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Look, A Butterfly (黑帮AU) 4

4

后一年大学生活结束, Steve正式从NYU毕业. 他一直在害怕这个毕业日期—这意味着他要和Peggy结婚的日子要到来了.

他尝试和Godfather说说, 但每一次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要如何证明他的忠诚? 告诉他自己爱上了他的儿子绝对不是其中一个选项. 

毕业典礼那天, 他收到了Godfather的加急消息. 当他匆忙赶回Stark庄园, 他意外地看到Clint, Natasha和Bruce也在那里. 

“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们.” Howard说道, “Romanoff找到了关于Hydra的一个线索.”

“他的代号是冬兵.” Natasha接口道, “就像Hydra本身一样, 冬兵是一个野蛮残忍的杀手. Hydra一直没有给他任何任务, 而我推测他的第一份任务将是你, Steve.”

“Hydra狂热于超级士兵血清不是一天两天了.” Howard说, “这个冬兵可能像多年前一样从你周围的人入手. 你和Peggy的婚礼暂时推迟, 立刻到Tony身边去保护他, 不要让他回纽约. 还有你们也是.” Howard对Clint和Bruce说, “Natasha继续找出更多信息.”

Steve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和他们一起离开Howard的办公室.

“所以, 这算是好消息和坏消息.” Clint说, “我终于有机会认识Tony了! 我有预感我们会成为好哥们.”

“保护他才是重点, 我们必须要立刻赶过去.” Steve严肃的说, “Tony已经从MIT毕业了, 我们先要找个理由让他远离纽约.”

“旅行怎么样? 这样冬兵也不好找.” Bruce提议.

“好主意.”

 

Tony的毕业典礼正好就在他们到达的那天, Steve庆幸自己可以出现在这里恭喜Tony, 但也因为Howard没有来而为Tony感到难过. 

“没关系, 习惯了.” Tony拍了拍Steve的肩, “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

“这是Clint和Bruce.” Steve立刻说, “这是Tony, 你们都知道的.”

“嘿, 我见过你们, 在Steve的成人礼上!” Tony兴奋的说.

“Wow, 很荣幸被记住.” Clint夸张的鞠了一躬.

Tony和Bruce很有共同语言, 他们谈论的科学话题几乎不是英语. Clint也很快和Tony打成一片, 相互调侃. 

相互熟悉后, Steve说出了重点.

“Tony, 我从你父亲那里得到了许可, 可以带你去加州旅游.” Steve笑眯眯的宣布, “你想去哪里?”

“真的? 我父亲同意了?” Tony惊喜的瞪大眼, 但马上皱起眉头, “我父亲不可能同意, 我看是又出什么事了吧?”

Steve叹了口气: “好吧, 我该料到瞒不住你. 总之你现在处于危险中, 我需要保护你, Tony.”

“为什么你们就不能相信我能保护我自己呢?” Tony皱起眉头, “我可以制造出武器来, 绝对比你们用的高级.”

“你没有正统的训练.” Steve温和的解释, “我相信你的能力, 我只是需要确保你的安全, Tony, 我不能让你出事.”

Tony只好妥协.

加州的海边并不能吸引Tony, 他讨厌沙子站在身体上的感觉. 他更感兴趣的是Disneyland. 

对于只从Steve口中听过童话故事的人来说, Tony的兴奋也算可以理解. 一路上他在不停地指着那些穿着制服的人大喊大叫, 猜测他们的身份.

Steve不断地回应着Tony, 帮他指出更多的童话人物, 剩下的两人则努力在尝试蒸发. 

对于那些惊险刺激的项目, Tony也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在一轮结束后他几乎都分不清上下左右, 头傻傻的歪在一边.

在经过一个卖故事人物服饰的地方, 工作人员热情的拽住Steve问他愿不愿意为他们拍一张宣传照. 

“颜值高也不是什么好事.” Clint贱兮兮的偷笑, 就连Bruce都感兴趣的挑眉.

“当然愿意!” Tony兴奋的推开打算拒绝的Steve, “如果你在童话故事里, 你一定是那种金发碧眼, 高大强壮的王子.” Tony开玩笑的对他说.

“那你是什么?” Steve实在不想穿上那些衣服, 但又不想让Tony失望.

“Tony当然是黑发大眼, 红唇齿白的公主啦!” Clint哈哈大笑.

“那你就是肥嘟嘟, 到处惹事的傻鸟!” Tony毫不留情的反击.

“实际上…” 那里的员工若有所思的盯着Tony, “你的确很适合扮演一位公主. 记得童话故事里怎么说的? 头发黑的像乌檀木, 嘴唇红似血.”

“哈哈哈哈!” Clint惊天动地的狂笑起来.

“可我是个男的啊.” Tony急速后退, 企图躲到Steve后面. 不幸的是Steve满眼放光的拦住Tony: “如果我要穿那些傻傻的服装, 你也要穿.”

“这有什么关系? 对于小孩子来说穿裙子的就是女的.” 员工耸耸肩, “不然我们就不得不找一个其他女性顾客…”

Tony想了想Steve和其他女人站在一起露出那种“从此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般的微笑, 莫名的不寒而栗, 但依旧犹豫.

“我们会免费送巧克力圣代和甜甜圈.” 员工说.

“好吧.” Tony同意了.

十分钟后Steve换好了衣服, 尴尬的面对Clint疯狂闪烁的相机: “这简直是金子, 勒索的终极筹码, 天啊, 队长!” 

Tony显然用了更长的时间, 因为他完全不明白女性的衣服怎么穿. 为了节省时间他没有穿女性的保护裤, 也没有换鞋. 不过员工们一致同意Tony不需要抹粉底, 鉴于他“年轻的肌肤”, 甚至连睫毛刷都不用, 只给他戴了黑色的假发.

为了阻止Clint拍Tony, Steve站在试衣间门口等待着.

当Tony走出来的时候, Steve用尽了毕生绝学阻止自己脸红. Tony穿的是白雪公主的裙子, 头上系着一个蝴蝶结, 非常好看, 简直像一个(平胸的)真正的公主, 如果推出去说是女的基本没人怀疑. 

“不许笑.” Tony警告道, 如果他没有撅起嘴这个警告还是很有威胁性的, 但现在看来他只像个任性的小公主在撒娇.

Steve呆了几秒钟才回过神, 他立刻转过身: “Clint, 放下你的相机, 不然我就捏碎它.”

Clint一脸圣诞节被夺走了的表情, 可怜巴巴的收起了相机.

“好了, 我们来照吧.” 员工很热情的说, 请他们站到指定位置.

Steve不知道手该放在哪儿. 是Tony的腰上呢, 还是握住Tony的手? 最终员工一脸无奈的说你放在后背就好了. 

一旦结束,Tony立刻以光速换了衣服, 并且威胁员工改变他们的脸. 工作人员用Photoshop处理了一下脸部, 现在照片里完全是两个陌生的男女了. 但是在此之前, Steve已经偷偷要求原照发给他一份.

之后,Tony只能靠甜甜圈和巧克力圣代来抚平内心的阴影了.

 

接下来的几天, 他们去了Hollywood,站在大字下照了张合影; 动物园, Tony尝试骑了大象, 结果被工作人员赶了出来; Seeworld和LegoLand,他们是一群小孩里的大人, 周围拉着小孩的成年人都用关怀智障的表情看着Tony.

他们也去了几个正常的地方, 比如那里的沙漠国家公园和水上主题公园.

Tony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他享受着这个不可多得的假期, 幸福难以言表. 然而就像往常一样, 好日子总是不长久.

那天晚上,Tony在睡梦中被吵了起来. 

“Steve?” 他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揉着眼睛, “大半夜的干什么?”

“穿上衣服, 我们要走了.” Steve严肃的说.

“发生什么了?” Tony立刻精神了起来, 迅速的开始穿衣服, “有危险吗?”

“只要我在, 你就不会有危险.” Steve动作熟练的将隐藏在箱子各处的部件拿出来, 几秒内组装成两把枪. 他拉开了保险, 随时准备开枪, 然后将另一把递给Tony.

Tony把枪往后一揣, 顺着窗户外准备好的绳子滑了下去, Steve紧随其后. 

“去那边.” Steve指挥道, 指着阴影中的一辆黑车.

等他们坐上去, Clint开了车之后, Steve才开始回答Tony之前的问题.

“我们看到了一个可疑人物, 很可能是冬兵, 必须转移.”Steve为Tony系上安全带, “我们会用私人飞机带你离开, 去ND.”

“North Dakota?” Tony近乎尖叫起来, “那是世界上最无聊的地方!”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去那里.” 前面的Bruce回头说道, “加州太显眼了.”

Tony捂住脸, 他做梦都没想过去那个只有石油的地方. 

汽车停在了一个空旷的地方, 远处一架小型私人飞机已经准备随时起飞. 

“你们先上去.” Steve对Clint和Bruce使了个眼色, 不等Tony反对就跑下了车, 迅速的不见了.

“Steve去干什么?”

“保证我们没有被跟踪. 别担心, 他很快就能回来.” Clint说. 

Tony点点头, 跟着上了飞机. 

此时,Steve原路返回, 来到汽车刚经过的一个小巷子里. 他小心地观察着四周, 注意到了意思不对劲的咔嚓声, 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一颗子弹忽然擦着他的耳朵, 在墙上弹出一星火花. Steve迅速判断狙击手的位置, 回了对方一枪, 但匆匆的脚步声显示他并没有击中. 

Steve细听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尽可能放大他的感官, 追逐着对方的脚步, 同时尽量将自己隐藏在阴影中. 

他们交换了几枚子弹, 直到那个人终于从高处跳了下来. 

“你是冬兵, 对吗?” Steve眯起眼睛, 看着面前戴着面具的人问. 

对方一个字也没有说, 两人拿着枪指着对方, 空气逐渐沉默下来.

Steve从刚才就意识到冬兵已经在跟踪他们. 这是关于他的战争, 他不能把Tony牵扯进来. 如果他无法打败冬兵, 那么他便没有资格站在Tony身边. 

因此他独自一人行动, 引来冬兵, 并嘱咐Clint直接开走飞机, 不要等他. 

他开了一枪, 打破了沉默, 而冬兵却举起了胳膊. Steve震惊的看到子弹打在他的右臂上反弹开来. 月光照在手臂上, 反射着金属的冷光. 

那一瞬间的吃惊给了冬兵机会. 他的暗杀已经失败, 逗留只会造成损失, 冬兵一个闪身便消失在了巷子中. 

Steve知道追上去很危险. 看来他们的较量要等下一次了.

他找了一个废弃的工厂, 打算以后几天在这里凑活.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Steve一接上便听到Tony愤怒的咆哮.

“Steve Rogers你个骗人的混蛋! 我警告你你他妈最好别被冬兵弄死不然我要把你, Clint和Bruce连到一起当烧烤!” 

“抱歉, Tony.” Steve微笑着, “我不会有事的, 你对我还没有信心吗?”
“你什么时候能对我有信心?” Tony不满的问, “为什么非要留下?”
“Clint和Bruce会保证你从地球上消失, 因此冬兵会别无选择的直面我.” Steve解释, “我拖住了他, 所以他没有机会对飞机动手脚.”
“肯定有比这个更好的计划!”
“你还没成年, 要听我的.” 

Tony发出崩溃的大喊, Steve忍不住嗤笑. 

“总之, 你最好完好无损的给我回家!” Tony最后威胁道, 切断了通讯. 

Steve整理了他的武器, 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很少有人能枪法和他一样准, 并且能躲开他的攻击. 不得不说, 遇到对手是让人热血沸腾的. 冬兵最好不要吓怕了逃走, Steve毕竟很期待他们的下一次比试. 

Steve在自己周围的地方设下了一些陷阱. 他并不擅长追踪, 那是Natasha的领域, 因此他能做的就是引冬兵过来. 

就在他打算买一些生活用品的时候, 冬兵果然再一次偷袭了. 

Steve迅速躲在了一列货架前面, 看着人们尖叫着跑出超市. 他从随身带的包里掏出部件, 三两下组装好转弯枪, 轻轻一扭对准后面, 通过后视镜恰好看到冬兵举着重型机枪. 那个火力一定能毁了整个货架了. 然而在冬兵看到他之前, Steve扣动了扳机. 

冬兵及时的躲开, Steve的子弹击中了后面的电缆, 熊熊大火瞬间燃起.

Steve走出货架边, 望着冬兵, 率先扔了手里的枪: “我知道你要活捉我, 为什么不近战呢? 我们也可以一决雌雄.”

他从冬兵的小动作中知道他的恼火和挫败, 因此他基本可以肯定冬兵也会扔下枪. 

砰地一声, 冬兵扣动扳机, 如果不是Steve及时的左移了一步, 被击中的就不是身后的玻璃了.

“这是还你的一枪.” 冬兵冷冷的说, 然后扔下枪, 直接朝Steve冲了过来.

Steve直到他很接近后才猛地弯腰滑到了冬兵身后, 右腿回旋直接踢中了冬兵的左胳膊. 冬兵闷哼一声, 回击了过来.

冬兵的近战技巧的确十分出色迅猛, 几乎和自己不相上下, 尽管有时候会有些生疏, 但不够Steve击败他. 而Steve清楚如果被他的铁胳膊捉住, 自己很可能会受严重的伤, 并且也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冬兵依赖他的右胳膊. 也是因为这只胳膊, Steve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因此Steve有了一个计划. 他用左手虚晃了一拳, 冬兵急于求成, 右臂猛地挥了过来, 然而Steve灵巧的躲开后右腿直直击向了冬兵的头部. 

他成功了, 冬兵昏了过去. 给冬兵打了几针镇定剂并且捆绑好之后, Steve扛起他走向自己的住所. 

首要的事是联系Natasha.

“你抓住他了?” Natasha震惊的说, 她正在赶往加州的路上, 马上就要到了.

“难缠的对手.” Steve耸耸肩, “把他带回纽约审问, 他的胳膊值得研究一下.”

“没问题, Captain.” Natasha微微笑了笑.

断开通讯, 他急忙连接了Tony的那条线: “Hey, Tony, 你还好吗?”
“Steve!” Tony长舒一口气. 他此时穿着老土的衬衫, 正待在一个地方的客厅里, “你怎么样了? 冬兵呢?”
“我捉住他了, 别担心.” 

Tony笑了: “我知道你能做到的! 至于我, 这里的环境太恶心人了, 我不想出去. 而Clint说为了入乡随俗居然让我穿这么难看的衣服! 天啊, 我等不及要回家了…我们马上回家对吧?” Tony急切的问.

“是的, 告诉Clint可以会纽约了.” Steve深深地望着Tony, 越来越渴望回到他身边. 

“Yes! 回头见, Steve!” Tony切断了通讯.

 

一天后, 所有人再次回到了Stark庄园. 

他们争论如何处理那只胳膊. Tony坚持要检查一番, 不能直接像拆玩具一样切下来, 而其他人都反对这一点.

“Tony, 这太危险了.” Steve苦口婆心的劝导.

“这只胳膊明显连接着他的神经, Steve! 直接掰下来一定会损伤他的大脑, 很可能不仅他会死, 他也无法提供给我们任何信息!” Tony激动的辩论.

“但是也有可能他的胳膊里有个远程控制的炸弹, 一旦被拆卸就会爆炸. 没人知道他的胳膊里有什么, 我们必须尽快毁了它.” Steve尝试说服Tony.

“但是他的大脑一旦损伤—”

“所以呢, 我就要让你冒着生命危险, 为了一个杀手?” Steve握住Tony的胳膊, “我不会让你受伤. 如果他不幸疯了或者死了, 我可以找下一个杀手抓过来, 但我不会让你去冒险.”

“Steve.” Tony深吸一口气, 咬住下唇, “你还记得吗? 我说过我不想成为一个凶手, 或者让你成为一个凶手.”

Steve僵住了. 他当然记得, 他早就是一个杀手了, 但对于Tony,他希望前半句能够成真.

“如果我妥协了, 那么我们就都成为凶手了, Steve! 那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我的梦想, 未来, 一切都被毁于一旦, 那些难道不值得我的生命吗?”

不, 是, 也许. Steve发现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一部分的他, 黑暗的, 自私的他, 只希望Tony安好的活着, 永远待在他身边受他的保护, 被他占有; 然而理性而正义的那一面却告诉他, 他不能毁了Tony. 哪怕是死,Tony也不能作为一个罪人死去. 

Steve最终松开了手. Tony的脸被点亮了. 他露出大大的笑容: “我不会有事的.”

Tony在Steve和几个保镖的包围下检验着铁臂, 很快便找到了打开铁臂的方法. 里面复杂的结构让Tony眼花缭乱. 他不敢乱动, 生怕碰到哪里会烧到冬兵的脑子. 在搞清楚后, Tony顺利的切断了铁臂与大脑的联系, 将其拆卸了下去.

“没有炸弹?” Steve担忧的问.

“有.” Tony说, “但没有与冬兵大脑的连接, 是不会启动的. 我已经拆下来了.”

现在, 冬兵几乎不算什么威胁了. 但Steve依旧强迫Tony离开审讯室.

冬兵缓慢醒来, Steve决定亲自审问冬兵.

为了Tony的安全, Tony被迫被关在单向玻璃后面, 而Steve则直接坐在冬兵面前的椅子上. Tony本来想让Steve穿上一些防护服, 但Steve坚持自己不会有事.

“Winter Soldier, 九头蛇的武器和傀儡.” Steve尝试寻找能刺激冬兵的话题.

“你不也是Stark的傀儡?” 冬兵冷笑. 此时他坐在牢固的电椅上, 愤怒的看着Steve, “你把我的胳膊呢?”

“至少Stark能制造血清, 而不会去偷.” Steve干巴巴地说, “至于你的宝贝胳膊, 我们已经拆了.” 

冬兵愣住了, 斟酌了一番说道: “他们制造出来了, 只不过有严重的副作用.” 

“什么?” Steve立刻皱起眉头.

冬兵没有回答那个问题: “就像你说的, 我只是傀儡. 我什么都不知道.”

Steve叹了口气, 冬兵很可能说的是真话: “我们没有查到关于你的任何资料. 就好像你之前从未存在. 也许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名, 这个你是知道的, 对吗?”

“我的真名有什么用处? 你想威胁我的家人吗?” 冬兵冷笑, “让我告诉你吧, 我在成为冬兵之前的记忆都已经消失了, 因此那不会有用的. 并且, 我也不记得我的真名了.”

“那么你为什么为Hydra卖命呢?” Steve继续问, 就像一个一步步揭开大脑隐秘的心理学家.

冬兵顿住了, 显然他自己也不时疑惑这个: “他们给我钱, 让我活着.”
“那真的是非常低的佣金.” Steve微笑, “我们也可以提供甚至更多. 为什么不合作呢?”

“你们不知道怎么让我活着.” 冬兵冷声说.

“什么意思?” 

冬兵抿着嘴唇, 犹豫着.Hydra清洗了他的记忆, 折磨他, 带给他疾病和解药, 说实在的, 不是年度老板. 如果能够逃离, 他一定会那么做. 这些人居然有能力拆掉他那么复杂的胳膊, 也许, 他们也能治愈他? “他们的血清有一个致命的副作用.” 冬兵说道.

“继续.”
“你会帮我治愈吗?”
“如果你肯忠诚于Stark.”

“我会突然地身体发烫, 虚脱.” 冬兵点了点头, “他们一般会给我打什么药剂, 把我冻在冰里足足一天一夜来阻止我死亡. 你们能治好我吗?”
“我们会尽力.” Steve站起身, “你还有别的想告诉我的吗?”
冬兵摇摇头: “对于这个组织, 我真的不知道很多. 我只知道我的联系人代号是Crossbone. 他告诉我命令.”

“而你的命令是?” 

“得到你的血清, 以任何方式.”

Steve点点头, 拿出通讯器: “把Bruce叫进来.”

Bruce是这里最好的生物学家了. 他的专业不是这个, 但也十分擅长. 他抽取了冬兵的血, 承诺带回实验室研究出解药.

为了预防冬兵随时发作, Tony准备好了冷冻仓, 然后和Bruce以及其他这里的科研人员一起研究冬兵的血. 

“他经历过基因改造, 但是不完全.” Bruce皱着眉头说, “我们要把冬兵身上的血清提取出来, 改良后再通过病毒注射进他的身体.”

研究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然而一周后, 冬兵出现了副作用.

他的浑身抽搐, 眼睛大挣, 仿佛下一秒就要迸裂出来. 他们不得不往冬兵嘴里塞点东西来防止他咬舌自尽. 他们将冬兵放进冷冻仓, 但如果没有合适的药剂, 他很可能依旧会死.

“还没好吗?” Steve找到Bruce焦急地问.

“已经好了, 但我们要在其他实验体上试验一下.” Bruce说, “如果他撑不过去, 我们就只能试一试了.”

“直接使用吧, 我相信你们.” Steve下了定论.

冬兵的身体开始逐渐的好转, 几乎可以立刻脱离冷冻仓而不会有危险了. 在Steve等人的监视下, Tony将新安装了定位系统和麻醉系统的铁胳膊给冬兵安了回去. 对于他们的行动, Howard并不十分满意.

“你们随随便便就要把冬兵归入我的名下吗?” 他质问Steve, “我们不知道他是谁, 不知道能否信任他, 甚至几周前他还尝试杀了你和Tony!”

“目前我也不打算这么做.” Steve解释, “但冬兵非常有价值, 他也会是一个筹码, 我们需要让Hydra以为他已经倒戈, 这样Hydra的人就会想方设法的暗杀他. 他便只能依赖我们.”

Howard警惕的瞪着冬兵: “别把这个搞砸了, Rogers. 冬兵交给你了.”

Steve点了点头, 却深知这不容易. 冬兵向Steve承诺他会忠诚于Stark, Steve也有理由相信他, 但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他们对冬兵做了全身扫描, 确定他的哪怕头发丝上都没有任何窃听装备或者监视器. Natasha也对冬兵做了一个心理评估, 推论他除了不懂一些常识以外, 还没有到反社会人格. 他们这才肯让冬兵离开那个审讯的黑屋子.

“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 冬兵转过身对Steve说, “但你们救了我的命, 也没有折磨我, 因此我会用时间证明我的可靠.”

“别让我失望.” Steve这么说, 离开了冬兵的房间.

Tony几乎已经完全相信了冬兵. 他非常高兴他们挖了Hydra的墙角, 同时冬兵的铁胳膊也给了他一个灵感: Steve需要一个能防身的武器. 他黑进了当初Steve和冬兵打斗的那个超市的摄像头, 观看了当时的录像. Steve如果有一个能防身的东西, 也不会那么被动. 比如一个盾牌, 但什么样的金属能如此坚固呢?

他想到了在MIT时的振金, 不知道如果他要的话有多大可能性他们会给自己. 但作为一个天才, 他成功黑进了Howard的邮箱, 发送了这个请求, 并且有百分之九十确定回复是肯定的. 

TBC


转弯枪请参考通缉令中安杰丽娜朱莉拿的那玩意.

评论(4)
热度(46)
  1. 哔---ASLBlackagar 转载了此文字
  2. 粉条子ASLBlackagar 转载了此文字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