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Resurrection 复活 04

4

“队长难道不在这儿吗?” T’Challa皱着眉头问.

“他平时住在自己的公寓.” Peter说着拉开了会议室的门, “发生了什么事吗, your highness? 我需要现在联系他吗?”

“不, 不用联系他.” T’Challa摇摇头, “实际上我更想要联系的是博士. Doctor Banner还在吗?”

“博士有自己的地方住, 和Natasha一起. 我立刻联系他?” Peter掏出复仇者卡片.

“请. 但附加一句, 我想和他单独谈谈.” 然后男人坐在皮椅上耐心的等着, 手指交叉着放在桌子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Peter早已离开留给他空间, T’Challa开始翻查自己的手机.

博士很快赶到了. Bruce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大厦了. 自从他在遥远的印度听说了内战的发生和Tony的死亡, 他就尽量避免接近这里. 

复仇者大厦里有太多回忆, 这座建筑是Tony的杰作和心血, 里面的一砖一瓦, 每一寸角落都留有他的印记, 都似乎飘荡着他的灵魂. Bruce有时会觉得愧疚, 愧疚于那时自己不在身边. 他记得Tony的死似乎是因为心脏病, 如果那时他在, 或许他会让Tony尽早治疗, 也不会有后来的悲剧发生. 

他知道有些人和他一样因为愧疚而不想住在大厦, 但Bruce也知道那些人, 比如Clint和Captain, 他们是因为恐惧. 他们恐惧是自己的某一言某一行导致了那个惨剧, 恐惧自己应该为Tony的死负责. 因此他们远离这个地方就像远离一栋闹鬼的房子. Bruce不知道这是否必要. 他无法指责任何人, 但他的私心告诉他他的确是有些怨恨Captain那些人的, 尽管他的理智告诉他他不应该. 他或许更同意Captain的观念, 但他不会伤害Tony, 哪怕自己保持中立. 

但那些已经是17年前的陈年旧事, 无论那时发生了什么都已无法改变, Bruce也早已不再斤斤计较.

他再次踏入久违的大厦. 从他踏入那里他就感觉到了, 似乎有无数Tony的灵魂碎片在向他低语, 而那些低语不带任何情感.

“Welcome,Doctor Banner.” Friday冰冷的电子音传出.

“你好, Friday. 我记得国王殿下想要见我.”

“是的, 殿下在会议室等你.”

Bruce快步走向会议室. 他已经想过一万遍到底是什么事会让瓦坎达的国王亲自见他, 但没有丝毫的头绪.

他走进会议室, 看见T’Challa站起身向他走来.

“DoctorBanner, 很高兴见到你.” 国王平静地说.

“Pleasureis all mine. 我想知道您有什么事需要我的帮助吗?” Banner尽量让自己不要显得如此急切.

“是这样的, 在Avengers中我所知道的最为学识渊博的就是您了, 因此遇到难题我也只能向您寻求帮助.” 国王微笑着说.

“可是据我所知您的国家科技非常发达, 如果您的科学家都无法解决的问题…?” Bruce当然不是要拒绝, 但他的确很好奇.

“这件事是最高机密, 我无法信任任何除了Avengers以外的人.” 国王严肃的说, “能打开全息影像吗?”

“为您服务, 陛下.” Friday仿佛一直在等待指令一样, 立刻回答. 

国王打开手机, 里面的一个文件跳出屏幕, 放大展开在他们面前.

Bruce在内心惊叹了一下. 那是一行行代码, 中间有时候会出现一些让人无法辨识的文字. 尽管无法理解内容, Bruce看出一种规律, 仔细地看就像文学中的五步抑扬格一样, 而从视觉上就像汩汩流动的水, 让人觉得似乎能够接着写下去. 怎样一个天才才能让无数个字母和数字排列的如此优雅, 如此自然流畅, 像是顶级的芭蕾, 或是动听的琴声. 

“17年来我一直在尝试着破解这些代码, 然而如今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失败了. 我一直认为这并不需要我真的破解它, 然而一些事发生了, 我意识到我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 国王沉声说.

Bruce收回目光: “我在电子工程方面并不是专家, 陛下, 恐怕我也帮不上忙. 在我看来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才能破解这些代码.”

“谁?”

“TonyStark.”

 

Steve站在地铁的站台上, 戴着鸭舌帽和墨镜, 一身小年轻的衣服, 身边的Bucky也是如此.

Bucky目前在美国队长博物馆工作, 负责幕后放映影片; Steve在小学教美术, 他喜欢孩子. 他们不想要什么高大上的工作, 反正目前重建的神盾养着他们.

“你打算找新工作吗?” Bucky担忧地问.

就在刚才, Steve被炒了鱿鱼, 因为勾引太多女教师对学生影响不好. 但Steve发誓, 他根本没有勾引任何人, 都是她们在倒贴.

“应该吧…我不在乎.” Steve无所谓的说, “失去了精神食粮, 要钱还…”

“这是你操蛋的人生哲学.” Bucky不屑的说, “Steve, 你总得做点什么, 像个普通人, 或者爱上个什么人. 原地踏步不是你的风格.”

“坐地铁曾经也不是我的风格.” 列车驶入站台, Steve走了上去.

“靠, 你非得和我作对是不是?” Bucky叹了口气, “你知道我是对的.”

“是的, 我知道.” Steve看向车窗外飞速掠过的行人和汽车. 他或许不会再见到那个路人, 或许会, 但Steve不在乎. 然而他在乎的, 却百分之百的不会再见到了. 这或许是他的惩罚, 但是Steve永远不会承认这个审判是他值得的. 他不敢承认.

“所以我建议你从那些勾引你的人里找一个对象, 这样其他人就放弃了.” Bucky哼了哼.

“办公室恋情? 我还没那么现代.” Steve翻了个白眼,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玩一个动作游戏.

Bucky本来还想反驳, 但看到游戏立刻转移注意力: “你他妈都这么高的级别了, 你是分分秒秒都在刷吗?”

“没有, 每天定闹钟准时刷而已.” Steve耸耸肩.

“半夜也是?”

“当然.”

“这是个好方法, 我老不记得老是错过时间. 靠啊, 先打小兵, 从数量上压制他们!”

“这是特殊战役, 打死这个boss才是重点好吗? 你以为我傻? 我可是Captain America.” 

“得了吧, 要不是受了刺激你肯接触现代社会?”

“你还有脸说我, 要不是失恋你肯从冰里出来?”

“闭嘴吧. 说起来,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说工作的事.”

“去高中应聘试试, 听说那里的女老师都很老.”

“你个傻bi.”

“What?”

“那里倒是有很多即将成年, 或者已经成年的年轻少女! 你个变态!”

“哦…靠, 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拒绝和你说话.”

窗外, 阳光正盛.

死去的人此时正在睡觉呢.

 

Anna最近总有些心神不宁的. 她注意到了几件事. 第一件, 所有关于那个咖啡馆和周边的地区的宣传单都从餐厅里消失了. 第二件, 她的力气变得越来越大了. 那天Doctor检查后建议她隐藏自己的怪力. 她现在需要小心翼翼的控制自己的力道, 才能保证自己不会毁坏东西. 

就比如说, 她现在随便关个门都能造成巨响.

“天, Anna, 能力气小一点吗?” 一个同学不满的翻了翻眼. 

“Wow,你似乎把锁震坏了.” 一个人检查了一下. 

“哦.” Anna叹了口气, 自动去找人修.

Anna在学校不是很受欢迎. 她有一些孤僻, 总是独来独往. 尽管她和所有人关系不错, 但并没有什么最好的朋友. 至于她的成绩, above average但也不是数一数二的好. 她尤其憎恨美国史这门学科—才几百年的历史非要扯出那么多东西来, 纯粹是为了让学生不好过. 更糟糕的是, 她的历史老师是美国队长的粉丝, 一天到晚Captain长Captain短, 对此她只想哼哼. 

她承认Captain是个伟大的人, 在二战里有不小的战功, 他的牺牲精神让人感动, 但那也就如此了. 看在上帝的份上, 他根本没有真的揍过Hitler! 结束二战的人也不是他, 结束冷战的也不是他, 结束种族隔离的也不是他, 让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也不是他! 历史上会打仗, 为了大局牺牲的英雄多了去了, 为什么就要崇拜他啊? Anna自知或许自己的思想有些错误, 但她就是对美国队长没好感, 因此她也尽量避免和任何人谈起美国队长. 但在历史课上, 她无法忍受. 她曾经写了一篇15页的论文, 题目就叫The False Worship, 然后她交给了历史老师. 那是她最成功的一篇论文, 居然得了A+, 她肯定老师在经历了艰难的内心交战后才打出了客观的分数.

要说她崇拜的英雄, 除了父亲以外, 她最敬仰拿破仑·波拿巴, 历史上最天才的战术家和政治家, 拥有极为惊人的记忆力. Anna最崇拜的, 就是百日王朝时期, 哪怕人远在厄尔巴岛也能夺回政权.

当然Anna也有最爱的学科, 那就是美术. 她在美术课基本上不听讲, 她只是对画画本身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因此对于美术老师换了人她也不是很在意.

她动身走到向美术课教室的时候, 另外一个班的同学正好下课. 一个和她比较熟络的女生, Lyanna抓住了她的胳膊一脸兴奋: “我跟你说, 新来的老师可帅了! 超出我的想象!”

“是吗?” Anna感兴趣的看进教室. 身为一个热爱画画的人, 喜爱美的事物无可厚非.

然而那个熟悉的身影却让她吃了一惊. 

“Steve?”Anna开始怀疑对方在跟踪她了. 但看着对方同样震惊的脸, 也不大像.

“叫我Mr. Rogers…Anna? 你在这个学校上学?” Steve直起身子, 开始的诧异变成了欣喜, “这太巧了! 正巧, 你可以做我的向导.”

“你在这里…新工作?” Anna缓慢的问, 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 

“是啊.” Steve耸耸肩, “好了, 向其他人找个地方坐下来吧.”

于是Anna在所有羡慕嫉妒和怀疑的目光下坐在了第一排. Anna很想知道他教的如何, 破天荒的听了一次课. 

她以为Steve会教授一大堆技巧, 但结果Steve唯一教的就是: 用心绘画, 热爱你所画的内容. 他没有拿出一组无聊的静物让他们照着画, 而是让他们画所爱的东西. 

Anna想了想决定画父亲. 她很少画人物, 人物难度太大了, 但这次她想试试. 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起头, Anna凭着感觉设定了一下头顶, 下巴和脖子的几个点.

Steve在讲台上坐了一会等他们已经有了开头, 然后开始一个一个的辅导. 等走到Anna身边, Anna已经完成了身体的大致轮廓, 五官也已经画了出来. 

“你在画一个人…亲近的人?” Steve搬了个椅子坐下.

“是啊, 我父亲.” Anna自然地说.

“嗯…你似乎很有功底, 但没有正统的训练过. 需要我和你改改吗?”

“可您没见过我父亲…”

“没关系, 我不会改变轮廓, 只是细节.” Steve微笑的接过画板, 拿起笔在纸上落下了几笔. Anna在内心惊叹了一下. 尽管只是几笔, 但似乎整幅画都变得更加自然真实起来. 

“Wow,您太厉害了!” Anna激动地说, “您能改改五官吗? 我觉得有些失真.”

“可以. 你的问题是, 你对你的对象非常熟悉, 可以画出大致的人, 但是不够精确. 首先你要训练正确的拿笔姿势, 就像我这样. 对了, 大致描述一下你父亲的长相, 免得我改坏.”

“眼睛又亮又大, 眼睫毛超级长, 尤其是下睫毛, 嘴唇有一点点薄很红润…” Anna喋喋不休地说起来.

“你确定你说的是个男人?” Steve挑了挑眉.

“我父亲长得很好看的!” Anna坚持说.

“好吧.” Steve耸耸肩, 尽力在大脑中想象这样一个人. 然而出现的画面却总是一个他不应该想的人. Tony完全符合这些描述, 他分心的想, 他那么漂亮, 嘴唇在亲吻的时候会抿成一条线(倒不是说他原来经常亲吻他, 但2次都是这样, 这说明了什么, 对吧?), 微笑的时候像是睫毛上挂满了星星. 他非常的艳丽, 尽管没用任何化妆品但总给人一种浓妆淡抹的感觉.

停止, 你不能把你对他的幻想画出来. 然而当他回过神来, 纸上已经出现了Tony的形象. 该死.

“我想我画的可能不大像了? 我擦掉…”

“这真的有点像! 除了有一些老以外, 我的父亲超级年轻.” Anna兴奋地接过画.

“哦, 是吗?” Steve放下心.

Anna此时心花怒放. 她觉得她上了平生第一节有用的美术课, 并且她得到了一张很棒的父亲的画像. 她擦掉眼角和嘴角的细纹, 添了几笔阴影让皮肤显得更加光滑. 

“真是太谢谢你了, S—Mr. Rogers, 我父亲一定会很喜欢的!”

“我的荣幸.” Steve微笑. 

下课后Anna将这幅宝贝的画小心的收起来, 走出教室, 无意中听到了几个女生在她身后叫她.

她回过身, 已经料到会发生什么了.

“你是怎么认识Mr. Rogers?” 一个女生单刀直入的问.

“我在一家花店打过工, 他正好去了那个花店, 买花给他的爱人.” Anna强调了这个词, 打算立刻让自己脱离危险话题, 同时又不泄露太多信息.

“哦…” 果然那几个女生都失望的离开了.

Steve应该感谢我, Anna得意的想, 我一句话就让他远离了被花痴追的烦恼, 我怎么就这么厉害呢?

 

“Dad!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Anna掏出画, 递给Tony.

“这是我? 你画的这么好啊.” Tony仔细盯着画像中微笑的自己.

“是这样的…” Anna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 “于是Mr. Rogers就按照我的描述画了这个. 没想到和你意外的像!”

Tony摩擦着画纸, 压下心中那股奇怪的感觉. 他归结于从没有人给他画过真正的画像的缘故.

“你一天在干什么呢, Dad?”

“我? Doctor给我带了一些关于数学物理和电子工程的书.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但我很喜欢.” Tony眼睛里迸发出了神采.

“您喜欢这些? 早知道我就早让您读这些, 然后帮我做做题…”

“CalculusAB简单的不行, 我可不希望的女儿是个傻瓜.” Tony做了个嫌弃的动作, 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Anna笑了笑不说话. 她想到那些消失的传单. 她会搞清楚Doctor到底想要什么的, 在那之前, 没必要惊动父亲.


评论(6)
热度(102)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