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Stark, Anakin Skywalker和Black Bolt的迷妹, Anidala and BB/Medusa forever! 拒绝Stucky, Obikin and human torch! Prequel Defense Squad, 不服来战!

[盾铁] Look, A Butterfly (黑帮AU) 2

这是我的所有存货了, 所以以后可能更不下去了, 可能会继续, 不知道, 看大家看不看吧, 但也说不定.


2

在Steve的18岁生日前一周, Howard告诉他不能这样下去了. 

“你依旧瘦小.” Howard说, “尽管你在格斗以外的方面都非常优秀, 但你依旧瘦小.”

Steve在内心哼了哼. 这是他能改变的吗? 

“幸好我早就采取了措施.” 这是Howard接下来的话, Steve僵住了, “我和几位科学家研究出了一种血清, 能够改变你的状况. 但我不会隐瞒, 血清有很大可能失败, 因此我也有了几个替补人选. 我们会在你生日前一天进行, 这几天你可以随意支配.” 就像死刑犯死前的晚餐一样.

Steve不知道该作何表示. 他被宣布了死刑, 但却还要表示感谢. 于是他头也不回的离开, 把自己关到训练室里, 思索活着和死了的区别. 

整整那一周,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他想到自己的父母用生命冒险希望他能逃离宿命, 但终究失败了. 他想到他和Tony有的那么一点点美好的时光, 但终究消逝了. 他拿起画笔, 却沉重的无法控制手指.

4年来他和Tony若即若离. Tony依旧希望Steve还是那个可以带他去公园的大哥哥, 但他不是了. 他不想让Tony失望, 但也舍不得推开他. Tony是他的生命里仅剩的光, 他无法割舍.

直到最后一天, 训练室的门被打开, 13岁的Tony钻了进来.

Steve抬起头, 阻止自己把他赶出去. 他毕竟不应该告诉未来的教父他应该去哪里.

Tony比起4年前已经瘦了很多, 但也可能是因为在发育期. 他的棕色大眼睛显得比原来更加突出, 已失去了曾经的稚气, 但眉眼间依旧是原来的倔强. 

“我听说明天是你的18岁成人礼.” Tony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 “看, 我做了礼物!” 他满眼期待的看着Steve.

看来Tony并不知道实验的事. Steve没有说什么, 只是沉默地接过盒子.

撕开包装, 他愣住了. 那是一个相框, 里面的却不是什么照片, 而是一只蝴蝶的标本. 棕色的蝴蝶, 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看到的.

Tony坐在他旁边: “我在花园里守了一整周才抓住的, 虽然不是原来的那个了. 本来我想画幅画的, 但我画得不好.” 他抓了抓头发, “嗯, 你觉得怎么样?”

Steve深吸了一口气, 心里堵的说不出话. 他不知道Tony是怎么做到的, 但他似乎总能知道Steve内心的秘密. 现在, 尽管这份礼物更像一个讽刺, 他却再次不由自主的感受到了希望, 就像每一次Tony的笑容会带给他的感受.

“谢谢.” 最后他说.

“你为什么看起来不高兴?” Tony皱着眉头问.

因为我明天就要死了. 因为我不想成为我将要成为的人. “我很高兴.”

Tony怀疑的眯起眼: “你不适合撒谎.”

见Steve不再说话, Tony接着张口: “虽然对你来说我可能只是一个小屁孩…但我不会食言的.”

“食言?”

“你知道, 我原来说等我有权利了, 我会让你离开的.” Tony说, “我们两个里至少要有一个完成这个. 不大可能是我了, 但你可以.”

Steve简直不敢相信Tony说了什么. 难道不是他才是被永远束缚住的吗? 

“Tony…”

“我先走了, 还有事情.” Tony跳了起来, 犹豫的顿了一下, 突然上前抱住了Steve, “无论发生了什么, 你都对我很重要, Steve.”

Steve还来不及抓住那股阳光般的味道, Tony便抽身快速的跑开, 留下Steve疑惑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天下午, 他来到了Howard的实验室. 

“准备好了?” Howard随口问了一句, 不等Steve回答就将Steve推进了一个人体仓里, 几个穿着防护服的人立刻开始准备起来.

“等等, Godfather.” Steve在最后一刻突然鼓起了勇气, “如果我死了, 我希望您能告诉Tony…他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Howard迷惑的抬起眼, 懒洋洋的点点头, 转身开始操作机器.

“死? 你为什么会死?”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门外,Tony震惊的站在那里, 眼中闪烁着被隐瞒的怒火.

 

Tony打开打开微积分的课本的时候正好听到走廊里传来的声音.

“Jarvis, 通知博士我马上到, 还有Rogers.” 这是Howard的声音.

“好的.” Jarvis回答. 

然后是脚步声渐行渐远.

Tony自然地好奇起来, 偷偷跟着Howard来到地下的实验室. 他不是没来过, 但为什么Steve也要来? 他要做什么实验?

他躲到一个拐角, 看到不少人在实验室里摆弄一个仪器. 直到Steve也走进去, 直接站到了实验舱里面. 

在这一刻他才明白Steve是实验对象—并且显然是一个人体试验. 

为什么Steve没有告诉他? 当他听到Steve说的话, 他明白为什么上午他一脸的阴翳了.

该死的SteveRogers, 他就打算乖乖听Howard的话然后把自己的命送出去? 

“告诉我, Steve!” Tony再一次问.

Howard不耐烦的皱起眉, 对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那人立刻抓住Tony, 将他推出实验室.

“放开我!” Tony尖叫着挣扎, 却只能看到实验室的玻璃门紧紧关闭. 他使劲捶在门上, 盯着Steve.

Steve自从Tony出现就一直低着头, 不回答他的话. 

实验舱门缓缓关上, 实验要开始了. 

Tony恼火的冲到玻璃门的电子门锁那里, 三两下扒开外壳, 露出里面的电线. 他精通这个, 他能搞定.Tony思索着学到的电学知识, 找到相应的电线, 拿出口袋里总是带着的防身小刀, 将两条电线接在一起造成短路. 

实验室的门开了, 然而Tony没想到他直接听到了尖叫声. Steve的尖叫声.

Tony呆呆的站在那里, 不敢往前走一步. 然而很快他扑向了Howard: “你在干什么, 放Steve出来!” 他大声吼道.

“离开, Tony!” Howard毫不费力的推开Tony, 没有丝毫要终止实验的意思.

几个人过来将Tony抱起, 死死地束缚着他, 不给他任何逃脱的机会. 他只能徒劳的捂住耳朵, 颤抖的等待着, 祈祷着. 

是的, 他见过人死, 但从未见过他在乎的人在他面前死去, 却无能为力. 他不知道该如何忍受这个,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 实验舱打开了. 一群人蜂拥而上, 团团围住了Steve, Tony根本看不见他. 但现在他总算挣开了束缚, 仗着自己身形小挤进了人群.

“Steve!” Tony冲进了中心, 一头撞在了一个人光裸的八块腹肌上, “抱歉…” 他抬起头, 在看到那双熟悉的蓝色眼睛和金色头发时张大了嘴巴, “Steve?”

Steve浑身都是汗水, 微微喘着气, 被两个人扶着胳膊. 他看向Tony,露出一个微笑: “Hey.”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活着, 并且变得…他望着周围的人头, 意识到他变得如此高大. 他变得如此强壮, 如此不同. 曾经他只比Tony高一些, 现在Tony只到自己的腹肌.

Tony哑口无言. 他愣愣的上下打量Steve, 最后只能艰难的吐出: “恭喜.”

他紧接着就被强制赶出去了. 

再一次见到Steve是在第二天的宴会上. Steve穿着黑色的西装, 沉默地跟在Howard身后.

Tony觉得这似乎是一件好事. Steve变得强壮了, 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了, 当然是件好事.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有点不安. 

今天的这场聚会是为了将Steve正式介绍给整个Stark家族, 作为二把手. Howard自知他无法让Steve忠诚于自己—毕竟他赶走了Steve的父亲, 强制性的让他参与实验, 并且给了他残忍至极的训练. 这也是为什么他故意让Tony和Steve相遇, 并且纵容他们的接触. 他的计划成功了—他让Steve对Tony产生了感情. 这种友情同时指向忠诚, 只要Tony在这里,Steve Rogers就会忠诚于Stark家族. 

但这还不够. Howard一向是个小心谨慎的人, 他希望Steve能有更多情感上和Stark家族的联系, 只是为了保险. 

因此, 他热情洋溢的将Steve介绍给了自己手下兼好友的女儿, Peggy Carter.

“Steve, 来见见这位美若天仙的姑娘. 这是Peggy, 出色干练, 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Howard将Steve推向Peggy.

“你好.” Steve几乎没有接触过上流社会的女性, 此时有些手足无措.

“很高兴认识你, Steve.” Peggy泰然自若的举起手, 高傲的扬起头. 她当然知道她被介绍给Steve的用意. 一开始她并不愿意, 但在见到Steve本人后她不得不承认她或许可以接受.

“这里太吵了.” Howard说道, “你们可以到后花园那里单独待着.”

两人立刻移步到后花园, 开始攀谈起来.

与此同时, 看着Steve和Peggy Carter消失去后花园的Tony无所事事的躲在角落的桌子上. 

Stark家族自从Tony出生后就没有过这种聚会了, 因此在Tony的记忆力,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 他没有见到同龄人, 但几个和Steve差不多大的人正被一个一个的推到Howard面前.

一个是棕黄色头发的男孩, 胳膊异常的健壮; 还有一个是一个很斯文的戴着眼镜的男孩, 身上穿着一件写着知名大学标志的衬衫.

Tony很想上前和那个人聊聊, 问问他的专业什么的. Howard一直想让他学Management, 而自己更喜欢Electronic Engineering. 

“嘿, 小朋友.” 这个时候, 一个男人拍了拍他的肩.

“你好.” Tony吓了一跳. 到现在为止, 由于他藏得比较隐蔽, 还没有人主动和他说话.

“你就是Anthony Stark吧, 很荣幸认识你.” 男人笑容可掬的说, 握了握Tony的手. 

“谢谢…您是?”

“您父亲的朋友. 你知道这场聚会的主角去哪儿了吗? 我还打算恭喜实验成功.”

“您说Steve吗? 他和一个大姐姐去后花园了.” Tony回答. 既然这个人知道实验的事, 那他应该是可以信任的.

男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突然钳制住Tony的双手, 拿出一支枪抵在了Tony的太阳穴.

周围的人惊呼着退开, 男人们拔出手枪, 场面越来越混乱. Tony吓呆了, 但良好的训练让他冷静下来, 思索着脱身的办法.

Howard穿过人群快速走了过来, 大声喊着: “安静, 所有人不要开枪!” 他注死死地视着男人, 偶尔瞥向Tony, “你是谁, 怎么混进来的, 什么目的?”

男人笑了笑: “我知道你成功了, 超级士兵血清换你的血脉, Steve Rogers换TonyStark. 如果你同意了, 今晚12点将Rogers绑好送到港口. 不许追踪我们, 不然立刻让你们看到他的脑浆.”

说完, 他拽着Tony嚣张的离开了现场.

 

“比起娜塔莎(War andPeace女主), 我更喜欢安娜(AnnaKarenina女主).”Steve说道.

“是吗? 为什么? 难道年轻的小伙子都喜欢有经验的少妇?” Peggy调侃的微笑.

Steve闹了个红脸: “不是!” 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点大, 他的脸更红了, Peggy爽朗的大笑起来.

“我只是开个玩笑.” Peggy说.

“我知道…安娜更加开阔, 勇敢和深邃, 她敢于在那样的社会中追求女性最基本的权利. 那么你更喜欢娜塔莎的理由?”

“她更博爱.” Peggy回答, “她没有被一种爱束缚, 而我认为女性应该追求不仅爱情, 还有更多的东西.”

“那么你一定是那类女性了.” Steve微笑着说.

“而你是人权主义者.” Peggy将手搭在Steve的小臂上.

这是一个信号. Steve想到, 他或许应该做点什么, 但到目前为止他只是非常喜欢, 尊重Peggy, 朋友的那种. 也许以后会发展更多, 但是现在真的是个好主意吗?

突然外面一阵骚动, Steve听到了惊呼声. 后花园离聚会的地方相当远, 哪怕Steve加强的听力也无法听清那个具体的声音在说什么. 那似乎是Godfather的声音. 也许他在做一个演讲, 但不知道为什么, 一种不祥的感觉抓住了Steve的喉咙, 让他喘不上来气. 有什么不对劲, 并且如果他不去一探究竟, 他会后悔.

“怎么了?” Peggy疑惑的问, 她什么也没听到.

“等一下, 我需要去…” Steve没有解释下去. 他直接跑到了聚会里, Peggy不解的跟了上来.

当Steve来到聚会, 他正好看到一个男人拽着Tony离开. 那人手里拿着枪. 而周围有无数警卫拿着枪指着那个男人, 却没有人扣动扳机.

他小心地走到一个不认识的宾客后面轻声问: “Tony Stark被绑架了?”

“是的.” 那人说, “并且威胁说要Steve Rogers换他.”

聚会上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Howard大吼的 “查清楚那人的身份, 为什么会有敌人混成宾客进来!” 成为了话题和目光的中心.

趁所有人暂时没有看到他, Steve快速的离开了聚会, 向Tony消失的地方跑去, 同时不忘记隐蔽自己.

他的速度快的像一阵风, 在离开Stark庄园后看到了一辆黑车疾驰而去. 他毫不犹豫的徒步追了上去. 

血清给了他超人般的耐力和速度, 他能稳稳地跟在那辆车后面. 但他不能追太久, 他们可能会伤害Tony. 他身上携带的枪不能射穿防弹玻璃, 因此现在他只有一个选择. 

就像绑匪说的, Steve Rogers换TonyStark.

于是他拿出枪, 以惊人的精确度击中了黑车的轮胎, 接着立刻扔下枪, 举起双手. 

车刺耳的停下, 几个人立刻出现, 拿着枪指向他. 那个束缚着Tony的男人也走下车. Tony跟着他, 慌张的看着Steve.

Steve缓慢的向前走: “不用紧张, 你们想要的不是我吗?”

“没有其他Stark家族的人跟来?” 男人问.

“没人看到我出来.” Steve冷静的回答, “不然我根本追不上你们. Godfather也不会允许如此轻率地决策.”

他们似乎被说服了. 一个人走近他, 在他的身上拍了几下: “他是干净的.”

“放了Tony, 我会跟你们走.”

其中一个人上前拿着手铐和绳子, Steve后退了一步: “我只有一个人, 手无寸铁, 先放了Tony我也没办法带他逃走. 我没那么厉害.”

男人烦躁的哼了哼, 点了点头, 松开了Tony. Tony战战兢兢地朝Steve走过来, 和朝着绑匪走过去的Steve擦肩而过.

Tony知道他现在应该跑的越远越好. 他需要尽可能快的叫来帮手, 同时有一个掩护. 于是他跑到旁边的树林里, 蓦地消失不见了.

就在他跑了没多远, 他忽然听见了很多下枪声. 他僵在了原地, 不敢想象发生了什么. Steve显然没有束手就擒.

Steve受伤了吗? 他能搞定那几个人吗? Tony迅速的计算着概率, 得到的结论依旧是回到Stark庄园. 

但他做不到. 让Steve交换自己已经够糟糕的了, 他不能再抛下可能…可能死掉的Steve.

别乱想! 他强迫自己冷静. Tony转过身, 以最轻的脚步和最快的速度原路返回. 

然后他看到了—五个倒地, 一个站起. 是Steve. 他正在一瘸一拐的朝车走过去.

“Steve!” Tony又是紧张又是松了口气, “Steve, 你还好吗?”

Steve回过头, 对他笑了笑: “怎么回来了. 很危险的知道吗?” 看到Tony平安, Steve才意识到他到底有多紧张和恐惧. 

当他知道Tony被绑架的时候, 他的大脑和身体没有功夫感受慌乱或者愤怒, 他的全身心都集中在如何救出Tony上面. 那一刻他似乎变成了一个没有情感的机器, 除了任务什么都不重要. 然而现在, 当他看到Tony除了头发和衣服乱糟糟的没有别的异样, 当他意识到Tony安全了的时候, 强烈的情感几乎将他淹没. 后怕, 担忧, 怒火, 混乱的情感喷涌而出. 疯狂激增的肾上腺素和他的大脑边缘系统在不断地传递暴力冲动, 让他恨不得拿起枪对这些尸体多射个50发. 

Tony直接抱住了Steve, 有效的让Steve的思绪远离了鲜血和暴动, 专注于Tony身体上的温暖. 他毫不费力的将Tony抱了起来, 让他的头搭在自己的肩上.

“你还好吗?” Steve轻声问, 吻着Tony的发丝.

Tony紧紧地搂着Steve的脖子, 强忍着泪水, “我挺好的. 但你为什么独自一个人就来救我了?” Tony愤怒的质问, “如果你等我父亲想好计划—”

“我不能等.” Steve打断他. 他不能忍受Tony处于危险之中, 一秒钟都忍不了. 就只是不行. 这一次仅仅是因为他自私的和Peggy待了十多分钟就出了事, 他不知道以后他能否让Tony离开他的视线. 

Tony低下头, 检查Steve有没有事. “你受伤了!” 他看到Steve的左腿已经被包扎好, 但依旧鲜红.

“我已经取出了那颗子弹. 没事的, 小伤.”Steve漫不经心地说, 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

“你…” Tony环视着周围躺倒的五个人和地上斑斑血迹, “你真的…手无寸铁的解决了他们, 只被射中了腿?” 他敏锐地观察到这五个人中四个被精确地射中心脏, 一个射中了腹部, 但伤口被止住了, “你真的有这么厉害.”

“我需要把那个活着的抬到车里, 回去审讯.” Steve微笑着解释, “现在去车里坐着.” 他放下Tony.

“我帮你抬他吧, 你腿有伤.” Tony严肃的说, 跑过去抱住了男人的腿.

Steve只好同意, 和Tony合力把男人扔到了后座上绑了起来.

“可是你腿受伤了, 怎么开回去呢?” Tony担忧的问.

“没问题的, 我甚至感觉不到疼痛.” Steve撒谎.

“还是我来吧, 我会开车.” Tony决定, 抢先一步坐上了驾驶座.

“什么? Tony, 下来, 这太危险了. 你才13岁.”

“我已经可以自己造一辆车了, Steve, 我难道不会开? 让你来开才是危险! 现在坐进车里我好把你们载回家!” Tony严肃的命令, 俨然有了教父的气质.

Steve只得从命. 他信任Tony, 既然他认为自己可以开车, 那么他就可以.

他们安全的回到了Stark庄园,Tony必须承认Howard那张震惊的脸十分有趣.

“Rogers, 发生了什么?” Howard走上前, “你一个人救了Tony? 你知道这有多草率吗? 有什么后果你想过吗?” 他劈头盖脸的质问Steve, 但却无法惩罚他. 毕竟他的草率救了自己的儿子.

“情况危急, 我认为这个时候是救援最好的时候, 对方也没有做好准备.” Steve回答.

“我们要仔细谈一谈.” Howard说, “来我的办公室.”

“Steve身上还有伤!” Tony恼火的大喊.

“相信我, Tony, 已经不疼了.” Steve安慰道, 他知道自己的愈合力加速了不少, “现在回你的房间, 我待会儿去找你, 好吗?”

“我不是小孩子了, Steve.” Tony不满的说, 但还是拉着Jarvis的手离开了.

Howard详细的问了具体情况, 同时记录了一些数据. Steve的腿伤大概很快就能好. 

“Godfather, 我能参与对我捉回来的那个人的审讯吗?” Steve申请到.

“你捉回来的, 你就来审讯.” Howard说, “他现在应该快醒了.” 

Steve被领到了地下的牢房.

那个被射中腹部的人接受了一些治疗, 此时已经清醒过来.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那个人呻吟着说.

Steve摇摇头: “我不需要你说什么, 因为我会替你说的.” 他的声音并非冰冷, 而是带着怜悯和同情, “我们对你们的车进行了扫描, 找到了你们的指纹. 你的名字是Mahamad Lee, 罪行包括偷盗, 纵火等等. 但我更感兴趣的是你的儿子和妻子. 你离开他们很多年了, 是吗?”

那人愣住了: “什么?”

“你的儿子, Lee Jr.在新泽西的公立小学上学, 妻子是餐厅的服务生, 生活艰难, 但你的儿子却用得上镀金的钢笔. 那更像一个礼物, 不是吗? 而你的妻子的亲戚或者接触的人都很穷.”

男人张大了嘴巴, 不敢置信的瞪着Steve. 

“不需要这么吃惊.” Steve微笑, “我们擅长收集消息. 那么, 我还有义务告诉你, 我已经派了几个人去New Jersy, 他们可能做两件中的一件事, 取决于你的回答. 五万美元的资助, 同时你的妻子成为餐厅的老板; 或者两个人同时停止呼吸. 你有三个小时决定.”

Steve刚刚起身, 男人就开了口: “我并不知道很多, 我只知道我们这次要绑架Tony Stark, 重点是引来Steve Rogers. 如果必要的话就放了Stark.”

“我知道你们干了什么. 是谁命令你们的?”

“我不知道, 但我们有一句口号…Hail Hydra.”

Steve点了点头, 离开了房间, 对门口的警卫说了一句: “杀了他.”

“干得不错, Rogers.” Howard肯定道, “你是个好学生.”

Steve只是恭敬地鞠躬, 快步朝Tony的房间走去.

“等等.” Howard叫住了他, “Peggy Carter很担心你, 她在大厅里等你.”

Steve几乎都要忘了那个插曲了. 他来到大厅, 看到Peggy长舒了一口气: “幸好你没事, Steve. 你怎么能这么冲动?”

“我必须要尽快救Tony.” Steve的回答总是很简单. 

“我们等到午夜也能救他, Steve.”

Steve选择了忽视这个问题, 尽力露出微笑: “很抱歉让你担心了, 还有其他事吗, Peggy?”

“我们什么时候能再次见面?” Peggy直接的问.

Steve愣住了, “最近不行, Peggy, 我需要待在Tony身边…”

Peggy理解的点点头: “Tony很幸运能有你这样的保镖.”

Steve笑了笑, 道别离开.

当他来到Tony的房间, Tony正在床上翻着一本大部头书.

“你的伤怎么样?” Tony在他进来的时候丢开手边的东西, 坐直身体问道.

“我没事了, Tony.” Steve坐在床边, 打量Tony的全身, 果然在手腕处看到了沥青, “被抓的?” Steve小心地托起Tony的相较而言很小的手, 检查着伤口.

“嗯. 不疼的…嘶—别握!” Tony抖了一下.

“为什么不去治疗?” Steve皱起眉头, 不喜欢Tony的口是心非.

“小伤而已啊. 我没事.” Tony缩回手.

Steve叹了口气: “你不需要忍着, Tony.”

“我不需要治疗.” Tony重新拿起那本书, 不耐烦的说, “这就是你来的目的? 在你好不容易不再躲着我之后? 我不需要你的啰嗦.” 

“那你需要我的什么, Tony?” Steve自知理亏.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来Tony的房间, 其他时间他又总是拒绝Tony的邀请. 他只是害怕Tony知道真相后失望的眼神. 

Tony没有说话, 玩着自己的指甲, 半晌才回应: “那个你带回来的人怎么样了?”

“他招供了所有信息, 我没有折磨他.” 心理上的折磨不算.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Steve咬了咬牙: “他…Tony, 我—”

“我知道他肯定死了.” Tony继续说, “我父亲会这么做的.”

是我下令杀的他. Steve保持了沉默.

“Steve.” Tony爬到他的身边, 钻到他的怀里, “我不想—我不想成为一个凶手. 我也不想你成为凶手.”

Steve不停地吻着Tony的额头, 在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计划: “我不会让你成为凶手的, Tony.” 18岁的他许下一个承诺, 并且他决定坚守到底.


评论(10)
热度(67)
© ASLBlackagar | Powered by LOFTER