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Resurrection 复活 03

3

“今晚月光很好.” Anna说.

Tony正在椅子上小憩, 他迷糊地睁开眼, 看向女儿: “所以?”

“我可以带你出去散步.” Anna回答.

阳光对于正常人来说是一种理所当然存在的东西, 然而对于Tony而言, 这是一种奢侈. 无论他去哪, 在哪个房间, 他必须要保证窗帘是紧闭的. 白天的时候他一整天都被囚禁在一个屋子里哪也去不了, 因为走廊里到处是打开的窗户. Tony的记忆里没有白天. 只有在夜晚, 在月光明亮的时候, Tony才能在Anna的帮助下来到户外, 接触外面的世界. 

Tony尤其的喜爱花, 就是因为将花插满房间会让他有一种自己能看见阳光的感觉. 

Tony渴望出去, 他尤其的期待夜晚.

“真的?” Tony清醒了一些, 兴奋的站起身.

“走吧, 今天我要带你去—你想去哪儿?” Anna决定先问问父亲有没有相好的地方.

Tony从桌子上拿起一张咖啡馆的宣传单: “上次Doctor给我带了一杯咖啡过来, 我想去尝尝.” Tony期待的说.

Anna愣了愣, 随机内心为自己没有注意父亲的新癖好而内疚: “好啊, 我记得这是24小时营业, 那我们出发吧!”

Anna给父亲披上夹克衫, 揽着他的胳膊来到了医院的大门.

“您们要出去?” 门卫拦住他们.

“是的.”

“请稍等一下, 我需要通知医生.” 他进去打了个电话, 不久出来, “医生说不要去人太多的地方, 把皮肤尽量遮一下, 尤其是脸, 月光的强度可能也会有一些危害.”

“好的.” Anna说着给Tony戴上了兜帽.

Tony恍然的发现17岁的Anna已经比自己高了好多. 

“Doctor已经很久没回来了.” Tony对女儿说.

“是啊, 他很忙.” Anna警觉地盯着Tony.

Tony看出女儿在想什么, 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别这么看着我, 你想多了. Doctor救过我的命, 也很关心我, 算是我唯一的朋友, 我希望他回来也很正常好吗?”

Anna停止那种审视的目光: “我知道, 有点敏感. 我也希望Doctor能快些回来, 但他毕竟不在这里工作, 只是抽时间偶尔过来视察.”

他们停止了这个话题, Anna开始给Tony讲述一些学校里的趣事. 

终于来到了那个咖啡馆附近, Tony差点进了旁边的酒吧.

“这是卖什么的?”

“酒精.” Anna说, “对身体不好, 而且我说不定都进不去, 那里对年龄限制很严.”

Tony点点头, 他们进入咖啡馆坐下.

 

Steve进去的时候里面的所有人都吹起了口哨.

“队长你终于来了!”

“准备浓度最高的酒, 就上回Thor带回来的, 快!”

Steve无奈地看着队友们兴高采烈的样子: “我不打算喝酒, 实际上, 旁边有个咖啡馆…”

一片嘘声.

“队长不要这么扫兴嘛!”

“队长就来一杯!”

Steve叹了口气. 他现在在复仇者们自己开的酒吧里, 只有持有联络卡的人才能进入.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队友们聚一聚开个派对了, 他的确想念他们.

Steve坐到Bucky身边.

“你蜗居很久了, 藏哪去了?” Bucky不满地问.

“我的公寓. 我喜欢一个人待着. 最近怎么样, 有什么新闻?” Steve问. 还没等Bucky回答, 一杯酒碰的砸在Steve面前的桌子上, Clint笑眯眯的看着他: “干了这杯, 队长, 就一杯!”

近些年越来越和平的日子让复仇者们闲了下来, 但一些蛛丝马迹却透露这些假象即将破灭. 复仇者的老成员们都已经是50多岁的人了, 但大部分人依旧能出任务, 并且一些年轻的新血液也不断加入. 

Steve无奈地只好喝了下去, 他知道那些人只是惩罚他很久不露面, 想看他出丑. 上一次他被逼着喝Thor的蜜酒是十多年前, 第二天早上他发现自己赤裸的躺在床上, 和一个陌生的同样赤裸的女人, 并且那个女人成了他的第3或4任女友. 他们分手后Natasha告诉他其实Steve的衣服是Bucky他们扒的, 那个女人—同样喝醉了—衣服是Natasha扒的. 

那一次他喝了至少有5杯, 这次Steve不打算重温旧梦, 一杯应该还喝不醉他.

“最近没什么新闻, 除了Barton的女儿交了个男友Barton很不开心.” Bucky干巴巴地说, 而Barton大吼了起来: “那个小混蛋, 别跟我提他!”

大家哄笑了起来.

Steve很久没这么放松过了. 他环顾四周或是熟悉或是年轻的脸, 然后他看到了Peter. 曾经的小孩子已经成为了成熟的复仇者, 年轻复仇者的领袖.

Peter注意到Steve的目光, 立刻走了过来.

“最近怎么样, 队长?”

“很好. 我看到你在报纸上的文章了. 你现在还兼职记者?”

“Wow!Captain你是唯一一个跟我提起这件事的人, 其他人根本不看报纸!” Peter激动地说, “当时我感应到那里出事了, 结果到那儿的时候事情已经解决了, 那个女孩看起来非常厉害. 那身手, 简直完美.”

“或许我们可以把她吸纳进来?” Steve想了想说.

“我估计她是不愿意的, 她的态度比较冷漠.” Peter摇摇头, “而且现在我们并不缺人手.”

Steve点了点头: “我去隔壁先买咖啡.” 酒吧里再次一片嘘声.

“God,Steve, 我们发誓这回不会那么整你了!” Bucky大笑起来.

“我真的相信你们, 真的.” Steve翻了个白眼, 走出了酒吧.

蜜酒依旧对他有些影响, 他的脸颊有些烧. 他走进咖啡馆.

“来杯拿铁, 谢谢.”

“请在订单上写下您的名字, 我待会会叫您.” 服务生说道, 然后拿着另外一个订单叫道: “Anna Karbonell?”(作者语: 咱不要纠结为啥Anna写了全名)

Steve浑身一震. 那个名字触动了他记忆深处的角落. 这是巧合, 还是…?

他转过身看见一个女孩走了过来.

她长得很眼熟, Steve立刻想了起来: “Anna? 没想到你也在这?”

“Steve?”Anna也很惊讶, “我只是出来走走喝喝咖啡, 没什么别的可干的, 您呢?”

“我的朋友在隔壁的酒吧, 我不喜欢喝酒.” Steve耸耸肩. 

Anna笑了起来: “所以你待会要回去, 在酒吧里喝咖啡? 上帝, 我没见过这么扫兴的朋友.” 

Steve大笑起来, 摇摇头. 他见Anna拿着两杯咖啡: “两个人来的?”

“我父亲.” Anna简单地说, 露出平和的微笑, “那我先走了.”

Steve用四倍视力看到那张订单上的名字. 是K开头, 不是C. Steve松了口气, 只是读音相同. 于是他微笑的点头转身, 继续等待他的咖啡. 可笑, 他居然就因为一个姓以为自己会遇到Tony的亲戚.

Steve坐在一个较近的位置上等待咖啡, 拿起桌上的杂志随意翻看着. 他注意听着服务生那边的动静: “是的我们可以提供甜甜圈, 请您稍等.”

甜甜圈, 他记得Tony也爱吃. 他用余光注意到一个人影脚步轻快的离开前台, 像个满足的孩子. 或许的确是个孩子, 他想, 把注意力转回杂志.

等了一会儿后Steve拿到咖啡, 离开了咖啡馆. 他或许应该回头看看, 但他并没有.

 

“Dad,猜猜谁来了?” Anna一大清早把头探进Tony的房间, 兴奋地说.

“什么?” Tony刚起没多久, 眼睛里还带着倦意.

“Doctor过来了! 听说他在纽约有事要办, 顺道过来看看你!” 

Tony惊讶地瞪大眼睛, Doctor走进了他的房间.
“早上好, Tony.” 温和的黑人医生走过来和他握了握手, “最近怎么样?”

“老样子呗.” Tony见到老友异常高兴, “我很久没看见你了, 你最近在忙什么?”

“一些或大或小的琐事.” Doctor疲惫地抚了抚额, “最近我们那里出了些怪事, 可能是我们的对手做了手脚…不说我了, 你的健康更重要. 你最近身体还算稳定?”

“大概吧, 我不是医生.” Tony耸耸肩, “医院之间也明争暗斗吗?” 他觉得有些好笑.

“当然, 不可能所有人的目的是单纯的. 最近有出去吗?”

“啊, 是的. 我去了一个咖啡馆, 就是这个.” Tony拿起那张宣传单.

Doctor却立刻皱起了眉: “你去了这里? 宣传单是哪里拿的?”

“就在医院的餐厅. 怎么了?” Tony察觉到对方的一丝不安.

“没什么…只是那家咖啡馆附近不是很安全, 你以后最好换一家咖啡馆. 我知道纽约最好的地方.” Doctor微微笑了笑. 然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从口袋中掏出一页报纸, 转向Anna, “Anna, 这是你吗?”

Anna探过头, 有些不好意思: “啊, 是的.”

Doctor先是面无表情, 接着他对Anna露出一个微笑: “Anna, 干得不错. 不过我不记得你学过格斗?”

“哦, 是啊, 我没学过. 但这就好像我天生会一样.” Anna回答, “就像一种超能力觉醒.”

Doctor继续微笑: “我想或许你也应该接受一个身体检查, 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你真的有超能力, 你打算怎么办?”

Anna的第一反应是保护父亲, 然而她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自私. 但是现在其他人有复仇者保护, 少她一个又似乎没什么…

“或许我们暂时应该保密.” 似乎知道Anna的犹豫不决, Doctor平静的说, “我下午还有事, 明天我会来检查.”

“好的, 那么明天见, Doctor.” Tony说.

Doctor离开了他们的房间, 通过大厅离开了医院. 不少病人看到了那个黑人医生, 窃窃私语起来: “看, Doctor Mystery又来看望Karbonell了…”

Doctor坐进医院门口等待的豪车, 陷入了沉思, 直到司机打断了他: “Your highness?”

男人回过神, 脱下了医生的白大褂, 里面是标准的西装: “去复仇者大厦.”

TBC

本来不想发医生那段, 但是突然想给大家留个看头.

大家当然都想要HE, 但根据我的设定...有点难呢...我试试吧...

忘记说了, Tony老妈的原姓是Carbonell, 和Karbonell只差第一个字母.

评论(20)
热度(119)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