的风险, Steve不能保证自己能保持理智.

然后Tony走出来了. Steve直接冲了上去, 把他紧紧搂在怀中. 他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他让Tony离开他的视线.

“Steve, 你要让我窒息了.” Tony打趣道, 推开对方的肌肉, 举起手,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他的手上拿着一个手套, 而上面, 镶着六块宝石. 

“这不会是!” Jean激动起来.

“我们上去让Jarvis扫描一下.” Tony咧嘴微笑. 

他们不知道, 上面等待着他们的, 已经不仅仅是Jarvis了.

 

运用漂浮咒升了上去后, 还没等Tony尝试联系Jarvis, 墓便打开了.

“Jarvis! 你绝对想象不到—”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四周围着一圈戴着兜帽的巫师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手里的东西, 而盔甲倒在了一边, 反应堆灰暗着.

为首的人把玩着复活石, 对他们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我就知道伟大的Iron Man能替我们将碎片拿到手.” 他缓慢的说, 声音低沉沙哑, “现在再帮我一个忙, 把手套给我.”

三人立刻抽出魔杖, 摆出防御的姿势, 尽管他们清楚寡不敌众.

“想要手套就过来抢吧.” Tony毫不畏惧的扬起头.

对方轻哼, 扬起手, 示意手下的人进攻.

Steve拿出背包里的盾牌, 挡在他们面前. 盾牌已经很久没有用了, 但碰触的那一瞬间的感觉依旧熟悉, 仿佛昨天. 盾牌就好像他手臂的一个延展, 完全的听从他的指挥.

他们堪堪解决了那些小喽啰, 却发现那个首领在混乱中不见了. Steve挡在Tony身前, 警惕的看向四周.

“呃!”Tony突然哼出一声. Steve猛地回头, 震惊的看到那个人的手从后面深深插入了Tony的心脏部位, 然后一拔—下一秒, 他便出现在了10米开外的空地上.

Steve心慌的抱住倒下的Tony: “发生了什么—你怎么样?”

Tony皱着眉, 站稳脚跟, 摇摇头: “我不知道…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同.” 他看着手中安全的手套, 不解的抬头.

“哦, 我当然拿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 那个人大笑着, 骄傲的展示着手中红色的, 跳动的—一颗心脏.

“你做了—” Steve的瞳孔骤然收紧. 

“可是…我没死啊.” Tony不明白Steve这么大反应到底是因为什么.

“哦,Merlin.” Jean捂住嘴, 眼中泛起了泪珠.

“到底怎么回事?” Tony不耐烦的瞪大双眼, “Steve!”

“哦,Steve似乎没有这个胆量去解释. 让我来吧…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黑魔法. 我取走的不是你生理上的心脏, 而是真正的, 让我们有感情, 有灵魂的心脏. 只要我对他说话, 你就会照我的命令做. 只要我捏碎他…” 他捏了捏那个金红色的心脏, Tony忽然感到了一阵剧烈的痛苦, 让他跪倒在地.

“Tony!” Steve颤抖着扶住他, 紧紧搂住Tony. 但此刻, 他怀中的人已经相当于死去了.

“他会死.” 那人简单地说, “交出手套, 我们可以交换.”

“做梦!”Tony大吼道, 但那人再次捏紧心脏, 让他不得不痛苦的蜷缩起来.

Steve从未如此迷茫. 他想要救Tony—他必须救Tony, 但他不能拉着整个世界来交换. 他也从未感觉如此弱小, 如此无能为力, 如此的可笑…他所珍视的一切正在他眼前离他而去, 而他不能做任何事阻止. 这不能是结局, Tony值得更好的.

Tony抬眼看向Steve, 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 

他站起身: “我不会交换的.” 

“Tony, 等等—”

“相信我, Steve.” Tony眨了眨眼. 这通常都表明Tony有一个后备计划. 但在这种情况下能有什么后备计划? 

Steve决定相信他, 他从来都相信他不是吗? 但这次, 他犯了个大错. 无法逆转, 不可挽回.

“确定吗? 就算你死了, Tony Stark, 我依旧可以打败你的两个朋友.” 对方冷笑.

“我对Steve和Jean有信心.” Tony咧嘴微笑.

那人没有废话, 遗憾的收紧手指. 心脏变成了灰烬, 从他的指缝间落下. 而Tony倒在了地上, 没有再次移动.

Steve冲上去摸着他的脉搏—Tony一定会留着一手, 他总有办法死里逃生, 他—他没有了脉搏. 

Steve只感到他的心脏被冻结了. 他的大脑就像生锈的齿轮, 无法解释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拒绝相信这个现实. Tony不可能死, 他明明有个计划, 有个诡计可以打败这个人…他不可能失败, Steve拒绝相信这个.

这不是真的.

他僵硬的抬起头. 他没有注意到Tony手中的手套也化为了灰烬. 他根本不在乎了. 此时此刻, 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Tony, 他深爱了十多年的人就这么在他的怀中死去了. 无声无息, 而他甚至没有做任何事情去阻止—他亲眼看着Tony的生命被夺走.

“No—” 那人大声哀嚎起来, 显然没想到手套也会被毁灭.

Steve站了起来. Jean将手放在Tony的后颈, 对他点了点头. 

下一秒, Steve幻影移形到了那人面前, 狠狠掐住了那人的脖子. 那一刻他的大脑全部控制他的理智的区域全部失效. 他只能感受. 他只能感受到巨大的, 酸涩的悲伤和愤怒的混合, 以及钻心的空虚. 他曾以为他永远没有那种决心, 但他错了. 平生第一次, 他念出了”钻心剜骨”. 然后他语调冷漠的念了第二次, 仿佛他根本没有听见对方的惨叫. 然后他又念了一次, 又一次…直到Jean阻止了他: “我们需要审问他.” 她的脸上流着几滴泪水, 正拼尽全力阻止自己崩溃.

所以他放下了魔杖, 将男人扔在了地上. 他回到Tony身边, 然后踩到了脚底的复活石.

死人无法复生, 死人不应该复生. 这是他一直坚持相信的, 但现在他发现他不能继续坚持下去了. 他是自私的, 他也有他的黑暗面. 他知道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让Tony睁开眼睛. 他的脑中想过所有可能性. 死去的人可能拒绝回来, 可能渴望死亡与结束. 但他会说服Tony留下来, 而Tony会答应他, 他知道.

他紧紧地像抱住救生的浮木一样抱住Tony, 幻影移形到了他的家. 

他满怀希望的旋转复活石, 想着Tony的笑颜. 

然而Tony没有醒来, 没有任何反应, 甚至都没有Tony的灵魂出现在他身边. 他深吸一口气, 终于跪倒在地, 失声痛哭.

而在London的另一边, Maya的电脑突然发出了警报的声音. 


评论(5)
热度(37)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