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Look, A Butterfly 10 (黑帮 AU)

这一章我是删删改改, 勉勉强强写出来的, 大家凑合一下吧, 累死我了, 写的我浑身发抖也不知道是室温低还是太激动了. 

Tony的秘密武器请参考Rick and Morty S3E10里面的那个, 不过没有反弹功能(以后会有的). 章末有注释.

对了最近大家撕的厉害不过这几天好了, 大家要和谐啊~~

还有, 我上次那个点梗的, 没有足够的人投票呢, 某个选项达到30个评论我就写哦, 感兴趣的去投票吧! http://anakinblackagar.lofter.com/post/1d073549_117eae91


Chapter 10

“冬兵, 汇报.”

“整个地盘都被我们包围了.”

“Widow?”
“In position.” Natasha回答.

“Hawkeye.”

“我们的人埋伏好了.”

“Hulk?”
“整个建筑的监控已被控制.”

“很好.” Steve正站在Tony的家门口, “所有人集中精神, 我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

“别担心, 我们会保护好他的.” 冬兵舒服的坐在车内, 不用穿上拘谨的西装让他心情不错了不少.

“你知不知道你很烦人啊, Rogers?” Tony从大门走出, 顺便戴上了墨镜. 

“你知道今天是最关键的一天.” Steve严肃的说.

Tony已经放弃阻止Steve在自己身边晃悠了. 就在昨天, 他们就这个问题还对峙了一番. 

本来Tony正在开心的研究自卫武器, 却突然听到Jarvis的提醒.

“Sir, Miss Potts和Mr. Rogers正在门口.”

“什么?” Tony被这两个人名摆在一起的句子弄蒙了, “Pepper和Steve有什么怎么会在一块?”

“应该是巧合, 他们正在不愉快的争吵.”

“啊, 那就可以解释了.” Tony摘下护目镜, 拿布擦了擦手, 顺手套了一件衬衫走了出去, “嘿, 你们在吵什么?”

Pepper转身狠狠瞪着他: “告诉我, Tony, 为什么这个混蛋说你最近和他来往过, 还说你会让他待在这儿?”

“呃…他当然不能待在这儿” Tony回答, 立刻知道自己说出了错误答案. 他默认了他的确和Steve有来往. 

“为什么我不知道?!” Pepper愤怒的大喊.

“Pepper, 消消气. 我不是故意的, 我只是忘了! 我发誓我本来是打算立刻告诉你的, 但是我要考虑的事太多—”

“你要考虑的事? 你是指Rogers提到的Hydra要暗杀你的事吗?” Pepper继续尖叫.

Tony不敢置信的看向Steve, 后者只是毫无愧疚的耸耸肩. “你他妈居然告诉了Pepper? 你疯了吗?!”

“所以这是真的? 你难道打算瞒着我?” Pepper吼道.

“Pepper, 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 Tony试图安慰脸色发白, 似乎有些发抖的女人. 

“你应该告诉我的, Tony! 你不应该瞒着我任何事!”

“我知道错了…” Tony一边匆忙的道歉, 一边用眼神将Steve千刀万剐.

“我以后再和你算账. 总之, 你不能去明天Rolls Royce的发布会.” Pepper继续说.

“等等.” Tony惊恐地瞪大眼睛, “那我们的合同就告吹了! 这是他们的条件, 要求我出现在发布会上, 还要求我道歉什么的.”

“你要是去, 你的小命就告吹了! Rogers告诉我了, Hydra在发布会上把你杀死的几率非常高!”

“没有的事!” Tony拼死反驳, “没人能伤害我一根汗毛! 你不要听Rogers的胡言乱语啊Pepper! 我们应该是一个阵营的!”

“如果我们真的是, 为什么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有人给你下了最后通牒的人?” Pepper眯起眼睛严厉的看着Tony.

Tony心虚的低下头: “可是我不能让Hydra阻止我的生活, Pepper. 那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我必须去那场发布会, 我不会取消的.” 下一秒他就把门狠狠关上, “Jarvis, 阻止他们进来.”

“Yes, Sir. 但Miss Potts会想杀了您.”

“Problem for anotherday.” Tony张开双臂, “让我看看我的防护罩做得怎么样了?” 一瞬间, 一层蓝色的透明屏障包围住Tony, 随着Tony的移动而移动. “好极了.” Tony满意的收起. 

他以为他总算可以清静了, 但Steve居然再次找了过来.

“Mr. Rogers要求见面.” Jarvis通报.

“不见.”

“他威胁他会把门砸开.”

“他有本事就砸啊.” Tony翻了个白眼, 哪怕是超级士兵血清也不可能把他的合金大门砸开.

“他的手里拿了一个盾, 据分析—”

“操!” Tony忍不住大骂一声.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就是了, 他怎么就那么白痴的做出了那个盾牌? Tony无奈的去开了门, “你到底要干嘛?”

“Tony, 你不能去发布会.” 

Tony一听就要把门关上, 但Steve猛地扶住门, 阻止了他. 他甚至强硬的将门打开, 直接走了进来.

“你给我出去!” Tony紧张起来.

“我需要你待在这里, Tony.” Steve焦虑的说. 

“我不会的, 那个发布会很重要—”

“你应该知道那有多危险, Tony! 发布会比你的命还重要吗?”

“我说过无数遍了, 我能保护好我自己!” 

“所以呢? 我就要盲目的信任你, 冒着你被杀的风险?” Steve忍不住吼了出来, 一手扶住Tony的肩膀将他抵在了墙上. 

Tony被那一下撞得有点晕, 他不得不承认他被对方的怪力吓到了. 他知道Steve的力气有多大, 但他只知道数据值. 他从未真的亲身体验过, 在他的认知里, Steve的一切都是柔软的. 直到现在.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Steve, 竭力阻止自己表现出恐慌. 他仿佛回到了那个噩梦里, 下一秒他就会听到手枪的咔嚓声—他也的确听见了, 但并不是来自Steve.

墙上突然冒出几把枪, 直直的对准着Steve.

“Jarvis.” Tony深呼一口气, “Stand down.” 他在自己的家里, 他有Jarvis的保护, 他是安全的. Tony一遍遍这么告诉自己, 总算心跳慢了下来. 

Steve仿佛猛然回过神, 懊恼的松手. 他注意到了Tony的退缩, 责备自己的冲动. 那一瞬间他真的想要禁锢Tony, 这样他就不会暴露在任何危险之中了. 

Tony揉着肩膀, 艰难的开口: “就像我说的, 我需要你信任我. 我不像你那么不可靠. Hydra的文件我会破译出来给你的, 你什么都不需要担心.”

Steve闻言冷笑了一声, 声音干涩: “你根本…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要求我什么, Tony.” 他看着Tony的目光里充满了复杂难懂的情绪, 带着一点落魄, 追念和…和什么? Tony看不出来, 但这是他第一次见Steve露出那种绝望的, 无能为力的表情, 这让他的心脏也跟着痛了一下. 

Tony和Steve就这么僵持着, 仿佛就能这么耗上一世纪. 

Steve最终选择了让步, “好吧, 但你必须答应我, 发布会那天你对我的安全措施不能有任何意见.” 他的声音平板沙哑, 似乎说出这句话费劲了他所有力气一样. 

Tony知道自己永远说服不了这个家伙. 于是他只好答应下一个最好的措施—讲条件. 他点了点头.

这就是为什么Tony在家门口看到Steve后并没有急着把他轰走, 而是开始讨价还价. 两人心照不宣的假装那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我要开车.” Tony干巴巴地说.

“你要开?” Steve挑了挑眉, 一副他在考虑的样子.

“我来开车. 这不算过分的要求吧?” 

谁知道下一秒, Steve猛地上前一步, 离Tony前所未有的近, 一手轻易地捧住Tony的整张脸, 一手摘掉了他的墨镜. 

他的呼吸喷在Tony的头顶上, 他的手温暖干燥, 而他注视着自己的眼睛—Tony惊恐的尝试推开他.

Steve却一动没动: “这么深的黑眼圈, 还开车?”

“我不困!” Tony反抗道, 转移了注意力.

“疲劳驾驶是不允许的. 坐到副驾驶那里去.” Steve放开了Tony, 不容置疑的说.

“我明明很好—” Tony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赶紧捂住嘴巴, 在Steve无奈的目光下坐了进去. 

Steve坐上驾驶座, 从后座上拿过来一个盒子: “为什么熬夜熬那么晚?”

“还不是因为…” Tony顿了一下, “搞研究嘛. 那是什么?”

“化妆的. 你不能顶着黑眼圈开新闻发布会.” Steve认真的说, 打开了盒子.

“别动.” Steve的手扶住Tony的后颈, 拿起一个刷子凑近Tony.

“等等, 你会化妆? 你的车里平时都有这么一个盒子吗?” Tony竭力推着Steve的胳膊, 使劲摆着头挣扎着. 

“我至少会把自己弄得可以见人. 以及不, 我今天特意带的, 我知道你会熬夜. 不许动了, 我拿的不是刀子.” Steve皱起眉头, 轻声说. 

Tony撅起嘴唇, 紧张的闭上眼睛, 感受化妆刷在他的眼下轻柔的拂过, 手毫无意识的依旧搭在Steve的胳膊上: “你不会把我化得更难看吧?”

Steve轻笑: “我还没幼稚到做那种恶作剧.”

几分钟后, Steve收起了盒子, Tony急急忙忙用镜子照了照. 黑眼圈的确几乎看不到了, 没想到Steve还真有两把刷子.

“说实在的, 你不用为了Hydra的资料就这么讨好我.” Tony狡猾的眨眼.

“什…” Steve愣了一瞬, 勉强微微笑了笑, “没办法, 谁让你是唯一一个能解开密码的人.”

他发动汽车. Steve开的异常平稳, Tony忍不住就睡了过去. Steve看了一眼Tony, 不免想起曾经Tony依偎在他怀中睡着的模样. 还是和原来一样的睡相, 安静中带着坦然. Tony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近乎变得透明, 这让Steve差点看入迷.

到达后, Steve轻柔的将Tony唤醒: “Tony, Tony?”

Tony皱了皱眉, 睁开了眼睛, 一边打哈欠一边揉眼睛: “Shit, 我现在是不是特别没精神?”

Steve勾起嘴角, 看着Tony可爱的样子: “我陪你先去卫生间洗把脸吧.”

“好吧, 我不想死在厕所里.” Tony打开了车门. 

等Tony总算整理好了仪容, Steve跟着Tony来到了会场. 

“我在你之后进去.” Steve说道, 目送Tony快速的离开.

“你总算到了, 没有迟到.” Pepper满意的走过来, 拍了拍Tony的肩膀, “马上Rolls-Royce就要公布你的名字了, 准备好了吗?”

“我什么时候没有准备好过?” Tony自信的耸肩, “我看起来像没睡醒吗?”

“不, 怎么了?” Pepper疑惑的问.

“没什么.” 

“下面有请Eleanor的未来制造者, Tony Stark!” Tony迎着无数闪光灯走上前. 

“首先, 我要先为我曾经的言论道歉.” Tony咳了咳说道, 底下的记者有的开始偷笑起来, “我当然不应该说出那种…过激的话. Rolls-Royce能够提供最好的服务, 这是毋庸置疑的…他们甚至还提供各个地区的光照来给你看效果, 那个是挺高级的.” Tony开始各种夸赞, “当然, 我因此荣幸的宣布Rolls Royce的未来车型, AI Eleanor将由本公司, Stark Industries来制作. SI掌握着AI科技最核心的技术, 是当之无愧的首选, 我很感谢RR能够提供一个展示的机会…”

Steve站在旁边, 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突然冒出的狙击手, 没有可疑人物到处走动…没有任何动静. 

就在他们纳闷的时候, 不远处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 整栋建筑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捏碎了一般隆隆颤抖起来, 紧接着砖瓦, 钢筋水泥开始迅速的脱落.

人群开始尖叫着到处跑以躲避坠落的砖石. 

Steve几乎是瞬间就来到了Tony身边, 庆幸自己贿赂了门口的保安将盾牌随身带了进来. 他用盾牌撑在他们头顶上. 而Tony没有一秒的犹豫, 从怀中拿出一把枪, 射向旁边的玻璃: “所有人从那里出去!”

他接着转向Steve: “我们还需要疏散东翼的人群, 这栋建筑还有1分多钟就要塌了!”

“Natasha, Clint, 冬兵, 带着东翼的人疏散.” Steve迅速命令, “我们也要快点.” 他拽着Tony走向出口. 第二个炸弹就是这时爆炸了, 整栋建筑迅速的塌陷, 在2秒内不复存在. 沉重的瓦砾无情的砸了下来. 他们出不去了.

“蹲下!” Steve吼道, 将盾牌搭在两人之上. 

Tony知道Steve撑不住的, 他的承重量只有1200磅, 能扛起一头北极熊, 但绝对扛不起一栋大楼. 但他什么都没来得及说, 或者反对, 死亡之石便砸了下来. 

紧接着, 一片寂静. Tony小心地睁开眼睛, 惊讶的看到Steve居然撑在他上方. 他显然已经力不从心, 浑身疯狂的发抖, 额头上青筋暴立, 牙齿狠狠的咬在一起, 腿弯的越来越厉害, 肌肉绷紧的已经扯坏了西装. Steve瞥了Tony一眼, 似乎在说: 对不起.

“Steve.” Tony深吸一口气, 忽略胸口的钝痛. 每一毫秒都必须要抓紧, “你的左边有个钢管, 我有个办法能弄出一个三角区域, 我需要你再坚持一会儿!” 他说着便开始使尽全身的力气移动钢管和旁边的相对小块的瓦石. 然而还差一点就到正确的位置的时候, Steve猛地跪到了地上, 而他肩上的巨石毫不留情的砸了下来. 

完了, Tony在Steve将他扑倒在地的时候想.

然而预想被砸成肉泥的感觉并没有出现. Tony迷惑的看向四周, 看到钢管正好撑在了另一个位置, 和周围的巨石勉强撑起了一个长方形的低矮地带. 不是很稳定, 他们时间不多, 但却也无能为力.

“Steve, 你还好吗?” Tony担忧的问那个依旧紧紧抱着自己的家伙.

Steve睁大了眼睛瞪着Tony, 粗喘着气, 显然累的虚脱了. 但他很快恢复过来, 眨了眨眼睛哑着嗓子问: “你叫我Steve?”

Tony翻了个白眼: “我就当你没事了.” 说完就疲惫的蜷缩在Steve怀里.

“你没受伤吧?” Steve问.

“我好得很.” Tony嘟囔.

“听着, Tony.” Steve说道, 这次语气中带着颤抖和急切, 尤其是头顶传来不祥的轰隆声, “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他捧起Tony的脸, 专注的眼神让Tony心跳加速了不少. 

“什么?” Tony结结巴巴的问. 脑后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完全知道Steve要说什么, 然而另一个声音却不断地否决那个想法. 他的心乱成一团, 也不知道自己在预期什么.

“我知道我背叛过你, Tony. 我曾发誓一辈子都不会告诉你, 但看起来这一辈子就要结束了…” 头顶的隆隆声更大了, 周围的石头开始小幅度的颤抖转动. 

“在死前我要告诉你, Tony…” Steve靠近了Tony的脸, 眼中涌动着前所未有的情绪.

Tony瞪大了眼睛, 浑身僵硬, 仿佛被石化般一动不动. 他浑身的动能一定都被转移到心脏上了. 

“嘿, 里面的人别担心, 我来救你们了!” 一个青涩又充满活力的声音突然传来, 和Steve吐出的那几个词重叠在一起, Tony没能听见. 同时头顶的巨石也被搬开了, 他们重见天日.

“呃…” 那个声音的主人尴尬的看着他们, 知道自己似乎打断了什么.

Tony立刻和Steve分开, 迅速坐了起来, 脸红的要命: “呃, 谢谢你…你是…” 他这才注意那人的红蓝相间的蜘蛛制服, “你谁啊?” 大白天的穿的跟万圣节半夜一样?

“噢噢噢噢, 你是Mr. Stark! 我可是你的粉丝啊! 我们能拍个合照吗? 不是好时机? 当然不是, 瞧我在想什么? 我能预约个合照吗? 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 我当然不是要占你便宜或者敲诈勒索你, 我只是真的真的很崇拜您! 顺便一说我是蜘蛛侠, 我知道我原来在纽约但因为某些原因我搬到这里来了所以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Clint他们呢?” Steve也起身, 拾起旁边的盾牌, 将Tony拉了起来, 焦虑的问. 他碰着耳麦, 企图呼叫他的手下们. 但最终只有Bruce回复了.

“天啊! Steve, 你还活着! 谢天谢地! 我和其他人都失去联络了, 我现在在总部, 需要我过去吗?” Bruce问.

“你不用过来, 但你能把你最后接收到的他们的位置告诉我吗?” Steve问.

“当然, 可能大楼的倒塌导致了信号的屏蔽. 我该怎么把位置发给你?”

“发给我.” Tony立刻说, 摇着自己的手机, 幸运的没有受损.

“Tony会接受讯息. 谢谢, Bruce.”

“我只希望大家没事.”

“我可以扫描下面是否有生命迹象, 你和Spider-Man负责搬石头, 没问题吧?” Tony摇了摇手机试图得到更好的信号, “OK, 我收到了, 跟我来吧.”

这个时候远处传来消防车的声音. “太好了, 我们有帮手了!” 蜘蛛侠欢快的说.

“这里并不是闹市, 消防员到的怎么那么快…” Tony皱起眉, 看着不少量车停在附近, 然而出来的却是穿着黑色衣服, 举着枪支的—

“Hydra.” Steve咬紧牙关.

“Hydra? 那是什么?” 蜘蛛侠疑惑的问.

“别轻举妄动.” Tony小声提醒, “我们没有后援, 暂时.”

“举起双手, 抱头, 跪下, Rogers, Stark, 和…Spider-Man?” 为首的男人悠闲的哼了一声, “自我介绍一下, 我是Crossbone, 相信你们都从冬兵那里听到过我的大名了.” 他身后的士兵将整个废墟包围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相当于一次恐怖袭击? 你杀了至少几十人, 完全暴露了Hydra的存在.” Steve冷漠的说.

“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Crossbone说, “几十人, 几百人, 几千人, 有什么区别? 人都是要死的. 如果恐怖袭击能让我们得到你的血清, 压垮你的帝国, 那就是值得的. 还让我们捡了蜘蛛侠的便宜, 我想他的血也很有意思. 让我猜猜, 你这次失去了多少人? 你最信任的战友, 你的部下, 差不多都快死光了吧? 啧啧, 看来第一黑帮的地位不保了啊.”

“黑帮?” 蜘蛛侠震惊的问, “Mr. Stark…”

“跟我可没关系.” Tony立刻反驳, “你能干掉这些人吗, 蜘蛛侠?”

“我要是能就不会跪在这儿了! 他们这是得有一百多人了吧? 至于吗? 我还不要当小白鼠呢! 你们没有什么计划吗? 我难道涉足了一场火并?”

“Hydra的幸运日.” Tony嘀咕道, “我三天前才知道Hydra的存在.” 

Steve狠狠地咬牙: “我没想到他们会炸毁大楼. 他们居然决定不再隐藏了.” 

“我和Steve有枪, 但恐怕只要我们动一动他们就会把我射成筛子.” Tony说.

“所以, 没有计划? 我们就要被抓了?” 蜘蛛侠绝望的问, “天啊, 我刚刚考上大学, 还没有女友, 还没有脱处—”

“呃! 烦死我了!” Tony跪的膝盖疼得要命, “Bruce什么时候带后援过来?”

“你们在期待后援吗?” 叉骨笑了, “我们到达之前屏蔽了这里的信号, 没人知道你们有麻烦了.”

“好吧, Plan C.” Tony叹了口气.

“我们有计划?!” 蜘蛛侠重又兴奋地问.

“Tony?” Steve有些不解.

“就站在我旁边, 别离开我, OK?” Tony深吸一口气, “我们有5分钟逃脱, 因为我的成品还不完善. 我…”
“逃脱? 我不能丢下我的人不管.” Steve皱着眉.

“Fine, Plan D, 我们杀了他们所有人, 这个怎么样?” Tony咬着牙讽刺的问.

“Whaaaaaat?” 蜘蛛侠差点尖叫出来.

这个时候, 他们听见他们后面的脚步声, 显然是即将拿手铐或随便什么玩意束缚他们的士兵.

“你的枪有眩晕模式吗?” 蜘蛛侠问.

“没有! 我以后会记得设计的, 谢谢!” Tony焦虑的要冒汗了, “Now or Never—”

“放倒所有人, 不要击中要害.” Steve命令.

Tony扔给蜘蛛侠一把枪, 三人同时站起, 而对方亦举枪射击. 

不同的是, 对方的子弹却总在距离他们两米时落到地上, 仿佛被一个坚硬的盾牌屏蔽了一般.

“太酷了!” 蜘蛛侠兴奋的说, “你为什么不早用?”

“因为这是我的秘密武器!” Tony瞄准了每个士兵的右肩, “他们开始冲上来了, 别让他们接近我们!”

蜘蛛侠开始将他的蛛丝射到那些人脸上, 但他们依旧越来越接近, 他们人数太多了…

Tony一回头, 发现叉骨从消防车里拿出了一个导弹. “Shit, 我的盾防不了那个!”

“我去.” Steve说完已经冲进了敌方里面, 用盾牌杀出了一片血路. 

“哇, 我怎么觉得他一个人就能搞定呢?” 蜘蛛侠惊讶的大叫.

“那是因为我瞄准了所有瞄准他的人! 我们只剩2分钟了!” Tony不耐烦的吼.

“这比SAT考试压力更大啊!”

Tony差点翻白眼, 但还是不得不专心的射击.

而另一边, Steve已经来到了叉骨面前. 叉骨停止导弹的安装: “我早就想会会你了. 放下盾牌, 我们来场公平的, 怎么样?”

“乐意至极.” Steve阴沉的说, 将盾牌扔到了一边. 

“他们打起来了! 你男朋友会赢得吧?” 蜘蛛侠尖叫着问.

“他不是我男朋友, 以及闭—嘴—” 蜘蛛侠和Steve不知道的是, 这个隐形的盾不仅能防御, 同时还能让Tony清楚地看到每个人射击的轨迹, 让他迅速判断谁能够对他们造成威胁, 也能让他精确地击中目标. 

因此当他看到突然新增的无数道指向敌人的轨迹时, 他知道援兵到了, 不管到底是谁派来的. 然而同时, 他也看到了一条指向Steve心脏的轨迹, 来自已经被Steve打倒在地的叉骨. Steve毫无察觉的背对着他, 举起盾牌, 将导弹一切两半, 对瞄准他的枪口一无所知.

Tony只剩2秒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同一秒, 就像整个宇宙诞生的那一秒一样挤挤挨挨: Hydra的士兵受到猛烈的枪击, Tony关闭了屏罩, 保留住那2秒并朝Steve跑过去, 蜘蛛侠被这些变故惊得不知所措.

Tony从来没跑这么快过. 只要跑到Steve的两米范围内开启屏罩, 就万事大吉了…

他成功了. 他朝Steve扑了过去, 看到一颗子弹撞到了屏罩上. 

Steve注意到了那颗子弹, 慌张的抱住他: “Tony?”

“谢天谢地.” Tony本想说这个, 却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疑惑的低头, 看到肚子上晕开的血迹. 他被击中了, 但却没有感觉到. 肾上腺素的问题, 他想, 接着便晕了过去. 他最后只看到Steve惊恐的面容. 

-------------------------------------------------------------------------------------------

小虫年龄设定18岁, 刚考上大学, 我为了方便让小虫去加州的大学了, 加州好多好大学啊, 斯坦福, CalTech, 伯克利, 但我觉得小虫这么活泼, 有创造力, 体能好, 接地气(???)的人还是去UCLA好啦! 不同意见也可以告诉我.

评论(2)
热度(36)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