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Three Words, Eight Letters 1 试发

揉和了很多美剧的情节, 大家见怪不怪.

设定: Steve是美国队长, 但没有睡过来, 活过来的, 因此他的性格会和MCU很不同, 更现代更新潮吧. Tony依旧是原来的身份, 也是Iron Man, 但没有阿富汗啊啥的, 并且我让他年轻了很多岁. 

简介: Steve和Tony在初遇的时候打了一个赌: 谁先说出those three words, eight letters.

Chapter 1

即使Tony Stark是世界上最有名的人, 我们实际上对他了解的很少.

他有很少的朋友, 甚至很少的熟人.并且他将自己的隐私隐藏的非常出色, 以至于没有任何人能瞥见一眼.是的, 我们知道他是个成功, 可爱, 英俊并且聪明的40岁成熟男性,并且也是个完美的丈夫. 谁能做到完美呢? 他做到了, 至少他让我们觉得他做到了.

但难道没有人对他年轻的经历感到好奇吗? 或者好奇他和他的伴侣是如何相遇相爱的?

时间线调回2012年,Tony17岁. 作为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 他离开了MIT, 接受了他父亲的公司. 他并不快乐,实际上, 他的生活糟透了. 他唯一拥有的就是他的管家Jarvis,和他最好的朋友James Rhodes. 而他们是Tony从那段时间中存活的唯一原因. 他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那个从来没说过“我爱你”甚至“我喜欢你”, 从来没有像对待一个儿子那样对待他, 从来没有关心过他的人, 死了.

Tony经历了一段痛苦的时光, 非常痛苦. 但是他做到了—他走了出来.在那之后, 他像宇宙大爆炸的初始一样展露光芒. 在那短短的一秒钟, 他改变了现代科技, 能源问题,以及军事工业.

这是一个人, 成功再次复活的故事.

但是, 我们所要说的并不是这个故事,因为它是只是表面上的事实. 我们要做的, 是找到那个与正面相对应的反面, 是找到英雄的阴影, 是挖掘出所有时间埋藏的秘密.

***************************************************************************

2015年, Tony20岁.

“需要什么, 朋友?” 酒保Greg擦着吧台问.

“一杯威士忌.” Tony把钱拍在桌子上, “Greg, 伙计, 如果你肯告诉我点消息,这张就是你的了.” 他展开一张百元大钞.

“有问必答.” Greg笑着回答.

“告诉我…” Tony的手指在酒吧里转了一圈, 最终定在了一个女孩身上, “她的所有信息.”

“选得好.” Greg点头, “她是这里最受欢迎的女孩, 这里的常客了.她是Stanford的学生, 住在街对面.”

“名字是?”

“我听见有人叫她Virginia.”

“有男朋友吗?”

“我从来没见到她和任何男性进来过.”

“谢谢.” Tony递过钞票, “我相信这应该不难.”

“一个建议, 她是个正点的姑娘, 不喜欢酒精饮品.”

“别逼我再给你一张支票, Greg.”

Greg大笑起来, “Break a leg!”

“Hey, 美女.” Tony移到女孩面前, “介意喝一杯吗?”

女孩的确有张美丽的脸. 她看起来并不惊讶,微微笑了笑, “谢谢, 但学校不允许酒精,所以…”

“可以理解. 所以你到这儿来不是为了一个疯狂的一晚, 对吗?” Tony惋惜地说.

“不. 我还有论文没有写.”女孩耸耸肩.

Tony内心叹了一口气. 他可以骗骗那些愚蠢轻信的姑娘, 那面前这个显然已经把防御高高竖起了. 但是Tony Stark怎么会躲避挑战呢?

“你知道, 作为一个来到酒吧却不想娱乐的大学学生,你过于性感了.” Tony调笑着.

女孩笑出了声, “谢谢.”

“所以, 你来这儿是做什么的?”

“哦, 这有些复杂.我很确定大部分找茬的男人都是为了性, 而不是听我讲那些无聊的故事,因此你还有机会离开.” 女孩摇摇头.

“我很确定你实际上是在逼我听了.”

“你确定吗?” 女孩大笑.

“是的, 但是请说吧,亲爱的, 我喜欢听你的声音.” Tony微微倾向女孩.

“你会后悔的.” 女孩勾了勾嘴角, “我父亲最近工作不顺, 我的母亲为这事心神不宁, 我的整个家庭都是一片混乱. 我本来想帮忙, 因为我的主修专业是商科. 但我父亲让我先拿到毕业证再说吧. 几天前一个人忽然联系我说能帮助我, 约我在这个酒吧见面, 我打算还是试一试.”

“我喜欢这个故事.” Tony点点头, “但这似乎很危险.”

“我的保镖都混在顾客里面.” 女孩狡猾的眨了眨眼.

他们开始聊天, 从股市的下跌到货币的贬值,反正Tony几乎在任何领域都能胡扯出散文来(起初的目的是泡妹), 更别提他精通的商科了.

Tony百试不厌的招数终于在这个女孩身上起了效果,他们最终热辣的吻在了一起.

“先说明, 这只是一夜情.”女孩严肃的说.

“Noted.” Tony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他抱起女孩走到楼上早已准备好的房间里.

***************************************************************************

第二天Tony醒来的时候,他决定给这个女孩9分, 超乎寻常的高分,因为她很大胆的尝试了一些下流的姿势. 好东西总是值得等待的,Tony想, 一点都不后悔等了那么久.

但这个女孩似乎更加特殊, 不管是性爱方面的还是智力方面的.

女孩很快醒了, 她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气,“有趣的一晚, 嗯?”

“完美的一晚.” Tony微笑.

女孩下了床, 走向浴室:“我以为醒来后你早就跑了.”

“我还在这儿.” Tony坐起身开始穿衣服, “你的名字是?”

“你不记得我的名字了? 我记得你跟Greg打听来着.” 女孩转身,挑着眉看着他.

“那是你的保镖.”

“那是我的保镖.” 女孩得意的微笑, “但你的确很迷人风趣, 我就想其实也没什么.”

“我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 Virginia.”

“叫我Pepper吧, 我更喜欢这个名字.” 女孩挥了一下手,“哦, 该死, 我错过了那个人.”

“什么人?”

“我昨晚跟你说过的, 那个声称能—你根本对我的故事不感兴趣, 对吧?我还真以为你有所不同—”

“你的父亲事业不顺, 母亲心情不好, 然后一个人约你出来想帮你, 我知道, 还有吗?” Tony无辜的耸耸肩.他的确没有全身心认真地听, 但他的记忆力无可比拟.

Pepper微笑了起来, “我的专业是什么?”

“嗯…” 这有点困难,天杀的, 他昨晚喝了不少酒.

“所以supply还是低于demand.”

“商科. 你的专业.”Tony肯定的说, “我记得你还是最出色的学生, 你是个很厉害的人嘛.”

Pepper笑了笑, “你在哪儿上大学?”

“我不上大学.”

“不上? 那你是干嘛的?”

“我是个企业家.” Tony轻快地回答, 扣上衬衫扣子.

“具体的来说, 哪种公司的企业家?” Pepper不会简单的放过他.

“比如说, 设计出一些新科技,拯救一下地球, 再毁灭一下仇家什么的.” Tony随意道.

“所以, 就像StarkInternational一样.” Pepper若有所思的说.

Tony有些震惊的瞪大眼睛, 他没想到这个女孩这么聪明, “是的, 完全就像SI.”

Pepper怀疑的哼了一声, “SI的总裁是Tony Stark.”

“Nice to meet you.” Tony终于穿好了衣服.

这回换Pepper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你是Tony Stark?”

“如假包换.”

“我昨晚和Tony Stark睡了(sleep with).” Pepper深吸一口气.

“实际上你睡在了我上面(sleep on).”

“上帝.” Pepper捂住嘴.

“啊, 对了,实际上你也没有错过那个人.” Tony拿了一支笔在一张纸上写了一组公式,“我就是那个给你打电话的人, 别把这个传出去.”

“What?! 等等, 公式? 可公式和股市有什么关系?”

“亲爱的, 我问你,除了和经商管理类似的科目, 你还在学什么?”

“数学, 但那是—哦, 天啊, 我明白为什么人们说你unbelievable了. 你创造了可以支配股市的公式?”

“只在危急时刻可以使用, 不然会被送到监狱的, 我相信为美女挺身而出完全值得.” Tony微笑, “不要告诉任何人, 用完后烧掉,答应我, 好吗?”

“没问题.” 女孩点点头, 完全被公式吸引住了, 都没有问为什么Tony要帮助她.

“我需要离开了, 别太着迷, 我17岁的时候写了这东西的爷爷,现在已经升级, 毕竟经济状况改变的太快.” Tony穿上鞋, 头也没回的离开房间, 轻轻关上门.

“Sir, 我不认为这个女孩值得相信.”Jarvis担忧地通过耳麦说.

“放心, 我会在任何事发生之前把PepperPotts拉过来的.” Tony懒洋洋的坐进早已在门口等着的兰博基尼,“我永远是赢家, 相信我.”

那就是Tony第一次和PepperPotts的见面, 他从来没预料到这个女人在他日后生活中的比重会有多大.

“Jarvis, 我不在的时候有什么事发生吗?”

“事实上, sir, 恐怕消息不会让您开心.”

“说出来, 我会微笑的.”

“Joshua Grant, 民主党议员, 递交了一份提案, 他认为政府应该收购您的公司.”

“What?” Tony差点踩了刹车, “那玩意儿叫什么? 我从来没听说过他.”

谁会敢在Tony Stark接手SI之后碰触SI的一根汗毛?他几乎已经站在了世界顶端, 掌握着有实无名的权利, 甚至都很少有人敢对他大声说话. 他可以如此轻易的毁掉任何人或者机构, 甚至都不需要他亲自解决.

这个Senator Never Heard Of恰好违反了Rule No.1: 永远不要成为Tony Stark的敌人.

他拿出手机给Rhodes打了一个电话:“Hey, Rhodey, 你听说那份新的提案了吗? 那个SenatorJackass提出来的, 可笑到我都不屑于重复的那个.” 他狠狠地踩着油门, 狂按喇叭让前面的车让开.

“根据我听到的喇叭声, 以及你的口气, 我大概推断出你在说什么了.” Rhodes干巴巴的回应, “是的, 我知道,Joshua Grant, 不得不说他写得一手好提案…”

“Blah blah blah以及各种狗屎.I need to take him down, SI永远不会成为别人的傀儡, 它是我的.” Tony哼了一声.

“他原来是一个军人.”

“哦, 所以他成为政治家是因为他太无聊了,无事可做或除了在别人脸面前傻兮兮的挥着枪以外一无是处? 我不在乎,Rhodey, 站在我这一边, OK?”

Rhodes叹了一口气, “当然, Tony. 你的计划是?”

“我打算先和他见面, 了解一下他, 看看能不能在他的木头脑袋上敲出理智的木屑. 所以, 帮我安排一下?” 

“我不是你的秘书, Tony, 你把你所有的秘书都踢了出去.”

“他们是一群噩梦, 显然是我在做他们的秘书!”

“是你太疯狂了, Tony, 没人能处理那么多工作量, 除了Jarvis, 但你又舍不得让他当你的秘书. 总之, 你总得请一个.”

“Jarvis不能被暴露给外界, 而我的秘书的主要任务就是替我暴露在外界, 所以Jarvis当然不行. 不过你这么一说, 我心里就有人选了.”他挂断了电话, “Jarvis, 查出Pepper Potts的电话, 打过去.”

“Mr. Stark? 你落什么东西了吗?”Pepper在另一边礼貌地问.

“是的, 我忘了一件事没有跟你说.听着, 实际上我帮助你是需要报酬的. 但别紧张, 我不需要钱, 就一个要求,为我工作.”

“什么?”

“为我工作, 做我的秘书.”

“我还是学生.”

“那就毕业后. 但我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 现在, 你不能拒绝.”Tony果断的说.

“您为什么非要我来? 我相信您不缺人才.”

“我缺少你这样的人才, 亲爱的.”

“这很尴尬, 我们昨晚…”
“这是新鲜事吗? 我和我的所有秘书都睡过. 我们就当昨晚没发生.”

Tony最终说服了Potts, 她同意去预约一个会谈, 而Tony留了他的工作电话.

“我总是能说服任何人, 不是吗, Jarvis?” Tony洋洋得意.

“是的, sir, 但我不确定这是件好事.”

“哦, 别破坏我的心情.”

***************************************************************************

Tony Stark给的第一个任务并不是那么容易.Pepper不得不伪造一张记者证, 在一大堆记者的拥挤下挤进发布会的会场,并且完全没有机会挨近Grant.

当Grant离开的时候,她早已做好了准备抢夺了离门最近的位置, 然后勉强把位置移到了前排.但这还不够, 她需要做点什么夺取Grant的注意.

于是在他出来的一瞬间, 她假装被挤得摔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哼声.

她很确定这样做有效, 毕竟这个议员可不想落得一个“毫无同情心”的评论.

果然, 那个男人绅士的把Pepper扶起, 温和地问她有没有受伤.

“没有, 我很好,谢谢. 你可能没听说过我, 但我是TonyStark的秘书, 而他想和您谈谈, 关于新的提案的诸多不妥之处, 这是他的号码.”

“我需要一个理由来信任您.” Grant看了一眼号码说.

“您可以打这个号码试试, 先生, 我并没有什么可以说服您的, 更何况,我又有什么理由骗您呢? 再见.”

Grant微笑, “脚下小心, 女士.”

那天晚些时候, Grant的确打了那个电话,用的是一个平民的手机, 并且设置了反追踪系统. 但立刻他就知道那是Stark了.

“Go for Stark.” 那个声音说.

“我是Senator Grant, Mr.Stark. 我听说你要求一次面谈.”

“对, 我的确这么做了.”这么说Pepper果然完成了这个要求, Tony微笑着想, “我派的人怎么引起你的注意的?”

“我以为我们的话题是关于面谈的.”

“女孩第一. 她们总是第一.”

无礼. Grant想着,“她假装摔倒.”

“哦? 这么说你看出来她是假装了,那我猜你也不得不假装一下你关心他人, 不是吗?”

“每个人都在假装, Mr. Stark.”

“我没有.”

“很明显. 让我们聊聊会谈.”

“好吧…嗯,那就去一个不大适合假装的地方好了, 明天晚上7点, 地址发到你手机上. 一个建议,试试休闲服.” Stark挂了电话.

Grant放下手机, 脸上看不出表情.

“Captain?” 那个一直在监听着对话的PhilCoulson担忧地问.

“他很特殊, 以好的和坏的两种方式.” Grant快速的回到现实, 简单的评价道, “他和他的父亲完全不同, 除了同样聪明.” 这时Stark的地址发过来了.

“他很粗鲁.” Coulson皱眉道.

“我很期待明天的会面.” Grant说道. 他搜了一下那个地址, 愣住了一瞬,接着便微笑起来. 是个gay bar. 唯一一个不是那么无聊的新鲜的人, 他应该早点遇见他, 也许看着他长大…

***************************************************************************

“Sir, 我不确定这件衣服能给Senator Grant一个好的印象.” Jarvis说, “而这是一个说服他的必要因素.”

Tony带上他的白色帽子, 对他的AI管家微笑. Jarvis是由振金和电线做成的,他看起来如此真实, 没有人, 除了Tony和Rhodes, 可以认出他实际上是个机器人.Tony当然非常珍视他. 他给了他能想象的最完美的样貌: 淡金色头发, 浅蓝色眼睛, 非常高,强壮, 穿上西装简直就是全民杀手. 简单的来说, Tony就像一个爸爸一样将自己所有优点传承给他, 同时还希望他能拥有自己所没有但渴望拥有的特制. Jarvis是能思考有感情的,就像一个真正的人, 他是Tony唯一的秘密—没人需要知道他有个天网. 

“挑战接受.” Tony说, 眼里露出兴奋的光.

“这不是一个挑战, sir.” Jarvis无奈的摇头.

“再见, 亲爱的.”不再听Jarvis唠叨, Tony冲出房间跳上车.

“您不可能和我说再见, sir.”Jarvis的声音从车里传出.

“Crap, 别这样对我, 好吗?” Tony翻了个白眼, “保持安静.”

他开车到那个gay吧.他选择这个地方只是想让那个议员感到尴尬—这让Tony感到有趣又满足.

他走进.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这,但他不是gay, 因此没有美女或男人会让他分心.

“无酒精的.” Tony将零钱放在吧台上, 他需要保持清醒.

“Wow, 你看起来是今晚最火辣的男孩了, 却不想享乐?” 酒保眨了眨眼, 笑着说.

“谢谢, 我热爱赞美.”Tony大笑, 喝了一口不带酒精的酒.

没到一会儿, 酒保喃喃了一句,“我看到你的对手了.”

Tony转过身看向门口. 那个男人的确非常英俊火辣, 金发蓝眸, 异常的高壮,他朝着Tony走过来.

那是Steve Rogers第一次见到Tony Stark, 面对面的那种. 这有些难以预料. 他在想象中描绘过一个聪明, 开朗, 傲慢的年轻人, 但他漏掉了好看的惊人的样貌,性感和诱惑, 即使在那种衣服里—他怀疑那是故意穿上想让他不快的. 

“Steve Rogers, 我可以请你一杯吗?”他微笑着问.

“Tony. 是的, 你可以.” Tony知道自己很迷人, 太清楚了,实际上. 被请喝酒总是比请别人喝酒感觉好一些.

“两杯啤酒, 谢谢.” Steve简单地说, 眼睛牢牢地锁住Tony,都不去尝试隐藏眼中的赞美.

“你是第一次来吗?” Tony问道.

“是的, 第一次.你呢?” Steve递给他一杯, 看着Tony的唇落在杯沿上.

“一样. 不是很感兴趣,也不是那类人.” Tony扫了一眼舞池.

“你不是吗? 那来是为了什么, 测试?” 

“有趣.” Tony纠正, 嘴唇微微卷起, 故意舔了舔嘴角.

Steve按兵不动, “我猜你在女孩中间很受欢迎.”

“没错. 算是有些名头,实际上.” Tony得意地说.

“但是你觉得那些gays依旧会爱上你, 即使知道你绝对不会和他们上床吗?” Steve怀疑地问.

“我的魅力无可抵挡, 所以是的.” Tony耸耸肩. 他当然有自信,他还不知道什么人抵挡得了他. 哪怕是直的Tony也有信心掰弯.

“让那些人高喊你的名字, 为你唱情歌, 即使他们知道你永远不会给予回报?”

“Challenge accepted.” Tony微微一笑.那没什么难的, 这就和经商一样, 没人知道对外总是很慷慨的Tony Stark实际上赚得有多少—这么说吧, 他掌握了美国最富有的1%的人口30%的income, 他应该被政府狠狠地剥削, 但你也知道美国政府目前是多么喜爱富人, 可怕的洛伦茨曲线会告诉你.

Tony离开自己的座位, 打算在舞池里随便选一个.

“等等, 你不用选择那些人.”Steve阻止他的脚步.

“那怎么办?”

“先试试我吧.”

Tony短促的轻笑了一声, “那不可能. 你开始的游戏, 你不可能掉进去.”

“而那就是一个挑战. 如果你能让我仅仅说出那三个神奇的单词, 你不仅证明了你自己可以让任何人迷上你,并且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但如果是你先说出那三个词, 同样.”

“我承认你很有实力, 亲爱的, 但你比不上我.” Tony明白了—这不仅仅是一个挑战, 而是一个竞争, “更何况,这不公平.”

“这很公平, 我们都确定对方是自己绝不会爱上的人, 不是吗?”

“我从不爱上任何人.”

Steve大笑起来, “你多大了?”

“21.” 没错, 实际上他还没到法定饮酒年龄, 但他是Tony Stark, 什么东西弄不到? “年纪大小不能代表一切!”

“多大的年龄差能确定我能赢?” Steve笑眯了眼.

“至少30年吧?你还得是那种越老越有魅力型的.”

“哦.” Steve强忍着笑意喝了一口酒, “那这个游戏就开始了, Tony. 你害怕了吗?”

“You wish, Steve Rogers.” Tony咬着牙说.

下一秒, Tony一步跨到Steve的大腿上, 直接暴力的吻了上去.

Tony的唇碰到他的一瞬间, Steve只感到自己的唇被烧了起来. 他勉强控制住没有颤抖. Tony Stark就好像火一样, 永不熄灭的火, 他燃烧了他的理智,心脏, 他的头脑和整个现实. 他点燃了他欲0望的燃料, 他的心瞬间以每分钟400下的速度跳动着, 如此快的速度允许他感受到几乎每一毫秒Tony的粗暴的动作, 柔软的触感, 粗重的呼吸和心跳,就好像他的面前展现了一张心电图. 

他回吻了他, 瞬间就占据上位.大概持续了很长时间, 直到Tony奋力的推开他的肩膀.

“你—你差点杀了我!你到底有多大的肺活量?” Tony大口喘着气.

“抱歉, 应该尽早提醒你的.”Steve希望他的心跳别这么快这么响了, 他怀疑都比Tony的粗喘声重. 

Tony翻了个白眼, 紧接着露出坏笑: “如果勾引你意味着死亡, 那我绝对加入.” 他缓过气来, “不过你并不是很喜欢我,所以我要离开…”

“不那么喜欢你?” 

“你把这个放在了我的裤袋里.” Tony拿出一袋白色的粉末, 挑着眉看着Steve怎么解释.

我在朝你走过来的时候就放进去了, Steve在心里诅咒.他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迫切的渴望, 现在他真的真的非常想和他做爱.也许如果他能把他灌醉的话还有戏, 而现在, 没可能了.

突然一些警察闯了进来, 人们惊慌的让开道,酒吧里的音乐停止了.

“所以你甚至给警察打了电话.” Tony冷淡的笑笑, “你想陷害我…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

“那不是毒0品.”

“什么?” Tony看向那袋粉末, 打开用手摩擦几下. 的确,那不是毒0品, 更像面粉, “为什么?”

他想知道Stark有多危险,通过观察他对毒0品的反应. 毕竟很多有钱人都涉及贩毒. 现在他无法知道了, 情况不能更复杂了.

“因为我想要取悦你, 我以为有钱人都喜欢毒0品.” Steve开始瞎编出一些话来—原谅他, 撒谎不是长项.

“哦, 我的朋友.”Tony微笑, “我不是gay. 如果你非要跟我做的话, 你必须要…” 他恶意的轻抚过他的下体,“非常, 非常棒才行.”

Steve认真思索了一番他的性生活. 他第一次是和一个女孩, 当他已经50岁的时候,完全是因为他的朋友们, 尤其是Bucky, 坚持没有性生活是不正常的, 并且他需要知道这个, 这是生活的一部分. 于是他这么做了. 接着他和很多女孩做过,因为Bucky认为他需要成为一个高手, 这涉及男人的自尊问题. 他在80岁的时候和一个男孩做了因为他的朋友—现在加上Clint—认为这是一种新的体验, 他应该试试. 后来他和很多男人做过, 仅仅是因为他“需要成为高手”的强迫症. 不,真正的重点是, 根据他的每个床伴在他结束后梦幻般的表情和他们的赞美—“昨天晚上是我最好的一场sex.”—他认为他还是很不错的.

“我觉得我还是蛮厉害的, 试试吗?” Steve问道. 他只是需要性,和这个人, 就这样, 难道这很过分?他睡过的人—整整90年—和他现在的队友比都少, 他就想要这么一次, 上帝就这么吝啬?

“别忘记那个游戏, 如果我输了你才能和我上床.” Tony眨眨眼假笑.

“那个赌约不重要.”

“它很重要. 继续?”

“如果你不同意, 我就把那些到处走的警察叫过来, 告诉他们你吸0毒了.” Steve决定.

“那不是毒品.”

“你知道他们有多蠢, 他们至少会把你带走一阵子.” Steve狡猾的说.

“你是个混蛋.” Tony当然不会惧怕那些人, 但一旦和他们接触就会暴露身份, 而这是他极力避免的.

“楼上?”

Tony向上瞥了一眼, “我要当上面的.”

“否决.” 说完Steve就半转过身打算挥手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

“闭嘴! 好吧!”Tony咬牙切齿地吻上对方的唇.

***************************************************************************

第二天早上当Tony醒来,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 然后发现他完全忘记了和Grant见面这件事.

“该死…” Tony叹了一口气, 拨打了对方的电话. 接着他听到了震动声,在地上. Tony探头, 看到Rogers的手机正显示着他的电话号码.

哦, shit, 所以他和那个议员睡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议员隐藏了他的身份, 就好像他想探Tony的家底一样. 他一开始就知道他是TonyStark. 他仔细回忆他有没有说什么出格的话, 但他的大脑里唯一记得的就是昨晚的性0爱—那些淫0液, 汗水, 被充满,冲撞, 肌肤相贴的麻酥感和唇齿相接的窒息感, 被随意摆布, 揉0捏, 啃0咬…疼痛. 眩晕. 还有热量.那场性0爱—Tony说实在的不想承认, 但那的确是人生最棒的一次经历, 对方的确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昨晚的性0爱太过美妙, 他甚至都不在意那些粗暴而愚蠢的标记行为. 但他的身体到最后承受不了那种程度的欢愉, 他记得在—他们做了十几次? Tony根本数不清, 反正超出了他的负荷,他最后晕过去了, 像个娘们一样. 

他尝试着移动身体, 却发现浑身每根神经,每块肌肉都在无力呻吟, 他几乎就像瘫痪了一样, 除了手指还可以动.

Rogers清楚自己的床伴需要什么, 并且会改变策略. 他一开始像个粘人的大狗, 但渐渐的他开始致力于征服Tony, 在Tony精疲力尽的时候再次变回了体贴的情人. 如果不是因为Tony平时也在床上如此取悦女人, 他搞不好会觉得Rogers疯狂的爱上他了.

但显然有一些东西不会变, 比如说占有欲.他全程都紧紧贴着Tony, 就好像在阻止Tony被屋里的另一个人看见似的. 哪怕现在他都紧紧搂着Tony的腰, 禁锢着他.

Tony等待着, 思考他该怎么对付这位显然十分有趣的议员, 然后Rogers醒了. 他闭上眼睛, 假装睡着.

Rogers醒来, 小心的松开Tony, 然后走下了床, 穿好衣服.他显然十分专业的履行炮友的义务, 收拾好东西就打算离开. 令Tony意外的是他弯下腰吻了吻他的唇, 说了一句: “我知道你醒着, 亲爱的.”然后是关门的声音.

Tony睁开眼睛, 这他妈是最后一次, 他发誓.

***************************************************************************

“早上—Good God, what happened?” Bucky吼道. 他认识Steve94年, 还从来没见过他这样.

Steve一直都有一种严肃的气息环绕着他, 后来严肃变成活力, 最后变成可怕. 但今天他浑身发光.就跟他又回到了25岁一样. 那简直就像世界末日.

“怎么了?” Steve皱眉.

“你在发光, Steve.” 

“就跟太阳一样, 你知道.” Clint耸了耸肩.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Natasha平静地问.

“没干什么特别的.” Steve回答. 他只不过和一个人上床了, 并且那场性0爱好到无与伦比,几乎让他的灵魂飞出来, 让他无法停下…但那也只不过是性0爱罢了.

“你和Tony Stark见面了.” Natasha指出, “所以发生了什么?”

“我想他并不涉及贩毒.” Steve说.

“不是这个, 除了这个.” Clint热切地问.

“我们打了一炮. 我应该报告这个吗? Nothing happened.” Steve不理解为什么他们都这么大惊小怪.他转身去了办公室.

“这是真的.” Clint狠狠揪了自己一下说.

“他原来可没这么介意描述他的炮友.”Bucky耸耸肩.

“至少描述了一点? 还对我们的任务毫无帮助.” Natasha摇摇头.

“这个Stark有点特别, 是吧?” Clint已经开始脑补从未坠入爱河的百岁男子终于找到灵魂伴侣什么的了,这并不是他幻想过最脑残的事.

“Cap和Stark之间有任何联系都不是好事.” Natasha冷着脸说.

***************************************************************************

“TONY STARK!” 

“我知道这很震惊, 亲爱的. 我需要提醒你我什么都没穿但由于你已经见过了所以没什么尴尬的, 所以给我穿上衣服然后让Happy把我抱到车上, 好吗?” Tony是真的觉得自己瘫痪了.

Pepper看着一地的性爱玩具,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 “如果这就是你会让助理做的事, 那恕我无法胜任, Mr. Stark.” 说完转身就走.

“听着, Pepper, 如果我有更好的选择我绝不会让你来. 我是说, 你应该知道我可信任的人有多少…”

“我可没法登上那个荣光榜.” Pepper停下, 回头怒气冲冲地说.

“Pepper, 如果你不帮我, 我就只能呆在这儿一辈子了.”

“那是你的事!”

Tony用那双无法拒绝的眸子看着Pepper.Pepper甩上了门. 

然而15分钟后,门被打开又摔上, Pepper走了进来. 她在掀开被子的时候尖叫了: “上帝, 他对你干了什么?你看起来就跟从火灾里逃出来一样!” 

“这没什么, Pepper.”

“没什么! 他在伤害你,你应该停止这么做!” 

“实际上, 那的确是我的计划.”

Pepper说不出话来了, 她只是担忧的给Tony穿上衣服, 小心地避开伤口.

然后Happy走了进来把Tony抱走.

在返程的车上, Tony说:“谢谢你选择回来, Pepper.”

“我要1250000美元年薪.” Pepper冷着脸说.

“我可以全给你, 其实.” Tony咧嘴微笑.

Pepper不知道她刚刚做出了改变她一生的选择.

Pepper联系了Tony唯一的好友—除了那些机器以外的—James Rhodes.

“所以你到底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的?”Rhodes眼角抽搐的说, “仅仅一天我没有管你, Tony,你找了一个秘书, 你的一夜情对象, 然后把自己弄成了残疾, 因为你第一次被男人上了.” 他一开始在大学认识Tony的时候就觉得这家伙无法无天, 现在他算是长见识了.

“我们可能玩的超出限度了.” Tony嘟囔, “我很确定我在接下来的一周内都无法正常活动. 但伙计, 那是我体验过最棒的性爱, 那实在是soooooo good, 我允许任何事. 我们确确实实的干了一个晚上, 我怀疑他体内有个永动机什么的.”

“Too much detail, Tony.” Rhodes翻了个白眼, “你现在变成双了, 嗯?”

“不, Rhodes, 那是最后一次, 明白吗? 我不是受虐狂,有些东西经历一次就够了.” Tony哼了哼.



评论(8)
热度(39)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