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Trick or Treat 5,6,7

Chapter 5

如果每个人死后都要在上帝面前说出自己一生最大的悔恨, TonyStark的版本一定是:"我永远不会去作死的招惹SteveRogers."

 

如果说Hogwarts目前女生之间有任何话题的话,那个话题一定是:Steve Rogers和TonyStark在一起了.

 

这真是天理难容, 哪个男人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正处于饭点儿的大礼堂!)吻另一个男人的手啊!

 

Tony愤怒地把手里的石头扔到湖里.

 

"郁闷?" 一个欠扁的声音响起.

 

"带你的男朋友滚远点, LokiLaufeyson." Tony干巴巴的说, 他已经尽他所能的躲着任何一个朋友了,但Loki就是有掘地三尺也能把他找出来的本事.

 

"啧啧, 真不友好."Loki唏嘘着, "我男朋友可不在这儿."

 

"那就带你的屁股滚远点." Tony恶狠狠地威胁.

 

"你有什么毛病啦? 你都三天没出现在Slytherin公共休息室和任何教室了, 就算是因为Rogers也太过了!" Loki皱着眉头,无视了威胁. 

 

"不关你事." Tony抬起头, 紧紧盯着飞过禁林上空的一群鸟. 他到底有什么毛病? 他也想知道. 他承认, 当他感受到手背上柔软的唇的时候, 他是真的傻了. 那一瞬间, 就像有人打开了他一直紧闭的情感阀门, 喷涌而出的洪流几乎淹没了他.他知道他再也躲不了了, 他也累了. 

 

那天他心烦意乱的吃完晚饭, 急速冲向图书馆避开那些闲言碎语.结果在路上他看到了Rogers和Barnes在争吵. 

 

"Steve, 如果你真要追Stark, 我不反对--"

 

"别说了, Bucky."

 

"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不说实话!"

 

"我在跟你说实话." Rogers咬了咬牙, "我没有在追他. 没, 有. 这只是...只是个游戏, 一个恶作剧, 一个教训."

 

短暂的沉默. "我不相信,你不是这种人."

 

"我不是, Bucky. 但对那种天天换女友的人有什么道德可讲呢."

 

Tony脑海里有一千种声音炸响, 尖叫.他感到他的脚下猛然空了一下, 就像他即将掉入深渊.然后他明白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Rogers从来没有因为他的挑衅告过状, 有时甚至自揽责任;Rogers原来一直对他不冷不热; Rogers对除他之外的所有人都很温和;Rogers做什么事都专心致志; Rogers画画的时候嘴角微妙的笑意...这么多这么多, 他已经有了这么多关于他的回忆, 可没有一个是跟他有关的. 他就是Rogers生命里的过客, 不值得恨也不值得在乎. 他是想过, 做梦般的想过Rogers关心他, 毕竟他自从开学以来做过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可这个坦白真是个巨大惊喜. 

 

Tony Stark一直都明白心是人体最脆弱的器官, 因此他不停地换女友, 给自己的心铸上重重盔甲--可他忘记把Rogers关在外面了. 

 

他不想回公共休息室, 他知道他的朋友们会说什么,而那些话只会让他觉得自己更可悲.

 

他应该想到的, 应该知道Rogers不可能对他有任何想法, 应该...

 

结束了, 他想.因此他咳了一下, 看到Rogers和Barnes堪称惊恐的脸. "我都听到了." 他说,"你达到你捉弄我的目的了. We are done, Rogers."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开.

 

"Tony?" Loki打断了他的凝视.他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劲, 但他说不出来是什么.

 

"你上你的课去, 你可不是我这样的天才."Tony讽刺道, 离开了山毛榉的下面, 走向狩猎场. 

 

"Rogers也请了两天假."Loki突然说, "你们..." 看来有什么人们不知道的事发生了.

 

"我们什么也没有." Tony断然否认.

 

"回去上课, 把那些狗屎都丢掉.Tony Stark难不成是个怀旧的人?" Loki的语气变的强硬而锋利,"无论发生了什么, 把它忘了."

 

Tony的背影变得僵硬. 良久,他转过身, 嘴角有带上他惯有的欠扁的笑,"Alright. Roger that."

 

 

Tony用了三天时间把这一系列破事忘掉. 因此他回到教室之后, 瞥都没瞥Rogers, 直接进入常态. 而他的朋友们, 显然Loki说了点什么, 全都保护性的24小时把他围得严严实实.

 

另Tony震惊的是,Rogers竟然还想和他说点什么.

 

"你想干什么, Rogers?" Natasha不客气地在DADA课上把他挡开.

 

"Romanoff." Rogers冷淡地说,"我要跟Stark说句话."

 

"你已经没这个权利了, 最好离他远点."Clint过来帮腔.

 

"听着, 他误会了----"

 

"误会? 我会误会?你到底想怎么样, Rogers?" Tony猛挥魔杖,打掉对面Loki的粉碎咒, 然后转过身来, "我说过别来烦我了,有意思吗? 还没玩够?"

 

"Tony, 我们得下课谈谈----"

 

"别叫我'Tony', 另外我没什么可跟你谈的.不, 听着, 你听我说!我们做陌生人最好不过了!" Tony篡紧他的魔杖,克制着施个恶咒的冲动. 多毛咒怎么样? 加个软腿咒效果绝佳. 不不不, 应该用点狠的, 四分五裂?

 

"我坚持, Tony." Steve脸色白的吓人, 蓝眼睛变得黯淡无光.

 

"我不要你的道歉, Rogers. 我就当被炸尾螺咬了一口, 没什么大不了的."Tony冷笑. 

 

Steve抿紧了唇, 似乎下一秒就要杀人一样,"Stark, 你不要得寸进尺----" 他猛然侧身躲过一束火星,"你想干什么?!"

 

"决斗." Tony的棕眸中闪着久违的好战嗜血,"很久没干过了, 不是吗? 我们来检测一下你的肌肉作用有多大?"

 

"你----" Steve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Tony就已经展开了迅猛的攻势.他把魔杖挥得就像马鞭, 仿佛每一个魔咒都像鞭子一样把他面前的人抽的皮开肉绽--那样当然最好.

 

Steve无心恋战, 他有些吃力地接住那些魔咒,努力控制自己的脾气, "冷静点,Tony!"

 

"别叫我'Tony', 你个bastard--"

 

突然之间他们两个都受到一股向外推的不可抗力--有人施了障碍咒.

 

"Mr. Rogers, Mr. Stark, 你们在干什么?"Professor Potter走了过来, 双眉紧皱,"课堂不是你们解决私事的地方, 你们的任性胡为可能会伤到其他人!"

 

Tony冷哼了一声, 听起来就像,"谁他妈在乎!"

 

"Gryffindor和Slytherin各扣20分, 你们两个, 禁闭, 今晚8点到狩猎场边上等我." Potter冷淡的说, 失望的看了一眼Rogers.

 

很好, 谁不想和Hogwarts新晋男神一起共度美妙的一晚呢? 还是在禁林边上!多刺激啊! Tony咬牙切齿地诅咒着. 

 

 

晚上8点,Tony极不情愿地来到狩猎场边, 故意迟到了20分钟. 这对他来说真的算准时了好吗?

 

"Mr. Stark, 我希望你态度端正一点, 你和Mr. Rogers待会儿将会进入禁林, 帮Mr. Malfoy采集一些草药. 别忘了别离开小路." Professor Potter叮嘱着,交给Rogers一个袋子.

 

"真的?!" Tony立刻就精神起来了. 进入禁林耶, 还是合法进入!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Tony悄悄潜入过好几次, 但禁林可是根本探索不完的啊. 好吧, 他尽量忽略Rogers, 这次禁林之行还是有盼头的.

 

Steve转头瞧着Tony月光下闪闪发亮的双眸,强压下苦涩的微笑. 那双漂亮的眸子再也不会为他闪耀了吧.

 

"真的." Professor Potter叹了口气, "你们开始吧."

 

Tony几乎是一溜烟跑进去的. "Rogers, 快点儿跟上!"

 

他们一前一后走在小路上, Steve笑着看着Tony举着杖尖亮起的魔杖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时不时弯下腰仔细辨识脚边的植株, 拔出来扔进袋子.

 

"Rogers, 你在干嘛, 偷懒?" Tony忽然回头,皱着眉头.

 

是啊, 我在忙着看你."呃, 没有?" 

 

Tony翻了个白眼, 继续用魔杖在地面上狂扫.他忽然停住, "嘿,这有马人的脚印! 它会不会通向他们的栖息地?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

 

"马人很危险, 他们对人类不友好."Steve阻止了Tony的狂想, 走到Tony前面, 并注意到Tony在他经过的时候缩了缩身子.Steve当做没看见, 照了照面前的路. 

 

"好吧." Tony耸了耸肩,跟在了他的身后. 

 

Steve以为一切又回到了从前, 他仍然可以和Tony开玩笑, 可以亲近他, 甚至吻他. 可Tony若有若无的躲避向他解释了再简单不过的事实----Tony或许可以不恨他,但他再也不会亲近他了.

 

他抑制着频频回头的冲动, 仔细的搜索着地面,直到他觉得Tony太安静了.

 

他回过头. Shit. Tony早就跑没影儿了, 根据推测, 肯定是跟着马人的足迹走了. Steve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Steve不得不用魔杖砍掉一些碍事的藤蔓和荆棘, 费力地辨认着足迹, 心烦得要命. 禁林在夜间足够危险, 独自一人离开小路简直就是去送死, 尽管他相信Tony的能力没问题, 但他无法停止不担心. 万一他跟错了足迹, 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怎么办? 万一他跑到了禁林中心怎么办?Hogwarts的禁林中心几乎可以说是非法物种的乐园了.

 

他紧皱着眉头. 却往前走,月光越是暗淡, 连那些鬼魅的阴影都不见了, 四周安静得可怕, 没有一丝风吹草动. 该死, Tony跑了有多远? 马人的足迹越来越浅, 他也越来越不安. 

 

然后他听到了沙沙声, 由远及近.Steve直起身子, 一动不动, 几乎屏住了呼吸, 他将感官放大到极致, 去感受这声音. 步速很快, 步距估计很小, 体量很轻...Tony?

 

那声音越来越大, 随之而来的还有别的声音,体量很大----

 

Tony猛地从他左边冲了出来.

 

"你干什么去了, 知道我----"

 

"快跑!!!!!" Tony大吼了一句, 拽着Steve的胳膊就没命的往前冲.

 

"发生什么了?" Steve大声问, 一边跑一边向后看去. 见鬼的. 他看到了一群八眼蜘蛛.

 

"你是怎么找到他们的?! 你还真是有才啊!"Steve没想发火的, 但他实在是很想揍Tony一顿.

 

"闭嘴!" Tony回吼,回身甩了一个障碍咒.

 

"他们数量太多, 我们得躲起来!"Steve回头对准一只八眼蜘蛛的眼睛发了一个昏迷咒.

 

"很机智!" Tony嚷道, 一边朝其中一只的眼睛来了一个爆破咒,然后猛地把他拽向一片相当密集的树林, 阻断了一大部分的蜘蛛.

 

等到剩下的被他们解决, Tony已经跑得虚脱了.

 

"你该多运动了." Steve皱着眉头, 尝试着去扶Tony, 却被躲开了. 

 

"离我--远点儿."Tony大喘着气, 扶住旁边的一棵树, 蹲下身子, 看不清表情.

 

"Tony, 我..."

 

"别叫我'Tony', 还有,你没必要解释什么, 或者安慰我. 我知道, 你他妈就是这么一个老好人, 无时不刻不在给别人道歉. 我不稀罕,你什么也别说." Tony一口气说这么一大段,然后俯下身继续喘气.

 

Steve盯着Tony, 不说话.Tony感觉到头顶聚焦的视线, 不耐烦咬咬牙, "你看什么看?"

 

"我在想, 我要是知道你在想什么就好了."Steve认真地说.

 

"没门, 我可是练过大脑封闭术的."Tony得意的扬起脑袋, 一脸挑衅.

 

"我知道." Steve轻声说.

 

那句话让Tony莫名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可能是因为他的语气太轻柔, 也太宠溺,Tony简直无法招架, "你什么意思?"

 

Steve笑了笑, 嘴角弯出一个淡淡的弧度,那双蓝眼睛专注的盯着Tony, 在黑暗中似乎会发光,"Tony, 你知道你有多----"

 

Tony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只看到那双本来闪耀着愉悦的蓝眼睛突然惊恐的瞪大,下一秒他就被狠狠推开, 身子重重撞到地上.

 

"Rogers? 你怎么----天啊!" Tony对着Steve流血的胳膊只愣了一秒, 然后迅速用粉碎咒解决了那只潜伏的八眼蜘蛛,"Steve! 你怎么样? 该死----" Tony飞快地为那条胳膊施治愈咒和止血咒.

 

他看见Rogers似乎神情恍惚的说了什么,立刻低下身子, "什么?你有什么遗言?"

 

Steve强忍着疼痛, 却还是忍不住笑了.他缓慢地, 一边嘴唇摩擦着Tony圆润的耳垂一边说:"你刚刚叫了我的名字,Tony."

 

"啊?" Tony懵了一秒,然后脸恼火的红了, "那是个口误!还有, 关心一下你的胳膊吧, 你的骨头碎了, 今晚你得在校医务室过了!"

 

"那比你在那里过好." Steve嘟哝了一句.

 

"你在故意讨好我, Rogers." Tony掩饰内心的慌乱, 不断告诉自己他估计又在耍自己了. 他打算站起来, 顺便把地上那个硌得自己手心生疼的东西弄下去,可他却摸到了有着金属般冰凉的东西. 

 

"怎么了?" Steve看着Tony一脸惊讶的样子.

 

Tony把那个金属环举起来, 用魔杖看清它的样子.那是一个戒指, 中间镶着一颗黑钻石, 钻石中央有一道竖着切下来的裂痕. 

 

"可能是别人掉的, 而且那人说不定已经死了..."Steve忽然幽幽地说.

 

Tony头发根都竖了起来, "你有病啊! 大晚上讲什么鬼故事!"Tony才不承认他的手在抖呢, 绝不!

 

Steve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还这么敏感吗, Tony, 你就像个小孩儿."

 

"闭嘴." Tony没好气地说,把戒指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咱们得想办法出去."天, 这是一个问题.

 

"发红色火花, Professor Potter会骑着扫帚来." Steve平淡的回答.

 

"What? 你为什么不早说?!" Tony大吼了起来.

 

"因为我想和你多待会儿?" Steve笑得眯起了眼.

 

这就是为什么Tony把Steve一点也不轻柔的放在医务室床上的原因.

 

"你虐待病人啊, Tony, 而且还是救了你的病人,略不厚道啊." Steve呲了呲牙.

 

"谁让你耍我, 安度你的晚年吧,Rogers爷爷." Tony翻了个白眼,"顺说, 我可还没原谅你呢."

 

"但你会的, 不是吗?"Steve笑了起来.

 

"看你表现." Tony托腮谨慎地回答.

 

Steve发现他比原来更想吻Tony了,而他原本以为那是不可能的.

 

TBC

 

Chapter 6

Tony Stark和Steve Rogers的相处模式变得很奇怪.

 

怎么说呢, 就感觉Rogers欠了Stark很大一笔一样----原来只是Stark的单方面挑衅, Rogers可从没示过弱; 但现在, 依旧是Stark单方面挑衅, 但Rogers变成了--宠着. 而且还是闪瞎人眼的那种宠着.

 

我们最富有观察力的鹰眼同志告诉了我们他在魔药课上被闪瞎的经历.

 

当Tony Stark作死的试图把冒着热气的,装满水的坩埚倒扣在Steve的头上并且成功后,Gryffindor们彻底被激怒了.

 

"你他妈想干什么, Stark!" Bucky愤怒地拿着魔杖指着Tony的鼻尖.

 

Professor Malfoy望了过来, 叹了口气, 然后决定睁大眼睛抢前排看看好戏--没错, 他就是Hogwarts最负责任的教授.

 

"关你什么事, Gryffindor Troll."Tony想都没想地回击, 等他意识到自己说了啥之后差点想咬掉舌头.该死, 他怎么又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而一旁的Malfoy正努力地憋笑--这个名字, 已经失传许久了啊.

 

"你----" Bucky看起来要杀人.

 

"够了, Bucky, 放下魔杖."Steve摘下坩埚, 给自己施了烘干咒, 一脸无奈.

 

"可是----" 他瞪大眼睛,看着Steve把坩埚放在Stark的桌子上, 用魔杖重新灌满水, 还贴心的让下方燃起了火苗.

 

"没什么可是, 别追究了."Steve严肃了起来, "一点小事而已."

 

"可他叫我Gryffindor Troll那部分呢?!" Bucky悲愤的吼了起来.

 

"哦, 那个."Steve忍不住笑了, 他把手搭在Tony的肩上, 周围立刻传来吸气声, "那是个口误, 对吗?"

 

Tony像看见血人巴罗向他示爱了一样看着Steve, 一把打掉Steve的手, "你他妈有什么毛病? 你不应该跟我干一架吗?"

 

谁料想Steve忽然弯下身,凑向Tony, 似笑非笑. 他们四目相对, 鼻尖差点碰到一起, "你说我有什么毛病, Tony?" Steve轻声问,低沉沙哑, 在这个烟雾弥漫的教室内却清晰无比,显得异常性感迷人. Tony的瞳孔放大了,他红唇微张, 绝望般的想逃离这种状况.

 

"咳咳." Professor Malfoy决定拯救他的学生, "你们忘了这是什么课吗?现在立刻回去继续制做. 另外, 今天的作业将是往常的两倍." 然后满意的伴着学生们的哀嚎走回讲台.

 

Steve直起身子, 温柔的冲Tony笑了一下. Tony咬着牙, 猛地向前垮了一步, 狠狠的踩了Steve的脚, "我们没完,Rogers!"

 

"哦." Steve愉快的回答,"我喜欢和你纠缠在一起, Tony." 他成功地让一向伶牙俐齿的Tony第n次失去说话能力. 

 

事后当Clint问起Tony他的语言功能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Tony给了Clint一脚. 

 

 

Steve拿到名单的时候叹了口气. 直到圣诞节前,他都必须要每晚和Natasha Romanoff一起夜间巡逻.而他原来的搭档莫名其妙的被换走了. 他知道这是安排好的,因此他才如此担心. 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她一定是想找Steve算账了, 才坚持要和他一组.

 

他无奈地走向Romanoff. Natasha冲他冷漠的点点头.

 

"Steve Rogers." 在他们走到地窖附近的时候,Natasha开了金口, "你到底想干什么?"

 

Steve眨了眨眼, "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清楚我在说什么." Natasha干巴巴地说, 她讨厌拐弯抹角, "不停地和Tony玩暧昧, 然后伤害他, 再然后又惹他...我不知道他怎么想, 但显然他对你采取放纵态度. 而我不是这么好糊弄的, Rogers, 你最好说清楚."

 

"这和你有关系吗?" Steve防备的回答. 他料到是这个问题了, 但是这涉及到了他的隐私.

 

"有关系?" Natasha讽刺的冷笑, "Tony是我的朋友,我关心他, Rogers, 任何伤害他的人都会后悔."最后一句话说得发狠.

 

Steve笑了笑, "Romanoff." 他缓慢地说, "那么我把你的话还给你,我起誓, I will be the last person on earth who will everhurt Tony."

 

Natasha眯起了眼睛, "你认为我会信你?"

 

"Romanoff, 我是认真的. 之前的那件事是个意外...我说不清楚,但也许以后你会有机会知道." Steve诚恳地回答.

 

Natasha瞥了他一眼, "我一直认为你是个正直的人,觉得你能照顾好他. 我会看着你, Rogers, 你只有这最后一次机会."

 

"而我不会浪费它." Steve目视前方, 脑海里萦绕着Tony的眼睛. 他不会再让它们染上悲伤, 那是最后一次. 

 

他们没再说话. 然而这场秘密谈话却被ProfessorMalfoy听得一清二楚. 他抽回伸缩耳, 狠狠踩了后面那个死死抱着他的狮子.

 

Harry Potter抽了口气, 然后又闷笑了起来, "Oh, Draco, 你可真幼稚.承认你像我一样关心Tony Stark和SteveRogers有这么难?"

 

"离我远点." Draco翻了个白眼, "那两个人就是一对白痴,我才不想关心..."

 

Harry吻住Draco苍白的唇,"就像当初的我们, 不是吗?"

 

"唔, 你可比不上Rogers,他狡猾的像个Slytherin, 可有计划啦."Draco认真的分析着. 连他都不知道那个Rogers在干什么. 但他确定Rogers对Stark的感情----他看Stark的每一眼, 说的每一句话, 那双湛蓝的眼睛里所蕴含的情感沉重得令人发痛.他见过这种眼神, 这种疯狂的, 不顾一切的眼神, 从另一个Gryffindor身上. 但Rogers眼里还有一种神秘--没错, 他是个神秘主义者--一种志在必得, 还有一点恐惧. 那太复杂, 太晦涩. Rogers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他的自信中居然也有恐惧吗?

 

"他们还是孩子." Draco喃喃着, "他们还不够成熟, 还不能处理好感情的事." 他和Harry在一起的时候已经经历了战争, 已经学会珍惜能够抓住的一切--在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 

 

"Draco." Harry叹了口气,"所以呢? 他们快成年了, 不再是孩子了."

 

"所以..." Draco的灰眸变得明亮. 所以他会推他们一把, 他会成功, 哪怕只是为了他最喜爱的学生.Steve Rogers, 你最好证明你配得上他, 不要让我为我的选择后悔.

 

 

"我恨你, Steve Rogers!" Bucky在公共休息室里夸张的怒吼着.

 

"我知道, 我知道.这个礼拜第----" Steve疲惫地倒在沙发上,舒服的叹口气.

 

"第9次你维护Stark,不惜牺牲你出生入死的朋友!" Bucky义愤填膺地指着Steve.

 

"完了? 我要回去睡觉了."

 

"等等! 你个重色轻友的混蛋!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你说你讨厌他, 可表现得想你爱他爱得发狂!" 

 

"停. 我们能别讨论这个吗?我厌倦了这个话题, 所有人都在问我..."

 

"那是因为你太奇怪了, Steve. 你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们?" Peggy从书堆里抬起头,皱着眉头, "而且你表现得十足像个--像个--"

 

"Jerk. 我明白." Steve揉了揉太阳穴, 那里突突的疼, "我会弥补的, 我正在, 我会----"

 

"这不是重点, Steve, 关键是,为什么?" Peggy逼问.

 

Steve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我--你们不能放过我? 我发誓以后不会再这样混蛋,但我是有原因的. 我不想说, 这是我自己的事, 就这样. 好了?" 

 

显然他们并不满意, 但他们都同意等Steve准备好了再说.

 

Steve相当感激, 毕竟他的太阳穴疼得要炸裂了.

 

当他再次来到魔药课教室的时候, 觉得他快要承受不了了. 从他推门那一瞬间, 他就闻到了Tony的味道--准确的说, 是被放大了10倍的Tony的味道, 那种他闻一辈子都不会厌的味道. 主要是咖啡,咖啡味很重--他知道Tony经常收到他母亲寄来的咖啡--然后是机油味,这至今也令Steve困惑. 可那种味道让他着迷, 让他想要更多. 除了这些, 他还闻到了母亲衣服上的味道...该死, 为什么今天的内容是迷情剂?

 

Tony进来的时候打了一个大喷嚏. 他闻到了过多的薄荷味儿,还有一些是他最爱的咖啡味, 令他安心的机油味,和金属味...呃, 他知道金属大概没有什么味道, 但他一直都能感受到.哦, 这个味道太熟悉了, 迷情剂,除了那个新出现的薄荷味儿. 不少女生给过他这玩意儿,他还没中过招呢!

 

"如你们所见, 今天的内容是迷情剂,鉴于越来越多的人试图用这种办法得到爱情." Professor Malfoy平静地说道, "我们就来了解研究一下,预防措施."

 

Tony觉得自己根本不用听, 他的经验丰富得很.让他感到好奇的是Steve的脸一直通红.为什么? 他被下过吗? 他闻到的是什么呢?

 

"别看着我, Tony." Steve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你怎么啦? 一个迷情剂让你突然纯情的像个女孩?"

 

Steve的脸变得猩红了, "听讲, Stark."

 

"Oh, 又变成Stark了?话说你闻到了什么?" Tony超级好奇,暂时忘记了敌对的事.

 

Steve咽了一口吐沫, "你闻到了什么?"

 

Tony张开嘴, 然后又闭上.真该死, 刚才有一瞬间他想告诉Steve. 他知道薄荷味是哪里来的. Steve浑身上下都有薄荷味,朴实又醉人. Tony其实很好奇那是怎么来的, 但他真的不再想知道了. 他不再敢了解Steve, 那除了让他陷得越深, 摔得越狠没有任何别的作用. 他不止一次告诉自己他们互看不顺眼, 要像敌人而不是哥们,但每次都会败在Steve手下. 

 

"Tony." Steve突然说,声音轻柔, "我真的真的很抱歉那天说那种话."他挨近了Tony, 再也分不清那些味道是迷情剂还是Tony.

 

"你很抱歉, 可你为什么要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他差点交出了他的心!当他决定永远的关闭它的时候, Rogers又固执的想要敲开.他让Tony困惑, 而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东西让他困惑. 

 

"我不能说, Tony." Steve明亮的眼睛黯淡了下去.

 

"那我就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Tony挪开身子. 固执? 他会比他更固执的, 他说到做到.

 

Steve沉默了. 他应该料到的,Tony Stark倔得像头牛, 他会顶破所有屏障, 不管是玻璃, 墙壁, 还是金属.

 

然后他说, "但我永远不会离开的,Tony."

 

TBC

 

Chapter 7

"Tony! 你在干什么呢! 看到公告了吗?" Clint刚刚还在10米远的地方, 现在一下子跳到他面前, 简直就像幻影移形.

 

Tony猛地篡紧手心, 心虚的抬起头,"什么公告?"

 

"魁地奇比赛之前有一次Hogsmeade之行, 恰好在感恩节那天! 你往年都带女友的, 今年我看你怎么一个都没有?"Clint揶揄的笑容让Tony想要把他变成甲虫.

 

Oh, 是的, 女友!他太忙于和Rogers做斗争, 大脑已分不出空间给任何其他事了. Tony Stark去Hogsmeade却没带女友, 这将会成为一个风靡一时的笑话.Tony头疼的晃晃脑袋. 他可以随便邀请一个, 反正没人能拒绝他, 但他突然没兴趣了. 找那些女孩有什么用呢, 他甚至都不喜欢她们! 他还记得前几年有个叫Justine的女孩,实际上是个喜欢3P的变态, 她在帕迪芙茶馆里大谈特谈那些经验, 听得Tony反胃, 平生第一次拒绝了女孩的上床邀请.Merlin的三角裤, 他不想再回忆了. 

 

但他必须要找一个. 他不能让Rogers打乱他的生活节奏, 他不能让任何人操纵他.

 

因此当Tony去吃早饭的时候顺便去猎艳."呃...嘿, Dane!"Tony叫住了一个刚刚路过的男孩. Dane O'Neill是个14岁男孩, 长得不差, 并且听说是个同性恋, 最重要的是, 他是个优秀并且受欢迎的人. 因此他应该不是个变态.他和Tony算是点头之交, Tony是因为Bruce认识他的, 他们聊了很多关于Dark Art的事,Tony对他很有好感. 

 

名叫Dane的Hufflepuff男孩回过身, 有点吃惊的看着他.

 

"你愿意和我这周末去Hogsmeade吗?" Tony勇敢的问.整个大礼堂陷入了寂静--是的, Tony Stark就是这么嚣张.

 

整个学校的人都傻了. 而Dane长大了嘴巴, 在震惊了几十秒之后迷糊的点了头.

 

Bucky则一直一直都特别为Steve嘴里的勺子担心.还有Steve手下的桌子. 他真的一点都不会奇怪, 如果银勺子被撅弯或咬断, 或者桌子的一角被掰断. 

 

"Steve, 你能淡定一点吗?"Bucky幽幽地说, 还说对Stark没感觉, 真受不了.

 

"我很淡定." Steve把叉子猛地插到熏猪肉上, 使劲的磨呀磨,仿佛要把盘子插碎一样. 他的面部处于一种即将爆发却不得不隐忍的状态,非常诡异, 额角和手背似乎有青筋暴起. 

 

但实际上, 瞎子都看得出来Steve有多不淡定. 他简直都要疯了. 他忍了5年Tony带不同的女生来来去去, 尽管他知道Tony不是认真的, 他也该死的嫉妒那些女孩----但这个, 男孩, 他忍不了, 而且还是那个温和的, 比他年纪小的Dane O'Neill...他注意过Tony和他聊天时的眼睛, 就像发现了宝藏. 

 

那一瞬间他差点把所有的坚持和隐忍统统扔掉, 差点冲到Tony面前紧紧把他禁锢在怀中, 狠狠蹂躏玩弄他的薄唇, 对所有人宣告怀中人的所有权.

 

一整天学生们都在谈论这个----Tony Stark变成了gay, 对象不是Rogers. 因此他们看到Rogers把Stark堵在走廊里别提有多激动了.

 

"你突然有了什么毛病, Tony? 那个Dane O'Neil不是什么轻浮的女生!他年纪那么小----" Steve低吼.

 

Tony瞪大他漂亮的棕色眼睛, "你天杀的在想什么? 我约谁出去关你什么事? 再说了, 我的约会也不总是以上床为结尾!"这句话说得理直气壮, 因为他的确没和Justine上床.

 

"没错, 但那只有一次而已!"Steve对Tony的把戏了解的清清楚楚. 

 

"What?!" 上帝耶稣基督梅林的奶奶! 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你的一切, Tony." Steve咬着牙. 他观察Tony, 每一分每一秒, 他知道Tony什么样子证明他睡了个好觉, 什么样子证明他熬夜了,什么样子证明他跟天杀的[b]别人[/b]欢爱了一整夜----而那样的Tony反而最诱人, 因为他浑身都透着湿润的热气, 并且皮肤发红, 慵懒得像一只猫.

 

"总--总之这跟你无关!"Tony结结巴巴的说, 然后他又作死的跟了一句,"你不会是嫉妒了吧, Rogers?" 说完他就后悔了.Merlin做证, 他的意思是Rogers嫉妒他可以想约谁约谁, 而不是--别的什么!

 

Steve的瞳孔瞬间缩小了. 那双总是平静的浅蓝色双眸的颜色变得比往常深了一些,里面波涛汹涌. 

 

"我的意思是----我--你没理解错什么, 对吧?" Tony大气都不敢出. 看在上帝的份上, Rogers的胳膊有他的小腿那么粗!

 

Steve深吸一口气, 后退了一步,"不, 我没有." 他转过身离开,没人看到他刚才的颤抖. 嫉妒? 他难道不是已经习惯了嫉妒吗? 不,他是愤怒, 他的愤怒能让他进入地狱的第五环.

 

 

Tony这几天都在研究那枚戒指. 

 

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周围堆着几大摞厚书,把他包的严严实实, 就算走进屋也看不见人. 他几乎试过所有有关显形咒语, 并且毫不意外的失败了.于是他开始研究Dark Art, 诅咒之类的东西.这就是他为什么选择Dane O'Neill, 他想那个少年能帮助自己--才不是为了上床! 想到Rogers气势汹汹的眼神和话语他就来气. 没错,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该死该死该死!

 

Tony甩开那些想法, 继续试用不同的咒语,书页翻得哗啦哗啦响. 至今他并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他也不是没想过这或许就是一个普通戒指, 但是那上面的图案--他用明亮的灯光照了一下后才看到的图案--他觉得异常熟悉.他确定自己在哪里看到过, 并且那个图案给了他一种不安的感觉.那是一个三角形, 里面有一个内切圆, 而那个裂痕就是从三角形的顶点贯穿而下的中线. 

 

真的超级熟悉. Tony身为一个麻瓜出身的巫师,对魔法史了解没那么深刻. 他可以给那些纯血统巫师看看,比如他的朋友Rhodey, 但是他直觉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也不想让别人为他担心, 因此问问Dane是个不错的方法. 

 

现在他只是很烦躁地等待着周末--并且衷心祈祷Rogers不会半路出现.

 

不幸的是, 事情永远不会像人们预想的那样发展.

 

"Tony Stark, 你是疯了吗?"Pepper Potts在晚餐的时候截住了他, "你为什么要邀请男孩?!你父亲会气疯的! 我现在立刻就要一个不让我立刻给他写信的理由!"

 

"Relax, Pepper, 我的确有个理由...但是我不能告诉你. 但它绝对是正直健康! 我不是gay!" Tony辩驳道.

 

Pepper怀疑的盯着他, 最后叹了口气.跟在她身后走来的Bruce推了推他的眼镜,"Oh, 你不是吗?"

 

"当然不! 什么让你认为我有那方面的癖好?"Tony绝望地吼了起来.

 

也许你和Rogers的关系?Bruce无语的想, 决定不再打击Tony. 

 

至于其他人就更糟了. Natasha开始用那种似乎知道了什么秘密的诡异眼神看着他, Loki看见他就哈哈大笑着说:"你终于有今天了!" Thor非常严肃的拽着他的胳膊,一脸正经的质问他为什么要背叛Steve! Rhodes, 谢天谢地,跟Pepper的反应差不多, 也没有追究什么.

 

Tony就在这种压榨之下迎来了周末, 这对他而言是个奇迹. 

 

"Hi, Dane, 你准备好了?" Tony小心翼翼地将头探入大礼堂, 确定没有Rogers的影子后才长舒一口气地走出来, 和Dane打招呼. Shit, 他Tony Stark还从来没有做事偷偷摸摸过, 这都怪Rogers!而且, 为什么他真的觉得自己好像背叛了Rogers?那些内疚是哪里来的啊? 

 

"早上好, Tony." Dane回应道, 抑制住心里的偷笑. 哦, 他很清楚Tony在紧张什么,他的姐姐说的一点没错.

 

"唔, 那我们出发吧,快点儿, 我----我只是有点等不及了." 最后一句几乎是嘟囔出来的.

 

他们一起通过Filch的检查,进入了Hogsmeade. 十月底天气已经很冷了,Tony不得不戴上围巾--这让他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回忆, 比如领带. 再比如Rogers.Merlin, 他是有多敏感?

 

"我想我们可以去三把扫帚坐坐." 并且一整天都呆在那儿. Tony建议道.

 

"随便吧...Ouch!" Dane差点被后面的人撞了个跟头. 

 

"对不起!" 一个熟悉的声音立刻传来,金红色的围巾映入眼帘. Oh, for God's sake, 为什么是Rogers?为什么总是Rogers? Tony几乎是惊恐地对上Rogers的蓝眼睛.

 

Steve承认他有跟踪Tony. 他守在Gryffindor进入大礼堂的入口处, 等着Tony从另一头出现, 脑海里全是那个brunette, 以至于他差点错过--如果不是Bucky嘀咕一句:"你的目标似乎要消失了."

 

因此此刻他才看清Tony. 他穿着一件类似于黑色长袍的衣服,但布料要厚很多, 应该是Muggle的服装([color=Lime]其实就是风衣[/color]),完美的勾勒出Tony的身材; 他的脖子上系着银绿相间的围巾, 一头棕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不时遮住眼睛. Steve头疼的皱起眉.什么时候Tony才能停止这种无时不刻的诱惑力?

 

"Hi, Tony, O'Neill." Steve冷静的打了个招呼,快速的和Bucky, Peggy离开.反正他知道Tony下一步会去哪了.

 

Tony混乱的看着Gryffindor三人的背影, 然后转向Dane, 努力表现出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Rogers就这样走了?他真的只是偶然撞见Tony? 他怎么能表现的那么漠不关心!但这样最好不是吗? Tony内心叫嚣着,不愿承认自己真的在意. 

 

因此当Tony在三把扫帚再次看见Rogers,并且是一个人的时候, 除了崩溃, 他不能控制内心浮现的一点得意和安心. 哦,该死, 他又开始朝着那条死胡同跑了, 他什么时候才能记住Rogers根本不在乎他?

 

"我以为你至少会分一点点注意力给我." Dane抿了一口黄油啤酒, 面带狡猾的微笑.

 

"什么?" Tony迷茫的看着他.

 

"我发现我姐姐说的没错, you fall forhim."

 

"你姐姐是谁? 还有我才不喜欢他!"

 

"冷静. 还有我说过'他'是谁吗?" Dane耸耸肩, 在Tony哑口无言的时候继续说道:"你从一进门就和他在玩互相偷窥的游戏,感觉真正在约会的是你们俩才对."

 

"嘿, 那并不代表--反正我们没有那种关系, 他只是在trick me, 好吗?" Tony怒气冲冲的回答,坚决不再看向那个方向. 

 

"有点情商的人都看得出来Rogers没在trick you." Dane就不明白了,Tony Stark搞过那么多人--甚至跟自己的姐姐约会过--情商一定很高, 怎么在这件事上蠢得出奇呢?

 

"你什么都不知道!" Tony激动得差点打翻自己的黄油啤酒. 

 

"Wow, 怎么, 你要跟我弟弟发火?" 一个刻薄的女声传来,紧接着一个红头发, 穿着橘红色长袍的女生一屁股坐在了Dane旁边. 

 

God, 她的穿衣品味和搭配能力是场灾难--怎么会有红头发的人穿橘红色衣服! 这是Tony的第一个想法. 天啊她居然是那个喜欢3P的变态女人Justine! 这是Tony的第二个想法. 等等她他妈的是DaneO'Neill的姐姐?! 这是Tony崩溃的第三个想法. 

 

"怎么, 看你这么震惊的样子,还记得我?" Justine挑了挑眉.

 

"你--Dane--Dane怎么会有你这种姐姐?"Tony忍不住说出来了.

 

Justine哼了一声, 并没表现出受到冒犯,显然这种话她听多了, "我想你当初并没有在我做自我介绍的时候认真听,对吗? Justine O'Neill." 她嘲弄地笑着.

 

Tony捂住了脸. 现在他明白了,约Dane出来是个错误, 完完全全的错误. 

 

"哦, 我希望你没有至今还处于那天下午听我说完那些后的惊吓中."Justine继续说, 就差哈哈大笑了, "我只是很不屑于你对待女生的态度, 所以想报复你一下.让你反胃到现在吗? 我很抱歉但也不真的抱歉."她圆滑的说完. 

 

Tony承认, Justine O'Neill是继Pepper和Natasha之后第三个打败他的女人. 

 

"行了, Jus." Dane有点可怜Tony了, 尽管凡是和Justine交往过的男人都心灵多多少少受到点打击是正常的,但怎么说Tony也是他很敬佩的学长.

 

"现在你又把魔爪伸向了我的弟弟, 看来上回教训不够啊." Justine毫不客气的继续说.

 

"我发誓, 如果我事先知道他是你弟弟我死也不敢碰...还有, 我不是来约会的, 真的, 哪怕他不是你弟弟我也不会碰他."Tony诚恳地说. 他是真的很认真, 很严肃. 

 

"我知道, 我在逗你而已."Justine露出恶魔般的微笑, 并且这还不够, 她还要继续折磨他, "你和Rogers进展不错?"

 

"我--天啊!我和他没关系!" 他到底要说多少遍,才会有人真的听进去?

 

"Jus! 我和Tony有其他事要谈, 你能暂时离开吗?"Dane看不下去了.

 

"OK, OK, 什么都听你的." 这个世界上也就Dane能制服Justine了.

 

Tony在那个恐怖的女人离开后长舒一口气. 

 

"好了, Tony, 你到底请我来干什么?"Dane正色道.

 

"这个...你看看,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或者这上面的符号..."Tony将画有那个戒指的羊皮纸递了上去, 他没想到立刻就能得到答复.

 

Dane倒抽了一口气, "这个--你不知道这是什么? 你居然不知道?!"

 

"嘿, 原谅我,我是麻瓜出身好吗?" Tony觉得自己的智商被羞辱了.

 

"可是--可是,这是复活石啊!" Dane在最后几个字上压低了声音.

 

Tony几乎立刻就想起来了. 他读过几本巫师现代史,不是很认真, 但死亡圣器他是知道的. 所以, 他捡到的是复活石? 不大可能吧...

 

"没人知道最后那场战争的具体细节, 也没人愿意提供, 凡是知道死亡圣器下落的都立下了牢不可破誓言.没人知道那些东西在大战之后消失到哪里去了." Dane说道,他的浅蓝色眼睛瞪大了, 它们盯住了Tony, "你是不是----" 他兴奋地,充满希望地问.

 

"呃, 不,当然不, 我只是在一本书里看到过, 然后觉得有点眼熟..." Tony希望他别显得十分心虚.

 

果然Dane眯起了眼睛,"Tony, 你知道这件事要严肃对待对吧? 渴望它们的人太多,它们太危险."

 

Tony拼命点头, "我当然知道,Dane."

 

他们离开了三把扫帚, 并且道别.Tony还没走出多远, 就被别人扯住了围巾, 下一秒他就坠入充斥着薄荷味的怀抱里. Tony就知道他逃不过这一劫.

 

Rogers用自己宽大的长袍将Tony紧紧裹住,顺便给自己戴上帽子, 让人认不出他们. 然后Tony被--他们居然幻影移形了!([color=Lime]霍格莫德可以[/color])

 

"Fuck! Rogers你要绑架我吗?"Tony挣脱Rogers的怀抱, 转身愤怒的看着他, 惊恐地发现他手里拿着那张羊皮纸. 该死, 他怎么做到的?

 

此刻他们在尖叫棚屋的旁边, 四周几乎没有人.

 

Steve抬起头, 羊皮纸在他手里被烧成灰烬.他的眼里闪烁着紧张和愤怒, "这就是你那天晚上捡到的戒指,对吗? 该死, 我应该那个时候就--"

 

"这事跟你无关, Rogers!" Tony激烈地说.

 

"无关, Tony? 你的安全跟我无关吗?!"Steve抬高了音调. 他简直太愤怒, 太恐惧了. 身为一个纯血统, 他当然知道死亡圣器有多危险, 又有多诱人.无数人在寻找, 在渴求--那些疯狂的巫师, 他们会为了这些杀人! 而Tony, 他最珍视的人, 他无法想象Tony和死亡圣器联系在一起的场景. 他无法承受.

 

Tony应该回答, "是的,我的一切都和你无关!", 可Rogers的眼睛--他们现在变成了暗色, 透出即将崩断的紧张和激烈, 他显得疯狂而没有理智.那让Tony没来由的痛苦. 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哦, 真浪漫."一个讽刺的男声响起. 紧接着, 一股自下而上, 痉挛般的疼痛击中了他, 他挣扎着想掏出魔杖, 可疼痛愈来愈深, 他失去了力气. 他听见Rogers的怒吼--绝望而愤怒--然后一切归于黑暗. 


评论
热度(37)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