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Resurrection 复活 06

我到底在写什么????? 每天晚上坐床上我才能更新, 每天昏昏欲睡的写那么一点, 每天都在改主意, 于是有了这么个东西...我都有些绝望了, 文笔这么差, 但我的确是两年没怎么写作文了...

我在经济课上决定写文章大纲以免我再改注意, 然后我在写大纲的时候改了主意(无语). 

于是, BE!!!!然后又改了主意. 

现在我大纲已写好改好, 决定不! 改! 了! 哼!

对了, 哪位大神能告诉我漫画里Thano是怎么被英雄们打败的, 英雄们付出了什么代价谁死了? 我文笔已渣剧情不想再渣了...哎呀我似乎剧透了呵呵没关系其实我早剧透了, 看过星战的都可以接着我的文写了.


6

Clay Beresford是十二年级的学生, 比Anna高一级, Anna平时也只会在走廊里见到他.

她故意在三楼的走廊里转来转去, 在他经过的时候赶紧低下头.

这种经常可见的Stalker的行为原来在Anna看来是绝对荒谬可笑的, 但现在…她完全想不到有一天她也会做这种事. 她只是有些好奇? 好吧, 她说服不了自己, 她的脚自己把她带到了这儿. 

她几乎感觉到了Clay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审视她的目光. 他认出她来了, 这是肯定的, 并且当他一天多次见到她就已经知道她在做什么了. 但显然他并不在乎, 毕竟这么做的人太多了.

Anna平生做了一天的Stalker后呆呆的坐在篮球场前, 思考她是堕落到了什么程度.

她决定把这个丢人的秘密埋进坟墓里. 说不定过段时间就好了.

然而并没有. 她依然忍不住想往三楼跑, 脑海里有时候莫名其妙的就想到他.

“你最近可不对劲.” Lyanna担忧地问.

“我没事.” Anna隐瞒道.

“你知道, 如果你想说的话, 你总能得到帮助.”

“是啊.”

当她和Steve训练中间休息的时候, Anna的思绪又飘到了那个男孩身上. 

“你看起来有心事.” Steve忽然坐在了她旁边.

Anna不舒服的摇摇头. 他父亲还不知道呢, 她还没准备好告诉任何人.

“你知道, 如果是很难为情的事的话, 告诉稍微不那么亲近的人会更容易一些.” Steve看出了她的犹豫.

“是吗?” Anna的确非常想告诉一个不会随意评判她的人.

“Iwon’t judge.” Steve说.

Anna抿抿嘴, 叹了口气: “是这样的…你还记得那个男生, Clay Beresford吧? 我最近有些…”

“喜欢他?” Steve微笑着挑挑眉.

Anna红了脸: “差不多. 我觉得我都不像自己了, 我上课总是走神, 下课总是想去他的教室…很蠢对吧? 我原来可是坚信爱情不存在的.”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Steve好奇地问.

“因为我父亲…我的, 呃, 母亲, 在我出生前就离开了我, 我再也没见过他…她, 我是说..” Anna结结巴巴地说, “总之, 我觉得如果会有人不喜欢我父亲, 那他绝对是个混蛋. 所以…就是这个原因, 我觉得爱情很虚假.”

“因为你父亲的遭遇, 你决定不相信爱情.” Steve若有所思地说, “当然, 我不想说什么纠正的话, 尽管我不同意. 但一切都有关于选择, 你选择相信这个, 你也可以选择忽视这件事, 那个男孩, 不是吗?”

Anna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好吧, 他是对的, 她选择彻底丢开这些可笑的想法, 她可以做到.

“嗯…不过, 你相信的原因是什么?” Anna不经意的问, 然后忽然想起Steve死去的爱人的事.

“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我的秘密, 鉴于你分享了你的.” Steve笑眯眯地说, 一点没有介意的样子, “我爱的人是个男人, 他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我从未停止爱他, 哪怕现在.” Steve想和Anna分享这件事, 他从未和任何人说过, 而现在他觉得, 倾吐给Anna或许能让他好受些.

“那样不累吗? 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 Anna皱着眉说.

“你确定?” Steve挑挑眉.

Anna想到了父亲. 好吧, 她的确不能失去他. “好吧, 可以理解. 可是你真的不尝试?”

“我每年都有尝试, 然而每次都失败了.” Steve叹了口气, “我尝试爱上新的人, 但我做不到, 我无法停止爱Tony.”

“Tony?”Anna微微睁大眼睛.

“那是他的名字.” Steve微笑着说, 似乎只要这个名字就能驱走所有阴翳一样.

“哦…” 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和他的爱人名字一样, 这可就尴尬了, 她最好别说出来. 不过Tony这个名字是医生取的, 说不定他原来不叫这个.

 

Bruce再次踏入复仇者大厦, 凭着古旧的记忆寻找着自己的实验室.

“Doctor Banner?” 他的实验室已经被少年复仇者占据了, 但他不甚在意.

“早上好, Peter. 我需要你帮我看看一个东西…越少人知道越好.” Bruce焦急地说.

“没问题.” Peter让其他人暂时离开一会儿, 然后封锁实验室, “发生什么了?”
“你对机械工程和Tony学过几手, 比我要更加擅长, 我需要你解一个代码.” Bruce思考了很久是否应该在意国王的问题. 在他看来, 除非这件事非常重要, 国王不会问他. 然而自从上次,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谈论这件事了. Bruce决定在看看这些代码. 这一次, 他似乎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但这也只是一种感觉, 他需要更多的帮助.

而Peter, 这段时间他直觉有什么事发生了. 毕竟他已经算是资历比较成熟的复仇者, 对于周围事物的感知已经远超他人. 他注视着Bruce展示给他的代码, 沉默的思索着. 他并没有任何头绪, 但他能感觉出这段代码是想要讲一个故事. 至于讲给谁听, 这就要看谁写下得了.

“您知道这是谁的手笔吗?” Peter皱着眉问.

“不, 但这是T’Challa殿下带给我的. 他没有做任何解释. 我总觉得他在隐瞒什么.” Bruce叹了口气, “我总觉得有些事要发生了.”

Peter浏览着代码. 他看到最后一行的数字, 唯一一个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一行. 

“Friday,你能试着查找出最后一行任何事实含义吗?” Peter隐约觉得这组数字就是关键. 一般一段代码的破译关键不是开头就是结尾.

“并未有任何结果.” Friday说道.

“好吧…看来我们需要放慢脚步了.” Peter苦恼的摇头.

 

“Finally…有人依旧记得他的职责…” 高大遮背椅上的人缓慢地说.

身材欣长的男人走进对方, 却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跪下: “我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而那, 就是我等待了那么久的原因.” 

“我已经准备好了, 希望你的军队也一样.” 男人冷静地说, 没有理会对方隐藏的怒火.

“你是我唯一需要等待的人, 我的儿子.”

男人扯了扯嘴角: “我会将通往地球的portal打开.” 他转身, 轻轻弹指, 一个portal便打开. 男人通过入口后, 空间门逐渐消失不见.

“监视他…我需要知道他完美的大脑到底在想什么.” 椅子上的人对他的部下说道.

 

那件所有人都感觉到, 但却一点头绪都没有的大事, 就发生在三天后.

Anna像往常一样坐在教室里, 半心半意的听着老师讲课. 紧接着她突然警铃大作, 浑身上下都紧张起来, 就好像她的身体比她的大脑更早的预知到了什么危险.

那种感觉太过于强烈, 简直能逼她发疯. 她必须要做点什么, 减轻这种恐慌—“趴下!” 就在Anna前一秒已经钻到桌子底下, 下一秒, 一股冲击破让整栋楼的窗玻璃全部破碎, 让桌椅被掀翻. 学生们尖叫着弯下身子, 快速向门边移动着, 场面一片混乱. 

Anna看着人们没命的往外面冲, 她站起身看向外面—一架飞机不知何时无声的停留在教学楼面前. 它在此之前一定是隐形的.

她知道现在从门逃走肯定要和无数学生争抢先后, 她可不喜欢踩踏事件. 她毫不犹豫的从窗户跳了下去.

然而就在她站直身体后, 另一个人也跳了下来, 正好落在她的不远处. Anna惊讶的转头, 再次和Clay Beresford大眼瞪小眼.

Clay皱了皱眉, 没有问什么. 而Anna也决定不纠结这个: “有任何计划把这玩意搞掉吗?” 她问.

Clay摇摇头: “没有一个计划能保证无人伤亡的.”

“所以你觉得你有能力搞定它?” Anna惊讶的问.

“还没有什么是我不能搞定的.” Clay自大的口气让Anna有些不爽, 但也有一些莫名的安心.

“我可以帮助疏散人群. 现在哪里最安全? 不知道那些复仇者会不会来…”

Anna还没说完, 飞机上开始跳下来一些长相奇怪的外星人, 武装的似乎还很高级的样子. Oh, shit, 他们不会完蛋了吧?

Anna从来没见过这种事,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内心是有些惊恐的. 尽管她正集中所有的意志力显得淡定, 但事实是, 她几乎都要尖叫出声了.

“快去疏散人群, 这儿恐怕不会完好无损了!” Clay不耐烦的吼道, Anna快速的离开.

她挤进慌乱的四处奔跑的学生里, 大声喊道: “所有人, 冷静! 已经有人在控制局势了, 现在所有人沿着大道远离学校!” 

“Anna!”Steve也在人群中, 尽可能的保证没有学生摔倒受伤, “让他们往东走, 那里会比较安全!”

Anna不疑有他, 立刻带领着所有人离开学校向东边的大道疏散.

Steve看着Anna离开后打开了通讯器: “Peter, 你们到了吗?”

“刚刚赶到. 话说怎么一点预兆都没有?”

“我不知道. 入侵者没有主动攻击吗? 为什么一点响动都没有?” Steve拐到了外星飞船面前, 被面前的景象惊呆了.

“呃, 其实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过来…你已经看到了?” Peter说.

Steve看见一个男生单枪匹马的解决一波又一波攻击, 更恐怖的是, 半空中漂浮着一些红色的, 抖动的线段, 而Steve意识到那是外星人的“子弹”被停滞在了半空中.

随着外星人的攻击, 空中的红色子弹越来越多, 男生毫不费力的停住它们, 一个挥手就让一排的外星人摔倒在地, 丢盔弃甲.

最终他似乎不耐烦了起来, 用力的一挥, 所有红色子弹猛地飞出, 直直的击响了飞船. 巨大的火力让飞船从半空中爆炸燃烧着落下. 过了好一会儿, 一切归于寂静.

“Peter?”Steve缓慢地说.

“队长?”

“我们需要他的帮助.”

“没错, 最好是永久性的帮助.” Peter嘀咕, 眼睛紧紧盯着那个离开学校的男生. 

 

神盾局的效率惊人, 一天之内就将所有残骸尸体啥的全部清理干净, 复仇者们开始从他们身上寻找线索. 这次攻击没有任何预兆, 在一开始也没有被人入侵的痕迹. 一般来说, 如果外星人想要攻打地球, 首先他们需要Space Stone的帮助. 而这次,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Peter一面搜查着入侵前的蛛丝马迹, 一边还要解决超能力青少年的问题. 他已经根据面部识别查出这个男孩的身份背景. 他来到Anna的学校, 目前已经重新开学.

“嘿, 您好, 请问您是否知道Clay Beresford…唉, 你是不是我采访过的…” Peter看着眼前的女孩惊讶的问.

Anna挑了挑眉: “是的. 没想到您又来这里挖新闻了?”

“啊哈哈…” Peter尴尬的抽了抽嘴角.

“ClayBeresford的班级在楼上, 他可能不怎么喜欢接受采访.” Anna说道.

“谢谢, 作为回报, 我就不采访你了.” Peter咧嘴笑了笑, 转身迅速离开.

然而当Anna回到自己的班级后她才发现包的外兜有一个陌生的手机. 估计是那个记者掉的. Anna想. 她没有再次见到那个记者, 因此她只好先放在她这里.

这可害苦了Peter, 他把背包翻了个底朝天后只好承认他丢了手机的事实. 在成功的Beresford谈了谈, 并且意外顺利的得到了他的帮助后, Peter疲惫地赶回大厦, 让Friday定位他的手机.

Friday给出一个坐标, 接着给出了具体的地址.

Peter扫了一眼Friday的屏幕, 接着他差点跌下椅子. 他看着那组坐标, 简直眼熟的不能眼熟了—这不就是他每天试图破译的代码吗? 这是一个巧合吗? Peter在网上搜集了关于那个地址的所有信息, 决定让博士和他一起去看看.

 

“这里就是那个坐标?” Bruce和Peter站在这家医院面前, 皱着眉问.

“没错, 我们赶紧一探究竟吧!” Peter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解开里面的秘密了.

他们走进医院, Bruce很有经验的拿出事先预备好的假执照, 谎称他是卫生管理局的, 需要突袭检查.

于是他们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查看, 希望能找到任何奇怪或异于常人的地方.

然而他们将医院逛了一圈也没有任何结果.

“我看也许我们失败了?” Peter垂头丧气.

“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 Bruce严肃的坚持道, “再找找看.”

他们从重症病房到普通发烧住院的普通病房都看了一遍. Bruce甚至拿了个小装置, 能检测任何异于常人的能量. 接着他们找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锁着的门.

“抱歉, 请问这里通向哪儿?” Bruce问路过的医生.

“那里是绝对封闭区, 只有一个病人住在上面. 他患有的疾病让他不能见阳光, 因此白天那里必须锁着. 您可以在晚上再来.”

“好的, 我们晚上再来.” Bruce点头.

Peter实际上怀疑上面会有任何值得一看的东西, 但他和Bruce一起在附近的餐厅坐了一天, 只为了等晚上的到来.

等Bruce确定天已经完全黑了, 他和Peter再次走进医院. 他再次对前台的护士说道: “我是上午的检查员, 我想去封锁区检查, 可以带一下路吗?”

“我可以带你们过去.” 一个声音在他们背后说. 两个人僵硬的转过身.

Bruce这辈子以为已经感受到了足够的的吃惊, 已经没有东西能吓住他了. 然而他错了. 当他看见那个年轻的棕发人, 而那人用如此熟悉的棕色眼睛看着他, 让他突然想跪地大哭. 他还记得Tony死去的那天, 他差点变成Hulk, 杀了队长, 毁了城市. 然而Natasha安抚了他, 让他冷静下来, 但那个时候他发誓他不会原谅队长. 当他知道Natasha的所作所为后他不得不离开了. 他离开了美国至少有7年, 强迫自己原谅, 冷静, 忘记; 强迫自己接受Tony死去的现实. 尽管他做到了, 但难道不是每一个人都在暗处默默地想念他吗? 古代的哲学家是多么有智慧, 他们早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只有失去了某件东西, 你才会感受到它的存在. 

Tony也是如此. 当没有人支付他们的战损, 升级他们的武器; 当没有人在战场上款款而谈, 在大厦里喋喋不休; 当没有人…那个人沉睡了, 丢下本就不属于他的使命, 像解脱也像是割裂了一部分的他自己. 

很长时间内的的第一次, Bruce失去了科学家的冷静, 他没有思考为什么Tony还会出现在他面前并且如此年轻, 但他知道那是Tony Stark, 无人能取代, 无人能相似.

而Peter恰恰在思考这些问题.

“Mr.Stark?” Peter小声问.

Tony皱了皱眉: “我不是什么Stark, 也许您认错人了. 我可以带您们去封锁区, 那里是我住的地方.”

“你不能见阳光?” 正在处于悲痛感慨中的Bruce猛然回过神.

“是的…” Tony有些不自在, “但我想你们只是来检查卫生和设施问题?”

Bruce看得出来Tony变化了. 他知道Tony面对他们平静冷漠的双眼一定代表着他根本不认识他们, 或者说, 他失忆了, 被什么邪恶组织洗了脑之类的. 但无论是什么情况, Bruce决定带Tony回家. 

“是的, 请您带路.” Bruce收拾好情绪, 平静下来. 他需要了解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弄清楚并且解决掉Tony的疾病. 他会小心的接近Tony, 再次和他成为朋友, 让他至少信任他, 这样他才有可能让Tony相信他的话.

至于国王…他会严肃的和他谈谈的.

这次, 他决定隐瞒着所有人, 让Tony自己决定他是否愿意—是否愿意接受队长. 毕竟, Bruce可从来不是一个替别人做决定的人, 不是吗?


评论(28)
热度(98)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