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Resurrection 复活 01

也许很无聊吧...

失忆梗+带球梗 (狗血到家)

Resurrection

1

Anna Karbonell, 17岁, 一个普通的, 只会为SAT发愁, 生活以唯一的父亲为中心的女孩, 正走在充斥着情人节气氛的大街上.

Anna对谈恋爱从未感兴趣过. 的确, 她收到了满满一书包的情书, 鉴于她的确长相出众—有一双漂亮的棕色眼睛, 毛茸茸的棕色卷发—但她毫无兴趣. 她边走边阅读着那些情信, 里面充斥着赞美和满腔的爱意. 但有多少是真的?

她不喜欢虚幻的东西, 而情感, 是最虚幻的.

她只相信一个人, 她的父亲, 也只愿意爱他. 从她出生她就尝试弄清楚她的父母. 直到她14岁他的父亲才肯告诉她她是他自己生的, 而另一个父亲, 没人知道是谁. 

说道她的父亲, Tony Karbonell是一个完全失忆患者. 他不记得他的过去, 一丝记忆都没有, 也没有任何片段闪过, 就像他突然出现一样. 他醒来后不久就得知自己怀孕的消息, 他不知道谁是另一个父亲. 但这么多年过去, 鉴于没有人来医院找过他, Anna推断那个人是个人渣, 他最好永远别再出现.

并且他患有一种奇怪的病症, Tony不能接触阳光. 阳光会让他的器官衰竭死亡. 他被困在那个医院里, 永久性的. 为了支付住宿费, Tony在那家医院做了技工, 修理医疗器材. 他只会干这个, 他不记得怎么做, 但就好像他天生就会一样. 

Anna想, 如果有一天有一个男人能像她爱父亲一样爱Tony, 那她就算不爱他也愿意嫁给他. 不过想这些有些太早了, 她现在需要立刻回医院. 

于是她将那些情信全部扔进垃圾桶.

路过一家服装店的时候, 她忽然很想给父亲买个礼物. 父亲永远穿着病号服, Anna想给他一些好的衣服. 她走进去, 在衣柜间逛来逛去. 显然她挑的店不好, 所有东西都太贵重了, 这是一家名牌的服装店. 她叹了口气, 正想走出去, 一帮劫匪闯了进来.

Anna自认倒霉, 弯下身抱住头. 劫匪们似乎蛮懂高科技的, 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把这家店的收入全部转入了自己的账户, 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接着他们又聪明的开始从顾客那里捞油水. Anna暗道不妙, 紧接着一个劫匪就开始搜她的背包.

“Hey,别动—” Anna的头被枪抵住, 她住了口, 内心祈祷他们找不到那个.

但劫匪找到了. 他看着她的父亲醒来后唯一拥有, 并且给了Anna的东西. 一个破旧的翻盖手机. 那个手机是唯一关于父亲过去的线索. 尽管里面没有任何人的联系方式, 但Anna珍惜所有关于父亲的一切.

Anna的同学都嘲笑她为什么要用上世纪的产物, 但那是父亲的, Anna比任何东西都宝贝它. 

劫匪当然不会对这个手机感兴趣, 他将手机狠狠摔在了地上. 

Anna在那一瞬间扑了上去. 她一拳揍翻那个人, 用他当挡箭牌闪开了几发子弹. 接下来的一切都让她有些意外. 她的身体似乎知道该做什么, 她敏捷的向前冲, 跳跃, 躲闪, 然后漂亮的将那些劫匪一一轻而易举的放倒, 最后以一个帅气的姿势用他们的枪抵住其中一个的脑袋.

人们开始鼓掌欢呼, Anna这才反应过来她干了什么.

上帝, 她是怎么做到的? 她从来没学过格斗!

警察立刻赶到了, Anna没能及时逃走, 只好留下来做口供.

“我能先给我的父亲打个电话吗? 告诉他我会晚点回去.” Anna问道.

“可以.”

Anna看了看那个古董手机. 居然没有被摔坏, 古董也有古董的好处.

“Hi,Dad, 我今天在街上遇到了抢劫的—我当然没事, 我回去再告诉你发生了什么, 但我需要提供口供, 可能晚点回去…嗯, bye.”

Anna转回身: “好了, 您有什么问题问吧.”

结果口供刚刚录完, 就有个记者冲过来要采访她.

“抱歉, 先生, 我现在需要赶紧回家, 我还有很多作业.” Anna尴尬的应付着.

“我理解.” 对方看起来像个30出头的业余记者, “但像你这样年轻的女英雄的确不多见, 我能留个你的联系方式吗?”

“我想不—”

“您的帮助也是这篇文章价值的一部分.” 言外之意就是我可以付钱给你.

Anna犹豫了一下. 她知道父亲这些年连一直在攒钱给她上学, 几乎处处省钱, Anna希望自己能分担一点绝对不会犹豫.

“好吧.” Anna点点头, 掏出手机, “您的号码?”

对方却盯着她的手机愣了.

“怎么了?” Anna有些不解.

“没什么, 只是我知道有人也用同一款手机.” 对方笑了笑, 报出了手机号码, “顺便一说, 我叫Peter Parker.”

Anna给对方打了电话, 然后又掐断: “我叫Anna Karbonell…那我先走了, 先生.”

Anna终于回到医院后直接去了餐厅, 果然他的父亲正坐在一个角落读着一本书, 时不时会和周围的人打个招呼. 他的父亲是个非常好看, 非常年轻的男人, Anna大部分出众的相貌都遗传自他, 比如说明亮的大眼睛. Anna远远的就能看到长睫毛投下的阴影. 有不少病人, 或者探望的女性都对父亲表示出不小的兴趣, 甚至还有男人. 但幸好父亲从未表现出同等的兴趣, Anna不想要别人的出现.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Anna从未动心的原因, 她没见过比父亲更好看的人了, 客观地说. 他的父亲看起来只有25岁, Anna想, 17年的岁月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她问过医生为什么, 医生也回答不上来. 他的父亲的过去一定是个神奇的秘密, 可惜没有人会知道了.

“Dad,我回来了.” Anna坐在了他的对面.

Tony抬起头, 担忧的皱着眉: “到底发生了什么?”

Anna一五一十的讲述, 在谈到她身体自动变成格斗高手的时候激动了一些. 她当时没想太多, 但现在她觉得也许她也是个超级英雄呢? 就像电视里的那些美国队长, 冬兵那样. 说不定这是真的? 他的父亲不会变老, 说不定她也有一些能力? 她把这个想法说了出来.

Tony茫然地摇摇头: “我不知道, Anna, 但你的年龄可不够当一个超级英雄. 至少现在不要去寻找危险.”

“我知道.” Anna乖顺的说, “对了, 还有个叫Peter Parker的记者想要采访我, 甚至约定了时间.”

“看起来有人要上报纸了.” Tony咧嘴笑起来, “但我不觉得现在是个好主意, 你应该注意力在学业上.”

“我会告诉那个人不要写我的真名的.” Anna想了想说.


评论(4)
热度(140)
  1. 可靠的呆呆萌萌ASLBlackagar 转载了此文字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