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Look, A Butterfly (黑帮AU) 5

呃...距离上一次更有些久了...我都以为我会坑...我真是个善变的人.

这一章发生了好多...

前文链接: 1    2    3    4


5

Tony Stark!” Howard巨大的咆哮声响彻了整个大宅, “你干了什么?”
Tony战战兢兢的低着头: “呃…以你的名义订了一些振金? 是个大问题吗?”

“大问题? 你要那些振金做什么?” Howard没好气的问到. 当他意外的收到一封邮件告诉他MIT接受他的条件, 将在近期运送12镑重的振金时, 他立刻就想到一定是Tony搞的鬼.

“我希望能给Steve做一个武器.” Tony无视了Howard的怒火, 兴致勃勃的说起了他的计划, “我的想法是一个盾牌, 而振金简直是制作盾牌的完美金属.” 

Howard头疼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呃, 让Steve安全?”Tony翻了一个白眼, 一脸显而易见的表情. 

Howard紧紧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他想要的—Tony不能过度的信任一个可能随时叛变的人. 看来Rogers和Carter的结婚事宜要尽快了.

“不行.” Howard语气强硬地说, “我不同意.”

“为什么?” Tony瞪大眼睛问.

“听着, Tony, 也许他现在在我们这一边, 但谁知道未来他会不会离开你, 用你给他的武器压制你? 他没有任何忠诚于我们的理由, 几乎…”
“天啊!” Tony大叫起来, 不敢相信他听到了什么, “这就是为什么你要让他和Carter结婚对不对? 你怎么能—Steve救了我两次, 甚至把自己置于危险中! 他是我的朋友, 他关心我!” 说完Tony转身愤怒的离去, 碰的关上门.

他去了训练室找到Steve, 气闷的坐在一旁.

十分钟后Steve中断了训练, 走到Tony身边: “发生什么了?”
“Howard说你可能有一天会伤害我.” Tony想了想说, 仔细观察Steve的反应. 

Steve歪着头, “你觉得呢?”

“我觉得这不可能…对吧?” Tony透过眼睫毛看着Steve.

“永远都不可能.” Steve同意道, 揉了揉Tony的脑袋, “你相信我就够了.”

Tony点点头: “这也是为什么他要你和Carter结婚. 你愿意吗?”
Steve皱起眉. 他都快忘了…这件事必须快速的处理. “不.” Steve简单地说, “但你现在关心你自己未来继任的事吧.”

Tony哼了哼. Howard那么健康, 恐怕要过很久才轮到Tony继任了.

不顾父亲的反对, Tony独自一人决定去研究怎么充分利用这12磅的振金. 圆当然是最好的形状, 他大致计算了一下, 最大能做一个直径为2.5英尺的圆形盾牌. 

他已经有了大致的想法, 可是没有单独的实验室和器具, 想法无法成为实体. 

他向Bruce寻求帮助, 很快Bruce的一些科学上的朋友便给了肯定的回复.

“Reed Richards, 很高兴认识你, Tony.” 一个戴着眼镜的黑发男人走上前来, “我听说你有一块罕见的振金? 打算做成盾牌?”
“是的. 我需要一些器具, 尤其是离心机…”

“我这里一应俱全.” Reed说, “我可以借你用, 但我也想参与制作, 同意?”
“同意.” Tony微笑.

事实证明, 有像Reed这样的天才在只有帮Tony加快进程. 尽管如此, 他们还是遇到了瓶颈. 

“它们无法重新融合在一起.” Reed烦恼的说, “并且单独的振金也不足够坚硬.”

“我们可以试试合金.” Tony提议道. 

“嗯…你听说过艾德曼金属吗?”
“实际上, 我不确定它真的存在.” Tony听说过关于艾德曼金属的故事, 但说实在的, 从来没有人见过, 因此它的真实性也大大降低.

“艾德曼金属或许是个谣言, 但是有可能达成的. 我曾经有一个朋友, Dr. MacLain.” Reed说, “给过我一块金属, 非常接近对于艾德曼金属的描述, 甚至更加坚固. 我叫它‘原型艾德曼金属(proto-adamantium)’. 振金和艾德曼金属的合金将会坚固无比, 很可能带来更多特性.” Reed越说越激动.

Tony狐疑的点头. 事实证明原型艾德曼金属的确让人惊叹. 但它们会不会成功融合依旧是一个谜. 

两人没日没夜的工作了已经好几天, 此时已经精疲力竭, 都同意去休息一下, 让金属慢慢自己融合着. Tony倒在沙发上, 不到一秒就坠入了梦乡.

第二天, 他是被Reed的尖叫声吵起来的.

“我们成功了!” Reed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手舞足蹈, “这是历史性的时刻!”

Tony匆匆跳起来跑过去. 他颤抖着手触碰那碟子形状的金属, 感叹于他银白色月光一样的光泽. “有多坚硬?” Tony好奇地问.

“哦, 天, 我甚至都不敢试. 她太完美了.” Reed深呼吸着.

“她?” Tony挑了挑眉, 拿起了盾牌.

他们对盾牌进行了一系列的测试, 确定他们的的确确成功了. Reed保留了所有数据并且加密, Tony总算可以把这个盾牌送出去了.

“Tony.” Steve看到Tony回来后松了一口气, “你总算回来了.”

Tony点点头. 他不打算直接送给Steve, 而是希望等到一个特殊的时刻. 但最近似乎除了Steve的婚礼, 并没有别的了. 尽管他知道Steve不愿意, 但也许这个礼物能让Steve高兴一些.

Steve尝试说服Howard他对Stark的忠诚等等, 但Howard依旧执意让Steve与Peggy结婚, 甚至已经开始筹办婚礼. 他决不能告诉Howard他对Tony的感情…那只会激怒Howard, 也许甚至会将他和Tony隔离. Steve不知道该不该对Peggy说实话. 如果他们不得不结婚, 那么坦诚只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也许这样也好. Steve默默地想, 反正总有一天, 他会让Tony离开, 他们之间本来也永远不会发生什么. 比起待在他身边, Tony更愿意远离这里. 

离婚礼还有大约一周的时间, Steve躲在房间里不想出去. Howard派人全部包办这场婚礼, 虽然自己出差不知去了哪里. 因此Steve没有什么可操心的, 更何况, 他想要躲着Peggy.

Tony在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决定把盾牌送给他.

他敲了敲门: “是Tony,开门!”

Steve没精打采的让Tony进来: “有什么事吗?”
“我有个礼物.” Tony说, “希望能让你高兴起来.”

“我怀疑这个.” Steve苦笑. 他知道Tony送给他的东西一定会让他大吃一惊, 但在自己即将永远对Tony放手的前夜被提醒自己有多么爱Tony真的不是什么好主意. 

“哦, 你会喜欢的.” Tony不服气地说, 将巨大的盒子放在床上, “打开!”

Steve撕开包装, 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愣住了. 一块碟子形的… “盾牌?”

Tony使劲点了点头: “拿起来试试!” 

Steve双手将盾牌抛起又接住, 轻盈的重量和弹性让他吃了一惊. 仅仅是碰触它, 就让他有种这盾牌从始至终属于他的感觉.

“还记得振金吗? 我用那个和另外一种金属制作的, 坚固, 有弹性, 无论是防御还是袭击…” Tony激动地滔滔不绝, 完全没有注意到Steve颤抖的身子.

下一秒,Steve紧紧抱住了Tony, 近乎要将Tony拦腰折断. 他把头埋在Tony的脖颈处, 颤抖的几乎留下眼泪.

“Steve?” Tony吃了一惊, 有些犹疑的拍了拍Steve的后背.

“上帝, Tony…你太好了.” Steve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此完美的礼物只有Tony能给他, 或者说这个礼物因为是Tony的礼物而变得更加完美. 汹涌的情感哽咽在喉咙, 他忽然很想直接告诉Tony—告诉Tony他多么的爱他, 愿意把一切都给Tony. 如果, 如果Tony能够接受他, 他甚至愿意带着Tony逃到天涯海角, 只有他们两个, 做两个普通人…他甚至想好了未来的房子, 也许在海边, 他们或许可以领养一个孩子. 但冰冷的现实打破了幻想, 他知道Howard能轻而易举的找到他们, 折磨他们. 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固执的拥抱着Tony. 这恐怕是最后一次他能肆无忌惮的拥抱Tony了.

Tony依旧在尝试安抚Steve: “嗯…我很高兴你喜欢.” 他紧张的笑了笑.

“Tony…今晚能陪我吗?” Steve要求道. 他只要这一晚, 假装Tony属于他而他属于Tony, 假装他拥有Tony, 假装他们是普通的情侣, 一起睡去一起迎接每天早晨的阳光.

“嗯.” Tony答应道. 他没有任何反对的理由. 从明天开始他的位置就会被Peggy Carter取代, 他莫名的感到一阵难过. 也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这样躺在一起睡了吧.

Tony调整好一个舒服的姿势, 窝在Steve的怀里,Steve将被子盖在他们身上. 

“晚安, Tony.” Steve吻着Tony的额头.

“晚安, Steve.” 

Steve一直都没有睡着. 他就这么借着月光看了Tony一夜, 仿佛这是最后一次看着他一样. 他看着他均匀的呼吸, 平静可爱的睡颜, 那股冲动驱使他去做些什么禁忌的事. 他低下头, 吻了他的眼睛, 感受睫毛划过他的嘴唇的痒痒触感, 吻了他的鼻梁和鼻尖, 最后颤抖着吻了Tony的嘴唇.

一如他想象的柔软与美好, 他仿佛能尝到蜂蜜, 甜丝丝的. 舔吻过Tony的嘴唇, 他松开, 呆呆的看着Tony泛着水光的艳丽的唇. 

Steve忍不住再次吻了上去. Tony的唇本来就微微张开, 因此Steve毫不费力的将舌头伸了进去, 温柔的舔弄着Tony湿暖的口腔. 他轻轻碰触Tony的舌, 幻想着如果Tony能够回应, 会是什么样的. 

这个醉人的吻在Tony的一声轻哼后结束. Steve迅速离开, 大气也不敢喘, 心虚的盯着Tony看了很久.Tony没有醒来. 他叹了口气, 搂住Tony的腰, 继续看着他. 这真的非常诡异…但他控制不了自己. 

明天, 一切就结束一半了, 他想着. 

然而第二天, 婚礼的赞歌却被葬礼的哀乐所埋没. 

Howard Stark在柏林出了车祸, 再也没有醒过来.

婚礼被取消, 所有人默默的等待着Howard的遗体被送回美国, 本来是来参加婚礼而来的Pepper担下了准备葬礼的事宜. 她知道Tony和Steve都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个消息.

Steve在知道这个消息的一瞬间便立刻找到Tony, 生怕他做什么傻事. 他对Howard Stark有着知遇之恩, 面对他的死亡Steve可以带着真诚的遗憾为他送行, 但那也就是全部了. 然而对于Tony则不同. 他失去了自己的父亲. 不论Howard是个怎样糟糕的父亲, 他对Tony的意义依旧深入血液. 

Tony在得到消息后就把自己关到了房间里, 甚至不让Steve进. 没人知道他在里面做了什么, 而Steve着急的恨不得直接砸了门, 却又觉得或许Tony需要一些空间. 

但实际上,Tony只是躺在床上, 将头闷在枕头下, 忍不住回想关于父亲的一切和他们的最后一次交谈, 默默地让泪水浸湿了床单.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但却只有几分钟, 他便又陷入了迷茫中. 他从未真的想过他的父亲会死. 

死亡是一个每个人都知道存在的终点, 只是Tony从未想过会来的这么快. 他和Howard缺失了那么多的时光. Howard还从没说过他是否为Tony骄傲, 而Tony也没来得及说他其实从没怪过Howard任何事, 无论是母亲的离去还是强制他成为教父. 

他知道有些事情没人能够改变, 但他无法接受这个. 他太年轻, 无法如此轻易的接受生老病死的循环. 他应该认为人生是无限的, 一切都可以用永恒来形容. 然而现在, 他被迫看向那个终点, 终于意识到他的时间不能用来挥霍. 

Howard的遗体被送了回来, 葬礼很快举行了, 也是那时候Tony才从房间里出来.

“Tony.” Steve并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上前将Tony揽进怀里. 

“抱歉, Steve.” Tony嘀咕着.

“不用道歉, Tony, 你永远不用向我道歉.” Steve叹着气, “你还好吗?”
Tony红着眼眶, 抿紧嘴唇点了点头. 

整个葬礼的过程中, Tony没有再掉一滴眼泪. 他眼神空洞的望着Howard的棺材被泥土逐渐掩埋, 像傀儡一样任Steve在葬礼结束后拉着自己回到大宅. 

Howard Stark一死, 有些事情就不得不被解决, 比如现在到底谁是掌门人. 其他人当然不会同意未成年的Tony. Jarvis作为军师, 有足够的权利来任命这位代理教父, 因此每个忠于Stark的人都期待着. 

然而Jarvis选择了Steve Rogers. 

“我知道你对Sir的感情.” Jarvis说道, “因此我信任你, 把家族事务交给你.”
Steve点了点头: “我会照顾好Tony的.”

他没有说他会打理好Stark家族, 没有说他不会让Jarvis失望. 因为他唯一愿意, 唯一决定做到的事情, 就是Tony.他的计划近乎完美的进行着, 他本来认为他会需要更长时间和更多机会, 但这简直像上帝在帮助他, 让他一下子进行到了计划最后的位置. 

也许, 如果他运气好, 他可以在Tony做出任何让他后悔的事之前砍断Tony身上的枷锁. 他必须这么做.

 

Howard下葬不久后, Tony尽他所能的恢复正常的生活. 如果不是Steve一直在监督着他, 他可能早就偷偷跑去酒窖然后喝的酩酊大醉了. 

Steve是唯一他还没有崩溃的理由. 每当他觉得迷茫无措, Steve总会紧紧搂住他, 鼓励他勇敢的面对现实, 鼓励他去成为更好的人, 为他指明方向. Steve要他不用担心任何家族事宜, 承诺他会为Tony打理好一切, 让Tony去尽情的利用任何资源去做他想做的科学研究. 

Tony的任何要求都会被满足, 任何恐惧都会被抚平. 

“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Tony, 我会保护好你的.” Steve保证.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Tony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运气这么好, 能遇到Steve这样忠诚正直善良的好人, 又如此的关心在意他. 这就像是在人生的低谷期中了头奖一样让人不敢置信.

“因为我爱你, Tony.” Steve认真的说, 凝视着Tony闪亮的眼睛. 这是他第一次坦诚他的情感, 但他知道Tony一定不会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他不会理解Steve多么想要占有他, 各种意义上的, 也不会理解这句话的深度—Steve甘愿放弃自己的自由. 

Tony愣住一秒, 然后笑着抱住Steve: “我也是.”

Steve的嘴里丝丝泛苦. Tony的意思永远不会是他渴望的那个意思吧, 但也许那就够了. 

另一方面, 成为代理教父就像Steve预计的那样困难重重. 他尽他所能的掌握了遍布在美国各地的Stark家族的产业和组织信息, 尝试做出更大的改变和扩张. 他需要得到所有人的信任, 尊重和肯定. Stark家族最大的生意在赌博和武器上, Steve重新检查了曾经的无数笔账目, 将异常的数据整理出来. 他在大学时的经济数学的确帮了他不少忙. 他很快便找出了异常的原因—Obadiah Stane, Howard最信任的人之一.

为此,Steve在一次家族会议上当场揭露了他的非法交易. Stark家族控制着几乎整个司法部门, 这也是为什么Stane一直都高枕无忧. 

“Rogers, 我不可能背着Howard和恐怖分子做交易. 你有任何证据吗?”

“那么解释每年多出来的几亿美元的亏损吧.” Steve皱着眉头说, “解释为什么你忽略了这些亏损.”

“我犯了一个错误, 可能是我手下的人…”

Steve打了个响指, 一支箭直直的射在了Stane的面前, 离他的手只有几厘米. Stane闭上嘴, 惊恐地看着Steve. 哪怕是Howard, 也从未用如此突兀的方法来警告过会议室的人. 

“据我所知你管理的账目从来都是你亲自检查的. 还是说你对Godfather完全没有尊敬之心, 在没有检查的时候随意的交差应付?” Steve口气冰冷的说.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面带怀疑的看向Stane, 这让他冷汗直冒了起来. 

“我…” 他哑口无言, 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给你5秒钟想个解释, 怎么样?”Steve勾起胜利的笑容, “或者, 说实话, 或许我能从轻处置.”

Stane咬了咬牙, 最终坦诚了所有人都预料到了的答案. 

Steve点了点头: “我会给你一个墓碑的, Stane.” 说着一挥手, 这一次, 锋利的箭锋刺穿了Stane的心脏. 他沉重的倒在了会议桌上.

“我希望所有人, 不看在我的份上, 而是看在Howard Stark的份上, 能够配合支持我. 我对Stark家族绝无二心. 否则, 下场大家已经看到了.” Steve露出一个真诚完美的微笑, 却令所有人心猛地一震. 

在几个干脆利落的解决了Stark家族的一些害虫后, Steve便得到了果断, 公正的赞誉. 

在那之后,Steve通过Natasha得到的商业情报来重振Howard的死带来的股市危机, 成功让Stark家族正常运作了起来.

整整几个月后, Steve得到了整个家族的臣服和肯定. 但并非欢欣鼓舞, Steve只是觉得责任更加沉重.

“Godfather, 纽约的工厂可能需要更新安全系统, 预算是…”

“同意, 但是不要划开重点, 一颗子弹和一颗导弹要有同样的安全措施.”
“英国分部再次有了罢工活动, 需要增加工资成本吗?”

“可以, 但如果不再设计出一些有价值的产品, 就从高层的工资中剥削.”

“LGBT组织询问是否允许他们在工厂工作同时享受相同福利.”

“回答他们当然.”

“Army and Navy Academy邀请您去做一次演讲…”

“我是经商的, 不是搞科研的. 派那几个科学家去.”

等等事务, 诸此之类.

与此同时,Natasha也不时过问他另一个计划.

“我基本上认为大部分成员已经接受了你, 但转换阵营不会容易. 恐怕我们不得不…” Natasha犹豫了一下.

“不得不什么?” Steve挑眉, 但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对Tony Stark下手.” Natasha回答, “毕竟, 终极目标是他, 不是吗?”

“我知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 太早了, 至少等到Tony成年.” Steve半闭上眼睛回答.

“听你的.” Natasha知道Steve终究还是不忍伤害Tony. 

Steve在极少的闲暇时间都会找Tony, 尽可能的陪伴他. 但几个月已经让Tony从父亲的死中恢复了过来. 他开始决定要接触家族事务, 但Steve坚持让Tony等到成年. 

“好吧. 但我觉得我已经有能力了.” Tony不满的回答.

“我没有怀疑你, Tony, 我只是希望你能有尽可能多的时间花在自己身上.” Steve微笑着揉着Tony的头发.

“我猜我已经有足够的时间了. 看, 我做的第一个人工智能.” Tony骄傲的展示了那个机械手臂, 此时已经能够按照指示自由移动了.

“很厉害.” 在Tony展示了机械手臂的能力后Steve赞叹的说, “你要给他一个名字吗?”

“我已经给了, 叫他Dummy. 老爸原来这么叫过他.” Tony低下头, 笑容中带着一点伤感与怀念. 

Steve安慰的搂住Tony: “你知道你是个天才. 你可以做出更加完美的AI.”

“可我没那个机会啊, 是吗? 但我的确想再造一个更加先进的, 能做更多的…我会叫他Jarvis.”

“属于你的Jarvis, 嗯?” Steve失笑, “我可真是嫉妒, 你不去造一个Steve吗?”
“Jarvis已经老了, 没法一直陪着我了, 也退出家族事务了. 但你不是能一直陪着我吗?” Tony翻了个白眼.

Steve点头, 却内心为此刺痛着. 当时候到来, 他也不是那个能陪伴Tony的人. 这也提醒了他—他不能让Tony独自一人. 

“你应该和外界的人接触一下.” Steve建议道, “也许碰到什么女朋友之类的.”

“呐, 我有你, Pepper和Rhodey就行了. 要什么女朋友.” Tony耸耸肩, “说道女朋友, 你和Peggy怎么样了?”

自从Howard死去, Steve取消了他们的婚礼, 繁忙的事务也让他没有时间能和Peggy好好聊聊. 他的内心是有一些愧疚的, 但更多是庆幸. 

“我们没有什么浪漫关系了, 只是朋友. 我有你就够了.” Steve笑着学着Tony的话说.

Tony点点头.

然而几天后, Tony还是在Steve的逼迫下去了一场宴会. Steve已经去过多次这种宴会了, 几乎每次都认为压抑至极. 并非宴会本身的错, 只是他不能哪怕一秒将防御落下,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Tony穿上修身的西装, 跟着Steve来到了这场慈善晚会. 主题是帮助黑人得到更好的教育, 这种直接的政治问题不好推脱.

Steve像往常一样与那些权贵人士交谈, 只是这次, 他拨出一部分注意力给了Tony. Tony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毫不忌讳的和周围的人攀谈, 很快便和一个漂亮的女子交上了朋友.

Steve看着他们几乎从头聊到尾, 不说不嫉妒是不可能的. 但他需要这么做, Tony需要一个愿意永远陪伴着他, 把他当成最重要的存在的人. 

如果这场舞会能就那么简单就好了. 进行到快结束, 几个人似乎对Tony和他的女伴聊的话题产生了兴趣, 停留在Tony身边, 似乎有越来越近的趋势.

一开始Tony没有在意, 对那个男人礼貌的回答一些问题, 直到其中一个男人决定请他一杯酒.

“我不能喝…” Tony不想承认他是个21岁不到的男孩, 因此只能这么解释.

“Mr. Stark, 请接受我们的好意吧.” 

那个女子,Janet Van Dyan, 有些怀疑的盯着他们, 不知道该如何替Tony挡下这一邀请.

“嗯…好吧.” 喝一口也应该没什么. Tony接过酒杯, 但就在即将喝下去之前, 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是Steve.

“不好意思, Mr. Stark不能喝酒, 希望您们不要强人所难了.” Steve笑里藏刀.

“能知道原因吗?” 男人问.

“恐怕不是您应该关心的.” Steve冷冷的说. 他并不在意得罪了潜在的客户, 毕竟经过几个月的修整, Stark家族已经恢复了曾经的势力, 甚至更加强大. 得罪几个人也不会影响太多, 更何况还是这种残渣.

那几个男人意识到Steve语气中的危险气息, 道了歉离开了.

“只是一口酒而已, Steve, 不至于吧?” Tony不解的问.

“他们在里面加了料.” Steve叹了口气. 他一直在注意那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 果然看出了端倪.

“哦…” Tony眨了眨眼, “春药? 还是LSD?”

“我说不清楚哪一种更加糟糕.” Steve摇了摇头, “这不是什么好笑的事, Tony. 我很担心. 你需要注意这些.”

Tony哼了哼, “我知道了.”

“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美丽的女士吗?” Steve看向Janet.

“啊, 对了. 这是JanetVan Dyan, 时装界的翘楚. 14岁的时候就有了自己的生产线.” Tony积极地介绍道, “这是SteveRogers, 嗯, 教父.”

“久仰大名.” Janet鞠了一躬, 却没有叫他教父. 这证明Janet一直都知道他是谁—一个代理的教父.

“很高兴认识你.” Steve点头, “那么我希望你和Tony享受这个舞会. 我先走了.”

待Steve走远, Janet才调笑着问Tony: “他似乎非常在意你呢, Tony.”

“别逗了.” Tony翻了个白眼, 知道Janet的言外之意, “Steve和我只是朋友.”

“哦, 我可不信.” Janet喜滋滋的叹了口气, “他原本在房间的最那边, 却能注意到一些男人不怀好意的往你的饮料里加了东西. 他一直都在看着你. 好朋友真的能做到这种地步?”

“当然能. 我们就是那种好朋友.” Tony认真的说.

“你还真是天真的17岁.”

“我才不天真!” Tony抗议道.

“你看着吧, 他今晚一定会问你和我的关系的.” Janet确定的说.

果然, 就在那一天晚上和Steve坐着轿车回去的时候, Steve问他了.

“Janet是个可爱的姑娘, 是吗?” Steve一副不在意的口吻.

“是啊.” Tony愣了2秒才回答, “但我们只是朋友. 她有男朋友了.”

“啊, 我很遗憾.” Steve的表情可一点都不像遗憾.

Tony没有说话. 此刻他的心乱成一团. 他一直将Steve定位在朋友的位置上, 每一次当他们过于亲密时, 他的心里都会萌生出尴尬. 但他从未真的考虑过Janet说的话. 如果, 只是如果, Steve可能不止把他当成朋友? 那他应该怎么办? 可他也不能直接问, 如果不是的话, 那他该多尴尬啊.

他现在只能靠也许这都是幻觉, Steve不可能那样来安慰自己.

毕竟, 如果Steve有什么事, 都会告诉他的吧.

现在,Tony越来越期待他的成人礼. 在那一天, 他会接手家族事务, 然后真正的有能力完成他的诺言—让Steve自由.

他从不知道会有那么多意外发生. 或者, 根本不是什么意外. 

评论(4)
热度(40)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