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Trick or Treat 8,9,10,11

Chapter 8

Tony正在一个长长的, 蜿蜒而下的楼梯口.那很像Hogwarts的楼梯, 但又完全没有那种温暖. 而且看不到尽头. 四周都是暗的, 只有一盏白炽灯. 巫师界从来没有白炽灯, 而Muggle--只有那些年久失修的地铁道里才会有.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然后他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Tony! Tony!" 声音急切焦躁,充满惶恐和担忧. 然后渐渐的, 声音变了音调, 变得绝望.

 

Tony尝试的走下楼梯. 他越下越快,声音也越来越近, 就在他以为他马上就能见到谁在喊他的时候,他踩空了----下面的楼梯忽然就那么消失了. 恐惧像章鱼的触角钳住了他的心脏, 然后----

 

他的身体猛的抖了一下, 眼睛骤然睁开.呼吸. 他告诉自己. 呼吸, 深呼吸, 那只是一个梦, 你正坐在地上--尽管并不安全.

 

Tony摇了摇脑袋, 坐直身体,记忆逐渐恢复. 他环顾四周, 发现自己在一个巨大的房间里. 他仔细看了看四周古典的家具,上面的花纹, 色调. 毫无疑问, 纯血统, Slytherin, 疯子有钱人. 然后他看见Rogers就坐在他身边, 头部低垂, 浑身沾满灰, 正一动不动, 不知道是昏迷还是...

 

Tony想伸出手测试一下, 但很显然,他被施了禁锢咒. 他张开嘴, 发现自己的嗓子干涩沙哑. 他清了清嗓子,烦躁的动了动腿, 谢天谢地它们可以使, 然后使劲踹了踹Rogers.

 

Steve记得Tony被一道白光击中,痉挛地倒在地上, 而他被施了禁锢咒. 他怒吼了起来, 狂乱的寻找那个声音的主人, 然后他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 "钻心剜骨."他听不见自己的尖叫, 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一寸骨头都开始灼热的燃烧,带来令他疯狂的疼痛. 他的意识正离他而去, 而他什么也做不了, 他无法救Tony. 

 

当他感到腿部的轻微撞击而醒来的时候, 那些尖锐的疼痛依然残留在他的身体里, 但他可以忍受.Steve吃力的睁开眼睛, 对上那双褐色的大眼睛. 

 

"Tony! Merlin, 你...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Steve猛然坐直了身体.

 

"冷静, Rogers, 我很好,刚刚睡了一觉而已. 你呢?"

 

"还行吧." Steve动了动自己麻木的双腿, 痛觉在逐渐流失.

 

"我们得想办法逃出去." Tony环顾四周, "该死, 我是倒了什么霉?"

 

“我倒是有个理论.”Steve咬牙切齿, “这全是你非要留着复活石的缘故. 有人盯着你, Tony.”

 

Tony哑口无言, 恶狠狠地瞪着Steve,“嘿, 别把错误都揽到我身上好吗? 是谁把我幻影移形到恰巧附近没人的尖叫棚屋的? 友情提示,他就在这个房间里.”

 

“那完全是为了找个好的环境跟你谈谈复活石的问题! 你永远学不会虚心, Tony!”

 

“你倒是学得不错.”Tony哼了一声, “话说回来, 咱们还是想想怎么离开吧. 有什么好想法吗?”

 

Steve皱了皱眉, 似乎在尝试着什么,但他放弃了, “不行, 我的无杖魔法还解不开束缚咒.” 他抬起头, 看见Tony正几乎惊恐的看着他, “怎么了?”

 

“无杖魔法? Steve Rogers, 我原来真是小瞧了你.” Tony干巴巴地说. 他一直都希望能像AlbusDumbledore一样用无杖魔法, 但他从没成功过. 在这方面败给了Steve Rogers, 真有够让他挫败的.

 

大门被推开了, 一群穿黑袍子,戴白色面具的人进来了. 其中一个走向他们. 他看起来瘦高, 紧握魔杖的手骨节突出的像裸露在外的骨骼.“Well, well, well.” 来人不紧不慢的说着, “大名鼎鼎的TonyStark, 久仰了.”

 

Tony皱着眉头盯着来人, “你怎么认识我?” 他至少对Muggle有了解, Tony想.

 

“Howard Stark最伟大的发明,怎么会没人认识呢?” 男人调笑. 他躬下身,细长的魔杖勾住Tony的下巴, “但放心, 我今天把你带到这儿来, 不是要跟你进行什么武器交易的, 我已经从StarkIndustries得到足够的武器了.”

 

“什么?”Tony瞪大眼睛, 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这个亡命徒和SI做过交易? 跟自己父亲经营的公司? 尽管他和父亲总是不和, 但Tony从来都认为Howard Stark是个好人—尽管不是个好父亲. 那一瞬间他感到恐慌.如果这个人手里现在就有SI的军用科技,那他们逃出去的几率就更小了. 本来他已经想好了计划…

 

“交出复活石, Tony Stark, 交出来我就饶你和你的跟班不死.” 好吧, 果然还是复活石.Tony几乎可以感觉到Rogers附近猛然爆发的怒火.他自己也有些后悔, 但他绝不会表现出来. 

 

“复活石不在我这里.”Tony诚实的说. 它被我锁在了寝室的柜子里.

 

男人站了起来, “我并不想伤害你,Stark. 做个明智的选择, 像你父亲一样用商人的方式思考, 对我们双方都有利, 对吗?”

 

Tony殷切的点了点头, “Yes,可复活石的确不在我这儿. 而且,我警告你, 如果你不在1分钟内放了我们并且投降, 交还魔杖的话,你会死的很惨.”

 

Tony毫不意外那帮黑袍人大笑了起来. 就连Steve都用那种 “幽默和大话也要选对时机”的那种眼神看着Tony. 

 

“我是认真的, 你最好把魔杖还给我们,然后严肃的道歉送我们离开. 你们只剩半分钟了.” Tony咬着牙, 看着面前的人鄙夷的哈哈大笑.

 

“你们的魔杖就在我的口袋里, 但我不还会怎样?” 一直跟Tony说话的那个说.

 

“我从来没听说过Tony Stark是个智障儿童.” 后面的一个人开口了.

 

Fuck. “你最好给我道歉, 你个混蛋,你的智商甚至不到我的百分之零点几! 5,4,3…”

 

那群陌生人都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等着他数到1.

 

“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2, 1!”

 

什么都没发生, 黑袍人笑得更厉害.“Come on! 怎么回事!” Tony焦躁不安, 但几乎又立刻安静了下来.

 

“Tony, 你确定理智还在?” Steve抓狂的问. 他不知道Tony在打什么主意, 也没有任何想法能跟上Tony的思路.

 

“笑吧, 笑吧,待会你们就会跪倒地上求我…我这回是认真的! 5秒之内!5, 4, 3, 2, 1—” 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够了!” 离Tony最近的男人不耐烦了,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 “你肯定知道这是什么?只要一滴我就能知道复活石在哪, 然后我再用夺魂咒命令你去取过来…”

 

“Oh, God! 我发誓你要再不来--!嘿, 你们这回真的只剩5秒了,我刚刚是在开玩笑! 5, 4—321!”

 

窗玻璃被猛然打碎, 十多个红色的球体飞行器冲了进来,然后他们自动组成了一个机器人, 抬起一只手臂,手心亮起了刺目的白光, 斥力炮将那帮巫师劫匪在空中轰翻了个跟头,全都瞬间不省人事. 一瞬间房间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整个房间差点倒塌, 房顶都要被掀翻了. 

 

“我说什么来着.”Tony得意的耸了耸肩, 用那种骄傲自豪的目光看向钢铁人, 棕色眼睛闪烁着明亮的, 压抑了很久的光, “Jarvis, 帮我把我和Rogers的魔杖拿过来.”

 

“As you wish, sir.” Jarvis流畅绅士的英音回荡在空气中, 真正的让Tony感到了安心. 

 

Tony和Steve没费多少功夫就挣脱了束缚.

 

“Tony, 这是什么?!” Steve震惊的看着面前金红相间的盔甲,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理智. 但他的的确确看到了,看到十几个零部件自动组装在了一起就好像它们被施了魔法一样, 然后以一种惊人的攻击力轰飞了一群人,还听见另一个英国人的声音, 而那个盔甲不应该是空的吗!

 

“Muggle的智慧,你这种史前人类可理解不了.”Tony骄傲的仰起头, “认识一下吧, Jarvis, 我的AI管家.”

 

"你好, Mr Rogers." Jarvis友好地说.

 

“AI是什么?这是你发明出来的?” Steve不敢相信的继续问.

 

“说了你也不懂. 另外,当然! 除了我还能有谁这么天才?” Tony挺起了胸膛. 每个暑假他都在自己的地下室里搞这个—有了Jarvis之后一切都变得简单了.他自己为自己做出了这个战甲, 并且不断改良.他给自己注射了一种电子生化病毒, 让自己可以无时不刻地召唤盔甲、联系Jarvis,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恼人的问题. Hogwarts的魔法磁场太强,Jarvis根本无法运行, 因此他的战衣也成了摆设. 他不断加强盔甲对咒语的抵抗能力, 和突破魔法磁场的能力,但无济于事—该死, 那可是Hogwarts! 但当他发现他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 出乎意料的感受到了手腕间的电流时,他的狂喜不溢言表. 他听到了久违的Jarvis的声音, 那不亚于福音.

 

“Greeting, sir, 您周围的魔法磁场较弱, 我已成功突破. 您的位置在距Hogsmeade 379英里,我在您被带出Hogsmeade起启动了Mark2, 预计还有20分钟到达. 请放松, sir.”

 

Tony用堪比奥斯卡影帝的演技装出一副自己毫无反抗力的样子, 正常的与Steve和villain交谈着. 直到他觉得应该到了. 

 

他的战甲果然没让他失望, Rogers一幅乡巴佬的目瞪口呆的样子够Tony笑上一整年.

 

Tony走向盔甲, 盔甲自动为他打开又闭合,让Tony站了进去. “行了, Rogers, 我知道你被我的天才大脑迷得神魂颠倒,但我真心觉得我们该离开了. 要我载你一程吗?”

 

“你怎么载我?”Steve没有否认Tony的话. 他突然觉得今天他才认识了真正的Tony Stark. 

 

“这样.”Tony轰开了墙壁, 跟Steve走了出去, 然后他环住了Steve的腰, 为自己终于比Steve高而偷偷欢呼一下, 然后腾空而起. 

 

“Tony Stark! 天啊,你这个疯子—” Steve破碎的声音传到Tony的耳朵里, 让他不可自制的大笑. 

 

很快他们就到达了Hogsmeade. 这时Jarvis忽然警告, “Sir, 前方有过强的魔法磁场, 建议减速降落.”

 

“Fuck, 天杀的魔法磁场.” Tony不情愿的降落在地面上, 跳出了盔甲, “那么, 再见啦, 亲爱的Jarvis, 我回头一定会想办法天天陪着你的.”

 

“My pleasure, sir.” Jarvis操纵着盔甲离开了. Tony盯着那个身影, 直至消失. 然后他们沉默着向Hogwarts前进.

 

Tony深知他的麻烦还远没有结束, 看看那个Gryffindor的脸色就知道了. 

 

TBC

让老贾出场了, 就一次,以后还会有的...这周太忙了, 外加几场考试都砸了, 没什么心情...但还是希望大家的回复啊!

 

我觉得第九章和第十章去随缘看好了. 我真的没写任何黄暴的东西, lofter太夸张了...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63494-1-1.html


Chapter 11

Hogwarts迎来了真正的冬季. 几乎一夜之间,整个城堡及场地都披上了10厘米厚的雪,黑湖早已结冰, 再也看不到巨乌贼懒洋洋的浮出水面,伸展触角. 

 

Tony急匆匆的行走在走廊里, 看着外面Hagrid正在奋力的铲雪. 场地已经被清理了一半了, 但Tony依然觉得一周的室外课都将取消.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圣诞节了, 整个学校的氛围都变得轻松起来. 

 

他转过一个弯, Rogers和Barnes,Carter在一起愉快的交谈着什么. Rogers侧面对着Tony,脸上正挂着一个完美的, 轻松的, 真诚的微笑, 健美的身体倚靠在柱子上, 一切都显得漫不经心又魅力十足. 他突然微微转过头,看到了Tony. Rogers的笑容变大了,眼睛用一种要将他吸进去的专注盯着他. Tony条件反射的转身就跑,差点绊倒自己. 

 

Tony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有自控力的人. 他经受不起诱惑. 或者直白的说, 他拒绝不了Rogers. 不需要超高的情商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Rogers, 他正在一点点渗入Tony的生活, 一点点影响Tony的一切, 并且Tony无法阻止, 无论是他的拥抱, 他眼神的温度, 他的亲吻, 或是他的爱语. 他尝试过, 但他只是太贪恋了, 从来没有人以这种方式想要过他. 而这种全新的,他从来,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感受让他无法坚定地说"不". 这种陌生感让他害怕, 而他有理由去害怕. 

 

Steve望着Tony的背影,皱了皱眉. 他已经习惯Tony的这种反应了, 当然, 但是一种奇妙的感知力告诉他, 今天不一样.那种直觉告诉他, 让Tony离开会有危险. 但是没有人会真正的听从这种叫做直觉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会悔恨.

 

"嘿, Tony, 你急匆匆的干嘛去?"Justin Hammer突然拦住了Tony. 

 

"Get out of my way." Tony不客气地说,一把打开Hammer的胳膊.

 

"没必要这样对我, Tony, 我们不是朋友吗?" Justin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

 

"我不警告第二次, 你有什么花招可以直说."Tony真的不想现在处理这个. Hammer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一直不停地缠着他,抓住各种机会和他交谈, 而且全是一通废话. Tony不想深究他到底想干什么, 反正Hammer也干不出什么, 但是现在他的大脑一片混乱, 他不想再听任何无意义的闲聊. 

 

"我不重复第二遍, Hammer, I'm not in agood mood." Tony干巴巴地说, 迅速离开.因此他并不知道, Hammer在他离开的瞬间干了什么.

 

Tony来到图书馆, 像往常一样把写有ProfessorMalfoy名字的纸条递给Madam Pince.

 

"你要哪本书?" Madam Pince皱着眉头问. 她已经不下无数次给TonyStark拿禁书区里的书了, 而那让她不安. 她从来不喜欢有学生看禁书区的书, 因为据她所知,那些人都做过从来没人做过的事.

 

"我能自己进去找吗? 因为说实在的,这样我可以找到更有用的东西." Tony尝试着说服她.

 

"好吧, 希望这样能减少你来的次数."Madam Pince让开道.

 

哪怕是白天, 禁书区也一片昏暗.Tony点亮他的魔杖, 简单扫过书的封皮, 当然什么也没有发现. 字体太难认了, 又有几个世纪的细菌灰尘的堆积, 这些书还存在就有够让Tony震惊了. 他在找关于Peverellbrothers的书. 当然没人会信真的有死神这种东西, 尽管这让Tony一开始感到失望. 

 

就在Tony确认他在正确的地方找的时候----

 

"嘿."

 

"Fuck!" Tony吓得差点把魔杖扔出去,他转身看着那个斜靠在书架上的人, "Rogers? 你为什么在这儿?"

 

"确保你没在找什么出格的东西." Steve直起身子, 手压在Tony手上的书上好让他看得更清楚, "唔,过关, Dark History什么的."

 

Tony推开Rogers的手,抱紧了书, "检查完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你是怎么进来的?"

 

Steve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 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Professor Potter的名字跃然纸上: "怎么, 只许你有教授的签字?"

 

Tony挫败的呻吟一声, "你--你这个control freak, 你监视我!"

 

"不, 我在追求你."Steve挑了挑眉.

 

"没有人," Tony尽力控制着音量, "会在追到喜欢的人之前就对他为所欲为的!"

 

"你值得特殊对待, Tony." Steve笑得简直像个反派了.

 

"告诉我, 我原来每次来的时候你没有跟着我."Tony放弃了刚才的话题.

 

"很不幸, 是的."Steve眯起眼睛, "我知道你每次借的书. 而你每次都太专注了, 从来没发现我."

 

"那你为什么这次主动暴露你自己, Rogers?"Tony把手里的书放回书架, 从另一处又抽出一本, 坚定的不再看他.

 

"只是问你件事." Steve的声音第一次有点紧张, 这让Tony感兴趣的抬起头, "你这周愿意跟我去Hogsmeade吗, 你知道, 放假前还有一次,然后你可以准备圣诞节礼物什么的." 

 

Tony有些吃惊的看着Rogers. 这是什么, 一次简单的出行, 还是...

 

"我想可以." Tony的眼睛死死盯着手里的书, 觉得浑身燥热起来,"我是说, 只是一块儿买点东西, 对吧?"

 

Steve明显松了一口气, 轻笑着回答:"你想它是什么?"

 

"我...真的,Rogers, 你打扰我思考了, 我还要挑一些有用的书回去. 另外你是有毛病吗? 没人会在禁书区里约小伙伴出去玩."Tony保持镇定.

 

"因为我知道你不想被别人看见我们在一起." Steve淡淡的说, "所以我选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你莫名其妙的不满什么, 认为我的约会邀请不浪漫吗?"

 

"我才没有不满----等等,约会?"

 

"Tony Stark, 你才没有那么蠢的脑子."Steve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明明是你太严肃了好吗? 这不会是你人生第一次约会邀请吧?"

 

Steve微微笑了笑: "回答正确.所以, 的确不是很浪漫? 让你失望了?"

 

"有一点儿...唔."他又被吻住了. 推开他推开他推开他. 他的大脑在无限循环的给出这个指令, 可他只是沉迷在那个吻里,双手紧紧抓着Steve的围巾, 没有把他拉得更近已经是Tony能做到的极限了.

 

他们分开, Tony注视着Steve在微弱阳光下和在漂浮的灰尘间的脸, 他湛蓝的眼,坚定的下巴, 他的皮肤, 还有厚实的嘴唇.

 

"没人会真的在禁书区里接吻." Tony咬了咬牙, 心里不断唾弃着自己.

 

"我可以确定我们不是第一例." Steve认真地说, "这次邀请好点儿了?"

 

"大概吧." Tony后退一步保持安全距离, "我需要专心,你--别跟我说话."

 

Steve有时候会觉得他不应该这样霸道的占有Tony. 但Tony的唇上仿佛有着诱人又致命的毒药, 让Steve无法克制的想要. 还有Tony的美丽的眼睛, 翘起的鼻尖, 脸颊, 眉宇, 身体, 他整个人, 他的心. 他曾经唯一可以克制的理由就是他坚定地认为Tony对他没有感觉,而现在一切都在告诉他相反的结论. 他不再有理由了.但他知道他们都没有准备好, Tony的解决措施是逃避,而Steve, 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他们在图书馆门口道别后Steve回到寝室, 全身都被愉悦占满. 他猛地倒在了床上, 接着听到叮铃一声. Steve立刻起身, 很快就找到了地上的小东西. 是一个金色的小圆片, 圆片上刻着他看不懂的字. 他不觉得他在任何地方见到过这个. 几个测试魔咒之后,他确定这只是个无害的玩意儿, 因此他将圆片扔到了兜里.

 

 

"Rogers, 真的, 有必要吗?" Tony无奈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毫不反抗的接受Steve施在他身上的咒语.

 

"我必须要把你保护好, Tony, 我可不想重蹈覆辙." 看见你倒在我面前却无能为力...这是Rogers最痛恨的事. 因此他在Tony身上施了所有他能想到的保护咒和反弹咒,甚至还有反幻影移形咒, 类似于Hogwarts上空的那个.

 

"那你呢?" Tony歪着头问, 不得不说Rogers保护欲旺盛起来还蛮--嗯, 反正就是挺让Tony开心的.

 

"我早就施好了."

 

"我自己来也行, 我不是白痴."Tony就是改不掉和Steve拌嘴的毛病.

 

"随你怎么想, Tony. 总之我不会再让你出事."Steve收起魔杖, 一手捧住Tony的后脑勺同时大拇指摩擦着Tony的红唇,另一手揽住Tony的腰, "好极了, 现在只有我能碰你了."

 

"What?! 你干了什么Rogers?"Tony震惊的想要逃离.

 

"逗你的, 别把我想得太阴暗."Steve忍不住笑了, 额头抵着Tony的. 他很快就被推开, 看到Tony发红的耳尖.

 

"我们该出发了, Rogers." Tony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好吧...等等,拿着这个." 接着不由分说塞给他一个镜子. 

 

"认真的, Rogers? 我们是去Hogsmeade,不是去闯封锁线什么的可能生离死别的地方!" Tony简直要抓狂.

 

"你可以随时联系到我, 通过窥镜,我也有一个." Steve没费心去理解Tony的胡话. 

 

反抗无效, Tony乖乖的收了起来.

 

他们走在Hogsmeade的大街上,这个时候大街上满是人, 可能是大家都在操心圣诞节的缘故.

 

"我其实不理解巫师为什么要过圣诞节, 我是说, 你们又不信耶稣基督."Tony闲闲的开始没话找话.

 

"你信, Tony?" Steve挑了挑眉, 得到了Tony的怒视.

 

"好吧, 我承认,我原来还希望过--你知道, 圣诞节绞尽脑汁给别人挑礼物最后还可能被别人扔到一边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也不会让我快乐.我还以为到这里就不用送圣诞礼物了." Tony没好气地说.

 

"是吗, 让你失望了.我只能说你完全没掌握送礼物的精髓." Steve微笑着说.

 

"好啊, 那你教教我."Tony挑衅地说.

 

Steve沉思了一会儿: "你平时送别人什么?"

 

"女生送首饰, 男生送迷情剂."

 

Steve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迷情剂? Oh, Tony, 你真是我见过最神奇的人."

 

"这有什么? 喂!不许笑! 快告诉我怎么啦!"Tony不耐烦的跺着脚.

 

"你不能送一样的东西, Tony, 要投其所好. 就像我送你的蛋糕是因为我从Thor那里知道你喜欢甜食一样." Steve看着Tony,眼光中有点调笑的怜悯.

 

"该死, 我真应该把Thor踢出Avengers." Tony痛苦的捂住脸.

 

"所以你真的成立了一个恶作剧俱乐部?" Steve笑着问.

 

"嘿, 注意你的言辞,伙计! 我们不只是恶作剧! 尽管我们至今只做了这个...说起来我们已经很久没聚在一起恶作剧了."Tony若有所思地说.

 

Steve翻了个白眼, 然后想到了什么似的说:"你可以让我加入, Tony."

 

"啥? 为什么?"Tony有些没反应过来.

 

"因为显然, 你要是不同意我就会纠缠你,然后你就什么也干不成." Steve阴险的耸了耸肩.

 

"你绝对不是Rogers! 他可没聪明到威胁别人----"

 

"再说一遍." Steve突然靠近Tony, 嘴唇离Tony只有几毫米的距离, 热气呼到Tony脸上. 

 

Tony的脸顿时一片猩红, 说话都结巴起来:"停! 我错了! 我们--我们不是刚刚在讨论挑礼物的事吗?" Tony绝望地试图转移话题.

 

Steve, 居然默许了, 尽管嘴角是满意的微笑:"好吧. 继续来说, 送礼物要投其所好. 你想想你的朋友希望什么礼物?"

 

"嗯...Natasha喜欢玩匕首,Clint说他喜欢射箭, Bruce也许喜欢听舒缓的音乐,Thor喜欢Loki----我没说错!" Tony不满的揉着被Steve弹过的地方.

 

"正经点, Tony." Steve无奈的微笑着, 尽管他丝毫没有生气.

 

"好吧...Thor喜欢砸东西...我是认真的!" Tony及时在Steve弹下另一个暴栗之前吼道, "Loki喜欢--那家伙哪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啊, 他倒是喜欢毁掉别人喜欢的东西.Rhodes喜欢, 嗯, 他很喜欢飞行, 而且很不喜欢找球手的位置.Pepper会喜欢什么我真不知道..."

 

"Pepper那种稳重的女生应该都喜欢书."Steve帮助道.

 

"你, 什么时候对女性这么有研究了?"Tony怀疑地问.

 

"是你, 从来不费心理解什么人.Peggy给我传授过很多追女生的技巧." Steve无意间握住了Tony的手, 温暖如阳光般的手让Tony战栗了一会儿, 就一会儿.

 

"好吧, 那我们先去哪儿?"Tony无力的尝试挣开.

 

"这里离书店最近." Steve, 仿佛没察觉Tony的挣扎, 反而握的更紧了. 

 

于是一下午就浪费在给各自的朋友挑礼物和听Steve啰嗦上, Tony真的真的没有时刻注意Rogers是否多买了一份礼物. 但Rogers没有, 而这让Tony坚定的也不多买礼物. 

 

真正让Tony满血复活的是最后来到了蜂蜜公爵.

 

"我要全部买下来!" Tony一进去就大嚷, 然后被Rogers死死捂住嘴. 周围的人都了然的没搭理Tony.

 

"吃太多甜食不好, Tony. 适可而止." 于是在Rogers严厉的监督下, Tony只买了一点点平时连塞牙缝都不够的量.无聊的一天唯一的乐趣也被剥夺, 更令Tony发疯的是当他们离开的时候, 他居然听见一个女生跟她的朋友说:"我只听说过妻管严, 没想到..."

 

"生气了? 就因为我不让你买甜食?"Steve耐心的问Tony.

 

"..." 我才不会告诉你, 该死的, "很好, 我们都确定今天不会有偷袭了, 我可以自己走了吗?"

 

"我要把你送到..." Steve没说完, Tony疑惑的转头,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Steve就在他面前,旋风般消失. 

 

TBC


评论(4)
热度(26)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