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Resurrection 12

我放弃写感情戏了, 我不会写, 我是个渣.

我刚刚发现星战漫画是漫威的, 所以...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12

Tony猛地睁开眼睛, 大口喘着气. 

他吃力地坐起来, 抓起桌边的杯子灌了几口水.

梦中的情景依然清晰, 他回忆着金属手臂狠狠抓住男人的头发, 一下一下撞击在车上, 他似乎能听见金属的摩擦声, 听见撞击声, 听见急促的喘息和求饶. 

他感觉他就站在1991年的冬夜里, 那条街道上, 目睹着一场谋杀, 却无能为力. 更可怕的是, 他认出了那个凶手. 他在复仇者的会议上见过他, 那个有着金属手臂, 一言不发的男人. 

他查看了关于James Barnes的所有资料, 关于内战发生了什么, 最后他找到一个拍摄于西伯利亚的视频.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他在Avengers中地位如此尴尬的原因. 在那一天的时间里, 他查看了所有复仇者的资料, 从最隐私的到最公开的, 他找到了Friday所有有储存的资料, 所有相关的报道, social media中的每一道痕迹. 他找到了他的过去.

他一直都在逃避他的过去, 因为他不想面对沉重的枷锁, 而现在, 他明白他拥有的不仅仅是枷锁了. 哦, 不, 他不再拥有任何东西了—除了Anna. 

Anna.她是他所剩的一切, 她是他的全部, 所要保护的珍宝. 如果她知道了这些事会怎样? 

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17年. 有些是不能被忘记, 不能被原谅, 但可以被放在一边. 追究又有什么意义呢? 又不是说他有能力复仇. 他不想让Anna对那些人抱有敌意, 他希望一个新的开始.

他不需要复仇, Tony想到, 他只是想一个人忍受这些痛苦, 想要一个新的生活, 和Anna, 只有Anna.

他只是想要离开, 永远不回头.

那些人的隐瞒, 那些人躲闪的目光…那是什么, 愧疚吗? 他不需要愧疚和怜悯, 他只是需要移去他的枷锁. 你能给他人最大的伤害就是宽恕.

但鉴于他们面临的威胁, 似乎离开也不是一个选项. 

Tony颤抖的站起身, 悄悄离开他的卧室: “别告诉任何人, Friday.”

他来到他的工作间. Tony注意到他摆在桌子上的照片. 现在他明白为什么要收起来了—他不要更多的理由让自己流血了.

他需要学会保护自己和Anna, 他需要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 快.

 

Steve并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拳会弄出一片沥青来.

“Tony.”Steve阴沉的问, “这并不是我弄得, 对吧? 你又做一些危险的实验了?”

“必要的实验.” Tony打开Steve的手, 捂住左肩后退几步.

Steve注意到Tony最近愈加的冷漠和防备, 对所有人. 他似乎不愿意和他们任何人交谈, 不愿意见到他们, 但没有阻止Anna做任何事. 

“发生什么了, Tony?” Steve不得不问.

“没有什么值得说的.” Tony依旧冷漠的回答. Steve Rogers, 美国队长, 完全的正义…全是狗屁. 是人就会有缺点, 而现在他发现Rogers的瑕疵比起普通人的没有区别. 为什么他受到尊重, 因为他会打架?

不, 不要这么想. Tony驱赶走头脑中的恶魔. 上帝, 他简直控制不住自己. 在心里默念自己用不着评判别人, 管好自己就行后, Tony深吸一口气, “我们继续?”

“你受了伤, Tony, 不是小伤.” Steve解开手上缠的纱布, “我给你拿医疗箱.”

“不用.” Tony不想得到照顾.

“你知道你不用承受这一切, 一个人.” Steve不赞同的摇头, 强硬却动作温和的让Tony坐在垫子上, “可以脱下你的上衣吗?”

Tony撇了他一眼, Steve立刻举起手: “我发誓我不会越界.”

几分钟后, Steve开始认真的处理伤口. Tony别扭的接受着帮助, 内心渐渐冷静了下来. 他不知道, 也许, 17年改变了一些东西? 也许他应该问问Steve, 但他会完全诚实吗?

“你看起来像说什么, Tony?” Steve抬眼看了一眼他.

“有那么明显?” Tony震惊的问.

“不, 没有. 只是…我太熟悉你了.” Steve微微笑了笑.

“太熟悉?” Tony觉得这是天方夜谭, “我们至少17年没见过了, 先生.”

“时间不是熟悉的定义.” Steve耸耸肩, “那么, 你有事吗?”

Tony没有立刻说话. 他有太多问题想要问这个人, 他想问他为什么当初要那么做, 为什么追求自己,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值得信任吗…但最终他问的是: “原来的Tony Stark是什么样的人?”

Steve僵住了. 他没有料到这个问题. Steve直起身看向Tony的眼睛, 里面只有沉静和决心.

“你…” Steve紧张的舔舔唇, “你是个好人, 但我们辜负了你.”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答案.” Tony挑了挑眉.

Steve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想要知道, Tony, 为什么是现在?”

“你只需要告诉我. 我有权利知道.”

“是的, 你说得对.” Steve笑了笑, “Tony是个…天才, 亿万富翁, 慈善家, 花花公子, 这你都知道. 你也是个英雄, 政客, 未来学家, 你永远注重大局,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你们不?”

“没有你更了解.” Steve继续治疗伤口, “你平时是个尖牙利嘴, 不讨人喜欢的家伙, 倔强, 干脆, 果断, 几乎不要命的热爱冒险, 但你幽默, 超乎寻常, 并且有一颗柔软的心, 我们却从来看不到.”

“那你是什么时候看到的?” Tony皱着眉.

“你死之后.” Steve低声说.

“嗯.” Tony眯起眼睛, “Black Swan.”

“什么?” Steve疑惑的看着他.

“BlackSwan, unexpected的代名词. 只有一些无法预料的事才会让人们认识到真相. 这蛮令人吃惊的, 鉴于我的前半生都在致力于无法预测.” Tony讽刺的笑了笑, “就像很多生前穷困潦倒的画家, 死后才被镶上金边.”

“我很高兴我还有机会, Tony, 表达歉意.” 

“你没有了.” Tony随口说道.

Steve抬起头.

“TonyStark17年前死了, 并且他不会回来. 而我, 我只是代替品.” Tony穿上衣服, 站起身.

“你想成为他, 是不是?” Steve缓慢的问道, “这就是为什么你问他是什么样的人.”

“跟你无关.” Tony受够了Steve总是露出的那种”我懂你”的表情. 他根本什么都不懂!

“为什么?”

Tony深吸了一口气, 知道他逃不掉了: “我以为你会理解, 在所有人里.”

“什么意思?” Steve不解.

“我以为你了解, 成为弱者是什么感觉. 或者说你成为美国队长太久了, 你已经丢弃了那个弱小的小男孩?” Tony嘲讽道.

Steve屏住了呼吸: “我从没忘记过.”

“是了.” Tony回过身, 直视Steve, “你理解那种, 面对这个世界, 你无能为力, 不能保护自己唯一想保护的, 不敢相信任何人, 只能屈辱的等待别人的帮助…”

“Tony.”Steve止住了他, 他听不下去了, “听着, Tony, 你不弱小. 你知道吗, 你就是Tony Stark, 你和他一模一样. 一样的说话方式, 一样的神情, 一样的动作, 一样的灵魂. 你不需要挣扎的成为他, 你就是他.”

Steve向前走了几步, 拥抱住Tony: “你永远都是Tony Stark, 没有什么能改变.”

Tony等了几秒钟, 挣开了这个怀抱: “而你永远是Steve Rogers, 美国队长的外壳没法把你变成圣人.”

他离开了训练室. 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Clint,你确定我们来对了地方?” Steve皱着眉头看着地址.

“我很确定, Steve. 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 Clint哼了哼, “看见没有, 有人来接应咱们了.”

一个发型奇怪, 嘴里叼着雪茄, 穿着随意的男人走过来打开了大门: “你们来干什么的?”
“我们和Xavier教授有个预约.” Steve说道.

“哦, 我知道.” 男人挑挑眉, “名字?”
“Steve Rogers, 这位是Clint Barton.”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条: “嗯, 跟我来.”

他们进入学校, 直接来到了校长办公室. 里面的两个人正在下棋, 其中一个坐着轮椅.

“早上好, Logan. 啊, 你带来了我们的客人.” 坐着轮椅的男人缓慢地滑向他们, “Charles Xavier.很荣幸见到你, Mr. Rogers, Mr. Barton.”

“Pleasureis all mine.” Steve微笑的和他握了握手.

“这位是Erik Lensherr, 我的朋友.” Charles简单的介绍, “Logan, 你先出去吧,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Logan走了出去, 带上了门.

“好了. 那么, 什么事让复仇者找了上来?” Charles微笑着问.

X-Men和Avengers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互相不干涉, 不合作, 不敌对. 如果突然拜访, 一定是什么重要的事发生了.

“其实很简单.” Steve说道, “我想您应该听说了, Tony Stark并没有死的消息, 但您可能没听说—”

“他有个女儿叫Anna?” Charles接道, “抱歉, how rude of me.”

“是的.” 了解Charles的能力, Steve没有很吃惊, “Anna Karbonell. 她显示出了一些变种能力, 我想这也许能帮助我们找到女孩的母亲.”

“当然, 我很乐意拜访复仇者大厦. 那么, 这周末, 可以吗?”

“谢谢您, 教授.”

“不客气, 队长.” 

送客后没多久, Erik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知道了什么, Charles?”

Charles轻轻笑了起来: “The truth.”

“又卖起关子来了?” Erik哼了哼.

“根本没有什么母亲, Erik.”

“什么?”

“我本来不想掺和进这种事里, 但不得不说, 他们的状况和我们相似, 不同的是我们挽救了回来. 而他们, 我怀疑这个.” Charles叹了一口气, “内战的发生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观念不同, 也因为他们的心不在一起. 而经历了那些后, Tony Stark那种人在情感方面是不会给第二次机会的, 失忆或没失忆.”

Erik撇了撇嘴: “看起来你已经看清一切了?”

“我的能力我强迫我看清一切, 不代表我愿意.” Charles平静的说, “但不得不说, 看清一切也有它的好处.”


评论(8)
热度(79)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