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Look, A Butterfly (黑帮 AU) 6

Chapter 6

Steve等在Tony的房间门口, 在门终于被推开后直起身子: “你终于换好衣服了?”
“嗯.” Tony穿着笔挺的白色西装, 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Tony穿着西装总是美丽诱人的. 定制的西装完美的包裹住他的身体, 突显出他美好的曲线. 尤其是挺翘的臀部, 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Steve强迫自己移开视线, 悄悄咬紧牙关: “今天是个大日子, 嗯?”

“也是你的.” Tony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拥抱了他, “谢谢你,Steve. 你帮了我这么多.”

Steve没有说什么, 只是苦笑着拍了拍Tony的肩膀, 竭力记住Tony身上的清香. 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闻到了.

外面的天气非常晴朗, 没有人会想到几十分钟后天空将会被鲜血浸染. Tony一直处于亢奋的状态.

“恭喜你, Tony!” Pepper拥抱住Tony. 虽然Pepper一向更乐意离黑帮越远越好, 但她信任Tony并且希望出现在Tony这个值得纪念的一天. Rhodes也是同样. 他重重的拍着Tony的肩膀: “如果有任何需要帮忙的, 尽管说.”

“你的口气就好像你已经是上将了一样.” Tony打趣道.

“我会成为的.” Rhodes非常有自信.

Tony走进宴会, 开始和各种人握手.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Howard曾经的手下或者从美国各州赶来的其他家族, 都是Howard的合作伙伴, 他全心的信任这里的每一个人. 他希望他能和他们继续一起帮助Stark家族. 

与此同时,Steve在远处看着Tony. Clint走了过来: “都准备好了.”

Steve漫不经心的点头, 但将手放在Clint的肩膀上的力度却大得惊人: “Clint, 你知道我信任你. 我知道你的能力.”

Clint为肩膀的沉重压力咬了咬牙: “当然.”

“你知道这有多重要. 不要让我失望.” Steve虽然已经在之前重复了无数遍, 但他依旧无法安心. 如果出了任何差错, 那么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我不可能失败.” Clint说道, “我不会真的伤到Tony.”

“最好如此.” Steve松开了手. 

这个时候,Steve注意到Jarvis正在远处审视的看着他. 他皱了皱眉. 他可不希望Jarvis盯上他, 但这个见多了腥风血雨的军师会不会早已洞察了他的计谋?

Jarvis朝他走了过来, 开门见山: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 Mr. Rogers.”

Steve僵住: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Mr. Jarvis.”

“你不需要担心我破坏你的计划.” Jarvis微笑, “我说了, 我知道你的全部计划.”

Steve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 他应该猜测的到的, 智慧如Jarvis当然会了解他的所有计划和心思. 他感激Jarvis能理解和信任他. 他忽然有了一个主意.

“Mr. Jarvis, 我有个东西想要给您.” Steve从兜里掏出一个钥匙. 如果Jarvis真的理解他的意思, 他会明白的.

Jarvis接过, 思索一阵, “啊, 你为Sir想好了一切.” 他笑, 点了点头, “我需要一个地址.” 

他们的对话没有被其他人所发觉. 

一阵寒暄过后, Steve带领Tony来到高台上.

成人礼开始, Tony和Steve站在一起, 即将完成交接. Steve拍了拍Tony的领子, 轻声说: “别乱动.”

Tony疑惑的眨了眨眼, 不明白用意何在, 但没有询问.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意外发生了. 突然不知道从何处传来几声枪响, Tony本人突然感到肩上的剧痛, 身后的玻璃和装饰也哗啦的碎掉.

意外发生的一瞬Steve便护住Tony,将他压在地上.

枪声消失后, 刚才躲到桌子底下的人站了起来, 纷纷拿出随身携带的枪, 指派手下去枪声的来源地方查看.

“发生什么了?” Tony面色苍白的问, 想要捂住肩膀上的伤口.

“有人想要你的命. 我要先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再包扎伤口, 跟我来, Tony.” Steve焦虑的看着Tony的伤口. 那只是一个皮肉的擦伤, 但他依旧心疼不已. 

一群人围在了Tony周围,Steve小心地将Tony扶了起来.

“去地下室, 那里应该安全.” Steve决定道, “让他们找到那个开枪的人, 留活口.”

Steve接着直接横抱起了Tony, 从草丛那里沿着小道走向地下室, 周围一直有几个人护航, 并在他们进入后留在门边看守.

“我来给你包扎.” Steve找到了医疗箱, 不由分说的动作起来.

“只是皮肉伤, 都不怎么疼.” Tony抱怨道, “谁会要我死? 可能是内鬼吗?”

“Stark家族的仇人一向很多, 都是有可能的. 但他们的目标是你而不是我, 内鬼的可能性更大.”

“他们想杀了我, 然后再想办法站上我的位置?” Tony皱起眉头, “我不知道,Steve, 我总有股奇怪的感觉. 他们想要杀我却射偏了, 请的狙击手未免太差了. 这像一个警告.”

Steve摇了摇头: “无论这是不是警告, Tony, 这段时间你都要低调行事.”

“不, Steve.” Tony反对道, “现在是个糟糕的时机, 我不能做一个缩头乌龟, 家族里的其他人会质疑我, 进而也想要推翻我. 我必须立刻抓到那个人, 销毁我的敌人.”

Steve盯着Tony的眼睛: “你坚持吗?”

“没错. 我可以信任你, 对吧?”Tony微笑着看着Steve, 下一秒却因为Steve的一个手刀而晕了过去.

Steve凝视着Tony沉静的脸庞, 低下身, 抚摸着他的侧颜: “抱歉, Tony…我必须要这么做. 我希望能有一天得到你的理解. 我只是不得不坚强, 哪怕我会失去你.” 

地下室的门开了, 冬兵走了进来, 关上了门: “我让门口的两个人走了. 可以动身了.”

“我知道了. 告诉Clint他的任务完成的很好.” Steve点了点头, 抱起Tony, “确保所有人都不会看到我们?”

“Natasha搞的定.” 

Steve离开了地下室. 他们缓慢的走过Stark庄园, 这个Tony从小生活的地方. 他猜测Tony是希望能道个别的. 

Steve来到一条引向纽约城的路, 路边已经停好了车. 他将Tony放到后座上, 调整好他的姿势后, 轻轻在Tony额头上印上一吻. 他关上车门, 对冬兵说道: “到飞机场把他叫醒, 然后让我和他通话.” 他无法面对Tony说出那些话来.

冬兵按照Steve的吩咐叫醒了Tony, 在Tony迷茫的揉着眼睛的时候将手机递给了他.

“Steve? 到底发生什么了? 为什么我会在机场?” Tony疑惑的问, 但迅速反应过来, “你别想再次强迫性的让我离开来保护我!” Tony警觉起来, 一股不祥的预感抓住了他.

“你接下来会按照我的指示做.”

“Steve, 你在开什么玩笑?” Tony有些惊慌.

“你会登上飞机前往Los Angeles, 并且你永远不会再回来. 你听清楚了吗?”

“什么?” Tony开始不明白这个事件的走向了.

“Mr. Stark.” 这是很多年来Steve第一次没有叫他Tony. 也是在这个时候, Tony知道这不是一个玩笑, “照我的指示做, 你就能活着.”

Tony张大了嘴巴, 浑身颤抖起来.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 Steve口气冰冷的说, “但答案只有一个. 是我想要取代你, 并且我成功了. 你看得到.”

“S—Steve.” Tony仍旧竭力弄清楚这一切, “你告诉我你不想要这些!”
“哦? 你居然相信我吗?” Steve冷笑, “我会对外放出话你已经死亡, 希望我再也不会见到你, Mr. Stark.”

“等等!” Tony绝望的放手一搏,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Steve的目光沉了沉, 没有说什么.

“你真的从来没有在乎过我吗?” Tony轻声问, 希望Steve能有一丝犹豫.

然而他失败了. Steve果断而干巴巴地回答: “没有.”

Steve挂断电话, Natasha走了进来: “Clint被抓到了, 所有人都在会议室等你. 剩下的人手都安排好了.”

Steve点点头, 整理了一番西装, 走进了会议室. 里面全是Stark家族的重要人物以及其他家族的首领, 包括Stone家族,Hammer家族和Killian家族. 他们急切的看着Steve, 等待着他开口.

“我们抓到了狙击手.” Steve做在房间中心的软椅上, 喝了一口香槟, 口气冰冷的说, 立刻Clint就被拖进了房间的中心, “Stark家族的Clint Barton.”

“我是无辜的.” Clint挣扎着说, “是Stark,他让我杀死你们所有人, 这样他就能成为权利的中心.”

“那为什么被袭击的却是Stark?” Nick Fury问道. 

“因为我发现了Clint和Stark的小阴谋, 并且叛变了他.” Steve简单的说道, “Stark已死, 各位不用再担心了.”

剩下的人窃窃私语起来, 互相通过眼色判断对方的意思. 显然, 他们正在逐渐达成一种共识, 但依旧有些犹豫. 

“但是仍然有一件事.” Steve停顿了一会儿说道, “按照Stark的剧本, 本应死的应该是不少人.” 他缓慢的说, 似乎每一个字都含着隐藏的分量.

“您的意思?” Hammer讨好地问.

“我的意思.” Steve说, “非常简单. 我的狙击手告诉我, 在杀掉Stark之前, 他到处巡逻了一番, 却意外地发现了不少不速之客, 于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他干掉了那些人. Barton非常聪明的一一盘问了他们.” 

整个房间陷入了寂静. Steve仿佛没有感觉到一般, 继续说道: “是的…多么神奇, 那些人居然分别是各位三个家族派来的, 而目的是杀了我和Stark.”

“不! 我们只想杀了Stark, 因为我们早就怀疑—” Stone激动地反驳.

但他没能说完话. 几发子弹精确地射穿了几个家族的首脑和他们的部下的头部, 他们无声的倒下. 

Steve依旧是一副什么也没注意到的样子: “因此我真正的意思, 就是我非常愿意按照他的剧本来.”

剩下的属于Stark家族的人惊呆了, 但也同时不再犹豫.

“显然.” Fury, 作为Howard生前的好友决定道, “你是最合适的继任者, Rogers.”

一天之内,Rogers消灭了美国最有势力的四个家族. Stark家族不复存在, 而Rogers这个名字让所有人记住.

 

Tony麻木的待在车里. 他回忆起和Rogers的初始, 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 然后意识到它们都是假的—从一开始, Rogers就只是利用他. Rogers从来不在乎他的小命, 他救他只是为了得到大家的肯定, Howard的信任. 他对他好也只是为了得到他的盲目的信任. 在Tony蠢兮兮的以为Rogers是他最信任的朋友, 给Rogers制造那个盾牌的时候, 他该是在怎样的嘲笑自己啊. 想到这些Tony近乎想要哭泣, 但又不得不忍住.

接着他又想到Janet几个月前甚至大胆的猜测Rogers对自己的其他情感, 现在想来真是荒谬可笑. 幸好他什么都没说, 不然又是一个把柄在手.

在飞机上的旅程仿佛是梦一样过去了. 他一动不动的思索着Steve这么做的原因, 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为什么他自己那么蠢. 他的心脏是如此的麻木, 他甚至感觉不到恨意. 他知道Steve是个谨慎的人, 他一定已经想到办法让所有人倒戈他. 现在他在这个世上, 没有任何支持. 他没有资本回去, 没有办法复仇, 也没有力气. 

他下了飞机, 漫无目的的出了站台, 却被意外的叫住了.

“是Tony Stark吗?” 一个男人问.

“是.” Tony机械地说.

“请上车.” 

Tony不疑有他, 心灰意冷, 直接坐了上去. 

汽车带他来到了LA的郊区, 停在了一个汽车修理厂门前.

Tony走下车, 不知道要去哪里. 他现在是真正的身无分文.

“这是您的行李.” 那人递给他一个箱子.

Tony迷惑的皱眉, 但还是接过. 他当时忙着昏迷, 哪里有时间收拾行李. 所以只可能是Steve—不,Rogers干的. 他为什么不能坏人做到底呢? Tony讽刺的笑了一下.
那人领着他走进了修理厂: “新的员工到了.”

一个看似是老板的人走了过来: “这小子真的行?”
“MIT毕业.” 那人回答.

“那为什么来这里?” 老板不解.

“不要管那么多. 让他长期待在这里.” 

老板头疼的瞥了一眼Tony, 点了点头. 

那人立刻转身离开, 而老板开始对Tony提出各种要求和注意事项. Tony半心半意的听着, 疑惑着到底他的生活发生了什么.

在熟悉了这个地方后, 老板, 自称 Yinsen, 开始指示Tony去换衣服洗车.

Tony简直不敢相信这个. 几个小时之前, 他即将成为纽约最有权势的人, 穿着精致贵重的西装; 而现在, 他是LA一文不值的洗车工, 穿着廉价丑陋的打工服.

“为什么我要去洗车? 我能做更多.” Tony不满的问.

“如果你真的相信这个, 你现在应该在大城市当个高级工程师, 而不是在这里做我的员工.” Yinsen不客气的说.

Tony理亏的抿嘴, 乖乖的去洗车. 他没有洗过车, 显然他的第一次洗车不仅浪费了大量的水, 还弄湿了自己的衣服. 到了一天的结束, 他已经开始打喷嚏了.

“这是你的住处地址, 门钥匙和自行车钥匙.” Yinsen把一些物品交给Tony.

“我哪里来的住处?” Tony疑惑.

“我怎么知道, 那个送你来的人交给我的.” Yinsen翻了个白眼, “快走.”

Tony有些生疏的歪歪扭扭的骑着自行车, 到处问路后终于找到了那个小小的公寓. 

他预计着他会看到一个破破烂烂, 脏兮兮的地方, 也许布满灰尘, 没什么家具, 需要大量的清理之类的. 一个符合他现在身份的小地方. 

他打开门, 却意外地看到温暖的黄灯照耀着一个的确小却井井有条的屋子. 没有灰尘, 蜘蛛和虫子, 而是洁净的地板和已经摆放好的家具. 

他震惊的从客厅来到厨房, 在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时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Jarvis!” 他颤抖着叫喊.

老人回过身, 对Tony微微张开双臂: “欢迎回家, Sir.”

Tony扑进了Jarvis的怀抱, 紧紧地搂着. 在那一刻他终于不再害怕和迷茫, 他知道他应该做什么了. 

现在他不再有了Stark家族责任的束缚, 他可以追求他一直想要的东西—成为一个工程师. 

 

夜晚降临, 美国的另一边格外的寂静. Steve Rogers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内, 望着墙上镶嵌的棕色蝴蝶标本出神. 

Natasha走了进来: “尸体都处理好, 繁琐事宜也已经解决了, 另外几个家族的人…出了一点争执, 已经摆平了.”

“辛苦你了, Natasha.” Steve点了点头, 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Natasha犹豫了一下: “Godfather.” 她开口, “你后悔吗?” 他还如此年轻, 却已经要肩负起所有人的重任, 尤其是Tony的.

Steve微笑: “私下的时候叫我Steve, Natasha. 我们是平等的.” 他站起身, 抚摸上那个标本. 蝴蝶依旧如多年前一样美丽, 仿佛下一秒就能飞出这个禁锢它的玻璃罩, 飞向自由.

“那是他送给你的?” Natasha好奇地问.

“是的.” 他回忆起Tony那个时候的容貌和笑颜, “他自由了,Natasha, 我怎么会后悔?”

这个时候, 门被突然的打开. Peggy Carter站在门口, 似乎有话要说. 

Natasha迅速离开. 

“Peggy, 有事?” 他转过身.

“Godfather.” Peggy声音颤抖, “我刚刚从伦敦回来, 得到了消息. 我不相信Tony会做出那种事—一定有什么误会!”

“我不会出错, Peggy.” Steve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他需要转移话题, “你知道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我很抱歉.”

“可你和Tony的感情那么好…” 

“我忽视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并不是我的家人.” 他是我唯一的家人. God, 他厌倦撒谎了, “只有家人是可信的, Peggy.”

Peggy沉默了半晌: “可是…”

“你也是我的家人, Peggy, 这点毋庸置疑.” Steve走过去, 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目光真诚的望着她, “我很抱歉我无法娶你, 但你永远都会是我的家人.”

Peggy露出一个微笑, 亲吻了一下他的戒指, 转身离开.

 

一个月之内, Tony终于能高效的洗车同时不引起任何事故了. Yinsen终于答应让他开始修车. 

能再次碰到引擎让Tony异常兴奋, 连刺鼻的机油味都让Tony格外放松. 他很快就成为了这里最好的修理工, 在快速完成他的工作后也能帮助其他员工. 于是他得到了升职, 成为了修理工的总管. 

Tony喜爱这种平凡但充实的生活, 但他依旧想要造一些更先进好玩的机械. 他甚至想创立一个卖高科技产品的公司. 这意味着需要昂贵的原材料, 他需要钱, 而在这里赚的钱只够他的温饱. 所幸,Jarvis有大量的钱可以借给Tony.

Tony本来想要联系Pepper和Rhodey, 但Jarvis认为现在风声未平, 最好不要冒险. 

他必须要尽快的离开这个小车行, 这是Tony天天都在想的事. 他想着他也许可以向一些公司要求投资, 但前提是他必须有拿得出手的东西. 因此现在Tony的闲暇时间都用来造一些小玩意, 在电脑上编程AI等等. 

Tony在车行有一个办公室, 非常小, 也非常杂乱, 像一个曾经的杂物间. 不过Tony只需要一个坐的地方和放电脑的地方. 有的时候他需要拿笔写一写东西, 杂物间有足够的废纸. 

他从一堆脏兮兮的文件夹中抽出来一张废纸, 正要写东西的时候, 却看到了MIT的标志. 

Mr. Yinsen和MIT有什么关系? Tony好奇的展开那张纸, 拂去上面的灰尘. 这是一封信, 显然. 然而Tony刚刚看到信的开头, 就仿佛被定住一般无法再看下去了. 

信的开头写着: “Dear Professor Yinsen”. 

Tony见过Yinsen这个名字—和自己最崇拜的Professor Ho Yinsen相关. 但Tony当然不会认为一个修车行的老板是他崇拜的教授, 因此他就只当做是巧合. 但显然, 他错的离谱. 他继续飞快地读了下去. 信是一年前写的, 邀请Yinsen回去做那里的教授.

Tony飞快地跳了起来, 冲向了外面正训斥着一个修理工的Mr. Yinsen.

“你是Professor Ho Yinsen!” Tony毫不低调的大叫, 把Mr. Yinsen吓了一跳.

“你在瞎说什么?” Yinsen没好气的问.

“别装了! 我有证据!” Tony将那封信戳到了Yinsen鼻子底下, “你就是Ho Yinsen! 最杰出的物理学家和工程师! 天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当修车的? 为什么?”

Yinsen夺过那封信, 把它撕得粉碎: “你什么都没看到, 什么都不知道, 听到没有, 臭小子?”

“但我什么都看到知道了! 你就是Ho—”

这一次,Yinsen毫不留情的捂住了Tony的嘴, 几乎是靠拖的把Tony拉近了Tony的办公室.

“你能不能不要乱嚷嚷?” Yinsen没好气的说.

“除非你承认你就是Ho Yinsen!” Tony又是激动又是迷惑, 不明白为什么Yinsen不接受MIT的邀请.

“好, 我承认. 你从现在开始给我闭嘴.” 说完他就要出去.

Tony急忙拉住他: “别啊! 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隐退到这里, 为什么—你可是世界知名的教授, 我的偶像! 你明明可以享受富裕的生活, 名利双收…”

“哈! 你认为我曾经的生活很美好? 嗯?” Yinsen恼怒的低吼, “我曾经为了名利努力的工作研究, 忽视了我的妻子和儿女, 但我认为只要我能给他们富裕的生活,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结果发生了什么? 你是我的小粉丝, 嗯?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他揪起Tony的领子开始摇晃, 而Tony面对这一串言语吓呆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从没见Yinsen这么激动过. 

“不…不知道.” Tony惊恐地说. 

“我的一次科学事故导致了我妻儿的死亡.” Yinsen说道, 口气以外的冷静, “我想用我的智慧给他们提供一个美好的生活, 但我的智慧杀了他们. 当我明白有的时候保护所爱的人最好的方式是让他们离你而去的时候, 一切都结束了.” 说完,Yinsen转身离开, 碰的关上了门.

下午, 当Tony依旧沉浸在震惊之中无法专心的时候, 他听到了另外几个修车工的窃窃私语, 伴随着对Tony的指指点点.

“Stark上午的时候是叫Yinsen教授了吗? 他是不是疯了?”

“Yinsen如果是个知名的教授, 我就是美利坚之王!”

Tony压下心中的不满, 快速结束今天的工作, 回到家后立刻开始查询有关于Yinsen的事. 

没错, 5年前有一次事故发生了…上帝, 他应该知道的, 他应该记得这次事故. 他心情复杂的咬着下唇.

第二天, 他立刻去找到Yinsen道歉. 但他刚说一句“对不起”,Yinsen就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给我去好好工作, 别废话.”

午餐时间,Tony像往常一样躲在办公室里编程, 但这次Yinsen走了进来.

“Professor—我是说, 老板, 有事吗?”Tony紧张地问.

“我知道你一天到晚在干什么, 也看到你在我前年的账单上画的设计图了.” Yinsen干巴巴地说, “冷核聚变, 嗯?”

“是的! 我有这个想法很久了, 我叫它Arc-Reactor!” Tony开始兴奋的说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面前的不是Professor Yinsen, 而是修车行的Yinsen. 他当然是不想听这些的, Tony沮丧的想, “对不起, Mr.Yinsen, 我知道你一定不感兴趣.”

Yinsen叹了口气, “MIT毕业却在这里干活? 你父母呢?”

“母亲很早的时候离开了, 父亲一年前死了.” Tony没有觉得难受, 毕竟和Yinsen经历的比起来, 他还算是幸运的.

“没有其他亲人? 或者朋友?”

Tony抿紧唇: “没有.” 曾经他也许会把Rogers当成他的一切, 但现在, 一切都不同了.

“谁把你送到这里的?”

“陌生人.” Tony想了想说.

“你知道, 那个人给了我十万美元定金让你在这里工作.” Yinsen挑眉说道, “我不会刨根问底, 但我猜你想要离开这里?”

“没错, 我在制造一个AI, 作为我的简历的一部分.” Tony点了点头.

“或许你可以直接用你的设计图.”

“啊…但那是个死胡同, 我不知道…” Tony挠了挠头.

Yinsen将设计图放到Tony面前: “那就动动你的脑袋瓜. 你不是个天才吗? 只是不要犯我曾经的错误.”

Tony盯着面前的设计图, 上面新加上了一个单词: Smaller.
他找了魔一样的看着那个单词, 仿佛在其中他找到了生活的秘诀—也许他的确找到了.


评论
热度(36)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