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Resurrection 复活 11

这么多天没更是因为我一直下忙着下载星战小说, 502本昨天才全部下完, 还有一大堆Guide啊, Encyclopedia啊什么的需要下, 学校的破网还蛮给力的~

但重点是, 最近新出的Bloodline这本书居然那个网站也有!!! 啊啊啊啊啊! 我要爆炸! 麻麻幸福来得太突然我不想醒来.

反正昨天晚上我莫名其妙的打算更文了, 成功熬夜. 不过我发现我越来越不会写恋爱了, 星战看多了做梦都是lightsaber duel...


11

Tony搬到了Steve那层, 住到Steve卧室旁边, 但这并没有阻止Tony继续长期待在工作间.

“Friday,我觉得我现在的背景知识足够了, 我打算试试盔甲. 你有盔甲的初期记录吗?”

“并没有, boss. 那个时候的AI是Jarvis.”

“Jarvis?”Tony从来没听过那个名字.

Friday接着显示了所有关于奥创事件的信息.

“所以, 我自己杀死了陪伴我20多年的AI管家, 听起来很悲剧. 我有很伤心吗?” Tony问.

“我不能判断, boss, 但显然您将大局放在了私人感情之前. 不过您的确患有严重的PTSD.”

“PTSD?考虑到我曾经的工作这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但我想现在我应该没有了.” Tony点点头, 回想起他那些激烈战斗的无数个梦. 但那些对他而言只是幻想出来的冒险, 他可没想到那些梦境可能是真的.

“回到盔甲上. Friday, 教我使用它.” Tony坚定地望着眼前金红色的战甲.

“Yes,boss.”

在Friday的帮助下, Tony对战甲的控制从一开始的生疏到后来的熟练, 伴随着不少意外的发生, 当然. 

当工作间的门被敲响, Tony正接过Dum-E的医药箱打算治疗一下摔破了的膝盖.

“我知道我不应该耍帅单膝落地, 我以为我可以的!” Tony不满的对Dum-E抱怨, “我没掌握好力度, 下次我会注意的.” Dum-E歪了歪灭火器, 转向一边.

“你是在表达不屑吗? 我知道我笨手笨脚的, 我猜你一定更喜欢原来的主人.” Tony嫉妒的交叉双臂.

Dum-E很快的摇了摇灭火器, 这让Tony舒心一些.

“Boss,队长已经敲了很久的门了.” Friday报告道.

Tony望向玻璃门外: “哦, 让他进来吧, 我不能亲自邀请他了.”

“Tony,我给你带来了午餐. 你受伤了?” Steve皱着眉将餐盘放在一边, 自作主张的夺过医疗箱.

“小擦伤.” 他倒希望有人替他抹药, 那种味道太刺鼻了. 他端起餐盘, 自顾自的吃起来, “谢谢啦.”

Steve小心的处理了Tony的伤口: “你在实验盔甲?”

“准确的说叫试用.” Tony吞了一口饭说, “你呢, 一天到晚在做什么?”

“在训练室训练. 也许你可以加入我.” Steve想了想邀请道, “我猜你其实想重新成为钢铁侠? 训练是必不可少的, 近身格斗很重要. 我同时也在训练Anna, 尽管她不是很愿意.”

“是吗…你愿意训练我? 不麻烦?” Tony有些蠢蠢欲动.

“当然不. 更何况你需要学习自保, 鉴于眼下的情况.”

于是30分钟后, Tony穿好初学者的防护服, 进入了训练室.

美国队长的训练可不是一般的训练, 尽管如此, Steve决定改变他平时训练其他人的方式, 采取温和措施.

“我会教你一些基本的动作, 而你需要练习的, 是将这些动作根据对手的情况随意组合.” Steve简单的介绍道, “我们开始吧?”

Steve很快发现Tony实际上学得非常快, 也没有Steve想象的那么容易受伤. 也许是因为有绝境的帮助, Tony对疼痛的忍耐力也是非常高的.

“很好, Tony. 最后, 我们来一局.”

Tony有些紧张的摆好姿势, 眼睛紧紧盯着Steve. Steve决定主动一些. 他以极快的动作击向Tony, 而Tony的反应能力惊人, 迅速地躲开并且趁机进攻.

“Impressive.”Steve站定, 微笑, “我想你的肌肉记忆并没有被完全清除.”

从那天后Tony每天都会定时定量的去训练室参与各种训练, 不仅仅是格斗, 还有射击, 瞄准, 以及一些非常奇怪的—

“开车? 有必要吗?” Tony的确没有驾驶证, 也的确不会开车, 但这真的是学习的一项?

“准确的说, 还包括开飞机.” Steve微笑, “但那一项会有Friday教你. 驾驶是很重要的.”

“我希望如此.” Tony挑了挑眉, 坐进汽车.

“这车超级贵的, 我开坏了怎么办?” Tony有些紧张的问.

“相信我, 你有足够的钱. 来吧.” Steve开始指导Tony的一些基本知识.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Steve面对Tony复活这件事非常的淡定. 但事实恰恰相反.

Steve从来不会在表面上显露出任何东西, 但是不代表他的内心有多平静.

“早上好, Tony.” Steve很高兴现在的Tony有良好的作息.

“早安.” Tony点点头, 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Steve坐在另一边, 努力装出一副认真吃早餐的样子, 但他的眼睛已经不受控制的瞄向了Tony.

他看见Tony修长的手指轻轻拿捏着叉子, 另一只手闲适的握着勺子. 他开始思考那双优雅的手与他更加粗壮的手十指相扣是什么感觉. 他会很小心的夹住每根手指, 手掌贴着他更加小巧的手掌, 轻轻的摩擦. 他思考那双手抚摸在他身上的触感, 在他的身上画着圈…Tony柔软的手会温柔的划过他僵硬的肌肉, 抚平他的紧张.

“味道很不错.” Tony尝了一口咖啡. 他粉色的薄唇微微张开, 像是处女打开从未展示过的密地, 然后轻轻含住杯沿, 小心的像是印下一个轻吻. Steve向往那双唇瓣. 他希望能用舌头感受它们的纹理, 将它们含在口中顶礼膜拜. 或者让那双唇游走他的全身, 感受Tony温热的呼吸. 他注意到Tony长长的下睫微微抖动着, 想象着那里挂着几颗水珠.

Tony放下咖啡杯, 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唇. Steve又开始想象掠夺他的小舌, 用自己的舌头卷住它, 让Tony的嘴角流出银丝…

“Steve?”Tony用栗子般醇厚的棕色眼睛疑惑地瞧着他, Steve愿意永远都被它们注视着. 他尤其喜爱几缕棕色发丝落在了Tony眼前, 在阳光下反射成金棕色. 

“你喜欢就好.” Steve平静的说.

Tony耸耸肩, 狼吞虎咽的咬了几口面包, 拿起咖啡杯离开了厨房. 而Steve看着Tony一如既往乱糟糟的卷毛和修长的身材消失在门后. 

他太美了, Steve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崇拜他.

“他已经走了半小时了, Cap, 你的理智还在?” Clint最终打断了Steve的思考.

“没有, 我在想别的事.” Steve掩饰的收回目光, 站起身离开.

Clint不相信的哼了哼.

而训练的时候就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他爱恋Tony倔强的神色, 热爱Tony每一个动作和肌肉拉伸, 喜爱汗水流进他的衬衫里的样子, 狂热于他每次成功时眼中闪耀的光芒. 

多年前他也是如此心爱着这个人, 但他忽略了这些感情. 他伤害了他, 而他以为他不会为这个行为付出太大代价. 而现在他简直不敢相信, 如此强烈的感情怎么可能不被察觉. 他现在根本控制不住, 并且他确信如果这次他放手, 他将永远活在地狱.

他以教Tony开车为由带着Tony跑到了外面的街区. 他只是想要和Tony拥有一些新的记忆, 一些完全美好的, 完全真实的记忆.

“也许我应该带你买些衣服. 尽管你有很多, 但也许你应该体验一下.” Steve建议道.

“我挺喜欢我的衣服的.” Tony有些神色不自然地说, 咬住了他的下唇. 

Steve被这个动作击中心脏—他原来从来不这么干的—“也许, 但是多有一件也不碍事.”

Tony答应了这个提议, 和Steve一起走进了那家休闲专卖店. 他随便看了几眼, 立刻挑中一件T桖, 上面画有一个面具男人的头像: “我可以试试那件吗? 大概XLL号, 我喜欢大一些的.” 他对店员说.

Steve对Tony如此迅速的适应了外面世界有些吃惊, 但立刻就被换上一身休闲运动装的Tony吸引了眼球. 那让他看起来像个刚刚大学毕业, 对未来充满憧憬的男孩.

“就这件了, 我很喜欢.” Tony肯定的说, 甚至穿着这件离开店.

“你不看看别的吗?” Steve随意问道.

“不了, 我不喜欢购物.” Tony笑了笑.

Steve接下来带着Tony去了布鲁克林. 他不确定Tony是否去过那里, 但他确定现在的Tony就算去过也没看到什么.

“这是我的家乡.” Steve停在一个公寓面前. 

Tony走下车, 好奇的东张西望: “和你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我猜?”

“完全不一样.” Steve苦笑, “但现在的才是真实的. 改变不一定是坏事.”

“嗯…那跟我说说你记忆中的样子?” Tony追问.

这是一个他从来不怎么愿意回忆的事, 但那是Tony. 他记得那时候的Brooklyn是灰色, 瓦红色, 古铜色的融合. 古董的老车穿行在狭窄的的街道, 报童的叫卖声充斥着街道, 孩子们随意的到处奔跑…

“那听起来蛮有意思的.” Tony点点头, “但你更想住在哪里呢?”
Steve愣住了. Tony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他感觉这像一个…“这是一个测试吗?”

“我不知道, 我只是随便问问. 你听起来你很怀念那里.” Tony皱起眉说.

“我很怀念, 毕竟没什么能比的上家.” Steve松了口气, “但我已经学会活在当下.”

“啊?” Tony不是很明白这个对话的方向.

“没什么. 上来吧, 我带你去一些更好玩的地方.”

“好玩? 太好了, 我正想说这里有些无聊, 但又怕伤你感情.” Tony松了口气, 兴致勃勃的坐上车.

Steve笑而不语. 他带着Tony去了一些甜品店, 花店, 各种他能想到的有趣的地方, Tony会喜欢的地方. 

Tony的确很喜欢一家店的糕点. “简直给我加了满格的血.” Tony评论道.

“这家店纽约只有一家. 我以后可以天天到这里买.” Steve温柔的注视着Tony一口一口咬着蛋糕的样子说.

“不不不, 不用麻烦了, 路太远…”

“我坚持.” Steve勾了勾嘴角, 付了糕点钱, 揽着Tony回到车边.

Tony还想说什么, 但他阻止了自己, 小声说了句: “谢谢.” 他似乎脸红了, 意识到Steve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在追求他.

Steve的心化成一滩水. 他记起小时候的事, 小时候的梦想. 那个时候他经常想想自己未来的爱人的模样. 她会非常美丽, 优雅, 勇敢, 善良, 她不会嫌弃他是Brooklyn来的小子, 她会是他的唯一. 而现在, 除了性别, 他的梦想几乎实现了. 他望着Tony脸上美丽的红晕, 望着他的唯一. 这就是他想要的, 他所要追求的.

“对了, 你衣服上是谁?” Steve寻找的话题, 打破僵局.

“这个? 你不知道吗? 连我都知道, 我女儿和我一起去过晚间的电影院看过Star Wars, Anna对Darth Vader—就是里面的反派—很着迷. 我也很喜欢他.” Tony想到了那些少有的出去游乐的记忆, 微笑起来.

“反派? 那英雄呢?” Steve皱起眉头. 现在的年轻人都开始喜欢反派了?

“这个人不一样.” Tony兴奋的讲解起来, “并没有人想成为绝对邪恶的, 他们都有他们的目的. 而这个人的目的, 是为了拯救他最爱的妻子, 并且他在最后为了他的儿子又回到了light side. 他的一生都一个悲壮的, 史诗般的悲剧. 他更是一个受害者, 而不是仅仅是施暴者.” 

“没有绝对的邪恶?” Steve心不在焉的问.

“就像没有绝对的善良一样. 每一个人都有dark side.” Tony认真的说着他所相信的人生哲学.

“大部分人都说我没有.” Steve开玩笑. 但他心里清楚的知道, 就是他的dark side杀死了Tony.

“只是别人没看见而已. 重要的是你要承认它的存在.” 

Steve惊讶的看着Tony, 没想到Tony会有这么多哲学理论.

“都是SW里说的, 我觉得很有道理. 你应该看看, 美国Pop culture代表作, 身为美国队长可不能不知道. 你说要活在当下的.” Tony眨了眨眼, 狡猾的笑了.

Steve微笑: “我会的.”

 

Tony疲惫地倒在了自己的工作室里. 和Steve逛了一天, 他已经累坏了.

他打算先小睡一会儿, 然后再继续像往常那样补习自己的硬件知识. 脑中一想到睡觉, 就不自觉得困了起来, Tony跌跌撞撞的走向小床, 但是他把一个箱子完全撞翻了.

“Shit…”Tony小腿钻心的疼, 但还是坚持先把箱子里掉出来的东西捡回去. 然后他看见一些照片. Tony好奇的拿起. 他看到了一个小男孩, 很多关于这个男孩缓慢成长的照片, 有时候会有一个女人和一个金发男人, 只有一张是和一个黑发男人.

Tony仔细的看着那个黑发男人. 长得和他很像…估计这是他的爸爸吧…

“女人是您的母亲, 金发男人是您的前任管家, Edwin Jarvis.”Friday尽职尽责的解说道.

“所以Jarvis是以他命名的? 我一定很喜爱他吧? 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美好的回忆要装在箱子里.” Tony疑惑的皱眉, 决定把它们放在工作室最显眼的地方.

“Friday,我的父母…他们死了是吗?”

“是的, Boss.”

“怎么死的?” 

Friday没说话, 只是给了Tony一个视频. 视频的开始是一条街道, 冬天的街道.

Tony犹豫了一下, 点开了视频.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 Anna和所有复仇者都可以和平共处了, 除了Steve.

“Anna,你知道Steve是我们这里最擅长格斗的, 你真的不要他训练?” Clint挠着头问.

“哦, 我非常确定我不想和一个对我父亲图谋不轨并且隐瞒我真相很久的人一起训练. 再说您也蛮厉害的, 不是吗?” Anna耸耸肩, 无视Steve就在一旁的事实.

每次Anna结束, 都会狠狠撞一下Steve的肩.

Steve望着Anna的背影叹了口气.

“这可不行啊, 队长. 想要拿下Tony得先把Anna哄好.” Clint挤眉弄眼.

“用你说.” Steve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句话, “Anna对我的厌恶简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谁说Captain America总有个计划的?” Clint继续挖苦.

Steve瞪了一眼Clint.

Clint立刻变成严肃脸: “好了, 队长, 我不开玩笑了. 我觉得你应该意识到了, Anna的力量超乎常人, 并且她自己也承认, 格斗就好像她的本能. 我想她应该是个变种人. 如果我们想知道谁是Anna的母亲, 我们或许应该查询女性变种人.”

“我察觉到了. Anna甚至可以将我的盾用到纯熟的地步, 在那天对抗Loki的时候我发现的. 至于变种人…或许我们需要一些帮助.” Steve离开训练室.


评论(6)
热度(68)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